推薦新書《戰鼠》!
作者:古云烽 更新:2019-06-27

  【萬陽重生為鼠,掀起一場饕餮戰鼠的異界征戰之路!】   異獸類小說,不化形!   第一章黑鼠

  萬陽漸漸從混亂的意識中醒來,微微眨了眨眼皮,可惜身體的力量似乎虛弱得如嬰兒,根本難以睜開那雙重若千鈞的眼皮,然而他沒有感到害怕或者懊惱,因為他從來沒有感受到身體和心里會有現在這般溫暖和滿足,好似小時候的母親懷抱,不用擔心窮死餓死的困境,不免讓他輕微地挪了挪身體,很奇怪的感覺,他察覺到身體好似小了太多,比自己嬰兒時期還小,但他不在乎,他只想沉浸在這個溫暖而飽足的感覺中不想醒來。

  萬陽這輩子吃盡窮人的苦,受盡窮人的累。陷入絕望的他曾經想過拿刀子抹脖子的可怕想法,但最終還是忍住,好死不如賴活著,可惜結局還是殘酷而殘忍,偷香竊玉想讓自己變成男人不成,反而淪落到被關養那只金絲雀的黑社會大佬當場抓獲而如乞丐的關進黑屋子中餓死的下場。萬陽不知道自己餓死沒有,反正意識模糊的時候,他感覺到身體沒有一處不饑餓,連精神上的饑餓都難以消磨。現在如此滿足地溫熱氣流涌入身體中,萬陽就下意識的不斷吞噬那種能夠滿足他身體饑餓的熱流,貪婪如饕餮。

  萬陽不知道這種幸福狀態是天堂還是地獄,反正比他在城市中朝夕不報的生活不知安逸而滿足多少倍,哪里愿意醒來而怕這僅僅是場夢境,但現實似乎總歸是現實,容不得萬陽自以為是,環抱著他身體的熱流在他貪婪吞噬下漸漸減少,最后僅僅只剩下一團如水狀的熱流停在胸口中。

  身體的饑餓,那團熱流再也難以滿足他的身體需要,萬陽始終不愿意醒來,可愈是沉浸在那吞噬熱流中,全身味蕾似乎都餓扁,苦笑而微嘆,竟將他嚇了一大跳,他的嘆息聲竟是如此古怪,尖銳如野獸,甚為驚恐美夢后的噩夢是如此駭然驚悚,本能的刷的睜開眼睛,也許是被突兀的黑暗環境刺激到,也許是身處在這濃烈的土壤氣息中讓他難以適從,猛地跳了起來,結果撞到上面的泥土上,撞落不少略帶濕潤的土石。   “這他媽是怎么回事?”

  萬陽本能的出口大罵,卻察覺自己說得不是人聲,而是類似于野獸的尖銳叫聲,駭然的情緒籠罩著他的身體,一時半會兒竟沒有回過神,愣了幾秒,才瞥見黑暗環境,暗贊自己的夜視能力竟如此彪悍,可還沒來得及那點驚喜,就發沭自己的古怪,自己竟是四條腿地站在地上,萬陽露出苦笑而驚愕的表情,卻感覺面部表情甚為僵硬,艱難而祈禱著千萬別有奇怪而難以接受的事情等著自己的低下頭顱,映入眼簾的竟是讓他瞪大眼睛的難以置信,四條黑色毛發的小腿站在地上,絕對不是人類的大腿,而是黑毛茸茸的野獸小腿,萬陽還以為眼花,而本能的揚起一只黑色爪子,揉了揉眼睛,一雙鋒利的黑色爪子在他的眼睛來回的晃悠,刺激得他在驚叫中徹底頹然驚悚地癱在地上,喃喃苦笑道:“不帶這么玩人的!雖然我是不愿意再世為人過著非人的生活,可我不是抱怨而已嗎?用得著這么來真的嗎?就算輪回為畜生,也不能讓我記起前世啊?這是夢吧?絕對是夢!”

  萬陽干脆不理會這具鬼怪的野獸身軀,趴在地上,閉上眼睛地盡量讓自己認為這是一場噩夢,可惜,睡眠充足的他在此刻竟沒有半點睡意,何況肚子還咕咕的叫,饑餓難耐,沒辦法地睜開眼,還是那雙該死而無奈的黑色獸爪,用黑色獸爪抓了抓毛松松的獸臉,也許是難以接受的緣故,那尖銳的爪子試圖劃過黑毛皮膚,生疼的厲害,才不得不接受現實的殘酷,一臉的頹廢,百無聊賴就用黑色爪子撥弄著另一只黑色毛發的獸爪,翻來覆去地折騰他這副嬌小的野獸身軀,試圖知曉自己到底變成什么怪物?小尾巴在倒騰中一甩一甩的,破口大罵道:“靠~就算我重生為畜生,老天爺也整個大點威武點的野獸,讓老子變成土耗子,太他媽會玩人了吧!”

  萬陽罵罵咧咧,終究還是抵不過身體的饑餓,站起身子,瞥了瞥黑暗環境,這里應該是個鼠洞,而自己的身體似乎是剛出生不久,但沒有其他鼠類或父母的痕跡,難道自己一出生就被丟棄?微微苦嘆,還真是窮獸命賤!看來還是得自力更生,用一只黑色爪子刨動著泥土,竟如切豆腐般容易,就認準方向的向上打洞,不知道是餓得不行還是本能使然,打洞的速度奇快,碰到石頭,幾爪子也能撕裂成粉末,驚愕中有股難以掩蓋的喜悅,如此鋒利而堅硬的利爪,自己重生為土耗子似乎并沒那般不堪的一無是處,至少這對利爪是他的生存本錢。

  十幾秒鐘后,萬陽嗅到淡淡的枯枝落葉的腐朽味道在濃烈的土腥味中飄蕩,有些氣悶,就小心翼翼地刨開層層落葉,斑駁的陽光從密密疊疊的樹葉縫隙中射進這光線暗淡的森林中,萬陽用腦袋盯著最上層的一片落葉,審視著周邊環境,在大城市中艱苦而痛苦的生活,總算教會他謹慎小心的本能,不再如前世那般橫沖直撞,畢竟,他身體小得可憐,不足十五厘米,他可不想剛一出來就成為某個兇禽猛獸的腹中餐,而且還不是那種能夠打牙祭的嬌小身體。

  外界的空氣很新鮮,是萬陽二十多年從沒有吸過的清爽氣息,帶著森林獨有的林木氣息及落葉的淡淡腐朽氣味,忍不住貪婪的深深吸了幾口。

  周圍是合抱大的巨樹,濃密而遮天蔽日,將外界的陽光幾乎遮光,若非萬陽化身為黑鼠,夜視極好,還真看不透周圍的環境,地面上是枯黃的落葉,層層疊疊,帶著淡淡的腐朽味道,萬陽估摸著這是一片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因為就算他重生為土耗子,仰視著那些大樹,很多都看不到頂端,至少都是數十米上百米的巨樹,隨處可見,盤根錯節,沒有個成百上千年的沉淀歲月,斷然沒有這么濃郁而粗壯的巨樹,這里是不是地球上的森林很不好說也根本不重要,因為他終于擺脫那個該死的社會對他的殘酷壓榨,避開那讓人厭惡而可怕的城府嘴臉。

  讀書的時候,萬陽也偷偷看過幾本穿越類的玄幻小說,知道作家筆下的主角都是在異世界縱橫而成為別人眼中仰視的蓋世高手,或拯救世界或縱橫無匹,手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可怎么到自己這里就變成畜生,還是只隨時可能被捏死的小耗子,沒有神秘莫測的絕世秘籍,沒有讓人忌憚而如妖孽的修行天賦,苦悶而惱火,但貫通‘好死不如賴活著’信念的萬陽,就算變成土耗子也不會輕易等死,開始放平心態的接受自己變成畜生的事實,他沒有那么好高騖遠的好奇外面的世界或成為別人仰視的絕世強者,而是想著在這個不知名不知兇險的森林中怎么好好的活下去?當然,率先得解決自己的溫飽問題。

  身處未知的環境,最重要的是觀察形勢,周圍的動靜不大,只有些蟲鳴鳥叫在嘀嘀咕咕,沒啥大型惡獸從這里經過,可隨機一想,自己就這么丁點大的身體,就算那些惡獸看到自己那嬌小而不夠打牙祭的身體,興許都沒那個性子而露出不屑的表情,萬陽被自己的想法打敗,畜生會露出不屑的表情嗎?

  萬陽并不急著去解決食物問題,而是找準一棵大樹而確定自己的環境兇惡狀態,認準一棵參天大樹,就竄到落葉上,也許還是本能的害怕被捕食,竄得奇快,四只爪子就像電動機的馬達般快速竄動,已經對自己的速度有所認知的他再次被自己的天賦速度震撼,才出生不久的土耗子會有這等速度這等堅硬的利爪?萬陽想著想著就想歪了,認為自己重生為畜生真如作家筆下的天賦異稟,不免樂極生悲,停不下身體的他狠狠地撞在大樹的數根旁,整個獸軀都被彈飛出去,好在萬陽謹慎萬分,如斷線風箏地跌在樹葉上,猛地挑起,極速竄進落葉中,小心觀測,很是擔憂自己的動靜引起其他惡獸的注意。

  停了數秒,萬陽微微愕然自己的變化,如此速度的撞擊,他竟沒有犯暈,反而是看到遠處被撞的數根上有一個鼠頭似的坑洞,喃喃自語道:“靠~身體這么牛叉!”幾乎狂喜的他終于觸動在前世那該死的社會中被踐踏得一文不值的信心,近乎炫耀的舞了舞自己的利爪。

  仰視著看不到頂端的參天大樹,萬陽深吸一口氣,來到樹根底下,嘗試性地用利爪抓住樹皮的爬動,穩著自己的身體平衡,在謹慎中,他很快適應這等爬樹的舉動,速度愈加快速,到最后竟似一道黑色幻影地剎那間消失在參天大樹的樹干部分,沖到百米高的樹干頂端,找個了相對安全的樹葉小枝干,用綠葉掩藏著自己的身軀,就眺望著那綿延無盡的森林。

  按照太陽東方的位置,東面方向應該是森林的深處,那里山脈綿延縱橫,山巒迂回起伏,時而隱沒在飄蕩的浮云之中,飄渺如仙境,其他部分也是林海茫茫,顯然東方森林的林木高大,數百米的巨樹隨處扎根,仿佛孕育上萬年的歲月,若非森林的樹木高大呈現遞進式的生長,萬陽是難以猜測這片森林的自然積淀工程。

  萬陽蹲在樹葉中仰視著茫茫森林,百看不厭,這里少了人間的貪婪嘴臉,多了份空谷而幽靜的自然風情,說不出的歡喜。   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萬陽此刻的心境好似如此,海闊天空,那股從骨子里生出的自信竟有一股磅礴意志,想要在這未明的世界中抓住點什么的豪情,忍不住想要仰天長嘯,只不過極遠處茫茫白云環繞的森林中突兀地響起一聲尖銳的飛禽聲,一只火焰般的巨鳥從森林中飛騰而出,周身火焰騰騰,仿似火燒云地焚燒著那濃濃白云,展翅飛揚,導致火燒般的云層飛卷奔騰,火焰巨鳥好似被激怒,長鳴不止,在滾滾云層中,向著森林突兀地從鳥嘴中噴射出一道滔天火焰,燒毀大片森林,濃煙滾滾,萬陽雖然沒有看清巨鳥的具體摸樣,也僅僅是看到一個紅色影子,可是那股沖天煙塵還是把他嚇了一大跳,立馬認定森林深處是一處大兇之地。

  萬陽苦悶而惱火,帶著弱者的自卑狠狠地朝著那個火焰巨鳥揚了揚爪子,露出一個鄙夷的神情,下了巨樹,開始小心翼翼的在小范圍中捕食獵物,而不是選擇爭鋒相對進入森林深處去找死。

  有著人類智慧的黑鼠在枯葉或灌木叢中的奔馳中都是謹慎地盡量避免發出嘈雜的聲音,向著西方跑了約三四百米的距離,周圍的巨樹依舊很多,但相對沒有那么濃密,樹根沒有那般隨處盤根,讓很多小樹等灌木類植物得以生存,在路上沒見著什么滿足食欲的食物的萬陽來到一棵七八米高的樹木上,俯視著下面灌木叢中那四只體型碩大如家里養的家鵝的大野兔在草叢中悠閑的啃食著草木植物,使勁舔了舔嘴巴,可有著火焰巨鳥的前提,萬陽認定這森林就算邊緣對他這小小的黑鼠也是兇險之地,悄然觀察幾分鐘,除了些蟲鳴鳥叫,飛騰的蛾類蝶類及筑巢在灌木樹上的鬼怪蜘蛛,沒有任何大型兇獸流竄在這個小灌木叢周圍。

  萬陽的小鼠眼散發著冷意縮在一起,毫不猶豫的化身黑色幻影沖下樹木,直竄向那灌木叢的四只大野兔,曾經窮死餓死的心態,注定他的口腹之欲旺盛而磅礴,也注定他將要在這片森林中掀起一場獵捕惡獸的饕餮盛宴。   [bookid=3138572,bookname=《戰鼠》]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