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大結局)
作者:笨么么 更新:2019-06-27

就在這時,王二狗突然沖了出去,抱著小匣子不顧一切的跑到玉床面前,撲了上去。

玉床突地大亮,碧綠色的光茫將王二狗包裹在內,連人影都看不到了,我們正楞神的功夫,王龍也起瘋了跑了過去。

父子二人身體被碧綠光芒包裹,猛的碧綠色的光芒大亮,刺得我們睜不開眼睛,等我們睜開眼睛的時候,玉床擺放的位置己經空空如野,王二狗、王龍,范文程,玉床,通通消失得無影無蹤。

寶哥哥大罵:“早知道真該一刀殺了這對狗東西,現在倒好,連床都不見了。”想殺也晚了,都是剛醒過來,腦子正蒙呢,誰還顧得上他們啊?

一想到解開血蠱的關鍵就在那張玉床上,如今玉床離奇失蹤,我的心情就一陣失落。

我們緩緩的走向那己經沒有了玉床的地帶,如今全部的希望就寄托在旁邊的那口玉棺上了。必竟,玉棺旁邊站著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巫楚八公中最后的一個。

我來到近前,看著玉棺旁站立之人,蒼老的面孔滿是摺皺,連手上的皮膚都變得皺皺巴巴的了,一手扶著玉棺一手捂著胸口,昂著頭,似乎有滿腔心事要向誰述說一般,玉棺的一角己經被他拉開,或者說是推上?

玉棺里,安靜的睡著一個人,一個我們在高塔映像中看到的那個年青人,淮南王劉安。一直到現在,緊懸在我心里的一件事才算落了地,因為淮南王的樣子和我,絕不相同,我們倆沒有一丁點的相像。

現在想起那個噩夢,我不禁有些好笑起來。心中的疑惑一掃而光,我用點金指輕輕的觸碰了一下扶棺老者的尸體,并沒有任何要尸變地反應,我這才放下心,輕輕推開玉棺,看著里面的情況。

“我想要的是長生不死,萬壽無僵,要父王****,起死回生。你們連這些都做不到,還枉稱什么己窺天道?”

就在我打開玉棺地一剎那。腦海中出現一個畫面。就由在高塔中看到地一般。淮南王劉安喝斥著眼前地巫楚八公。只不過這一次。和先前看到地情景相比。略有不同。

“王爺。逆天改命不合天道。必遭天譴。另死者往生更是禁中之禁。您孝感動天天亦知。只不過起死回生之事。孰非人力可能為之啊。”

“夠了。我不需要借口。如果長生不老不能做到也沒關系。我只希望父王能夠活過來。其他地事都與我無關。三日后給我一個準確地答復。到時候。你們就不用我送客了吧?”劉安地態度強硬之極。一甩長袖走了。

余下地八公又開始爭論起來。其中地八公之一。也就是眼前這位扶棺地老者。用一塊玉鏡將此事記錄了下來。

長久以來八公就分成兩派。正如我們在秘室中看到地一樣。一派主張順天應命。擅長卜卦人生。

另一派則完全相反。以逆為主。追求起死回生。逆改天命。

這兩派皆然不同,德居者,講究的是練氣養身,服食丹藥,順應天理循環,得道長生。另一派風信子講地確是逆改天命,一切以逆為主,不求長生,但求不滅,起死回生。

從這一點看出,兩派占據了巫楚人流傳下來的兩大派系,一個信天道應長生,一個卻是改命起死回生。

雖然巫楚八公從名義上講出自巫楚一脈,但卻非正統的巫楚人,巫楚人在幾百年前就己經死決了,留下來地巫楚后裔都是巫楚人和其他族所生的后代,巫楚八公就是這樣。

他們憑著畢生所學,找到了巫楚一脈隱藏秘密的最后地點,楚城,經過不斷地探索和摸掘,巫楚八公還原了很多巫楚一族所掌握的秘術,甚至是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那個最后的大秘密,也有所觸極。

長生不老,起死回生。

原本巫楚八公避世探索著這個奧秘,安心躲在巫城研究長生之術,德居者認為順天應命也可得長生,風信子認為起死為生,不滅金身才最重要,這兩者雖然相矛盾,但也相處的融洽,誰知道淮南王劉安選陵,選在了楚城的旁邊,更重要的是,巫巫隱藏著最后大秘密的地點,就在淮南王陵地下。

淮南王陵修建的那一天,巫楚八公沒過多久就找上了劉安,用了一點奇門之術,留在了王府成為上賓。

原來巫楚八公只是想讓劉安放棄淮南王陵地位置,在另替他選一塊風水好地寶地,沒想到在王府待的這些日子,無論八公想要什么原材,甚至是稀世地天材地寶,劉安都能滿足他們,這讓八公欣喜非常,要知道他們煉制不老藥最需要的就是原材了。

同想長生,兩者不謀而合,自然合作愉快,煉丹煉出豆腐也是出自這個時期。

其實劉安一方面想得道成仙不假,但另一方面,他心中一直有一件撼事,就是淮南厲王劉長,也就是他地父親,在他年幼的時候父親就死了,長久以來劉安就曾想成仙以后****父親,以盡孝道,這種想法比他想要成仙還要強烈,以至于他將父親的尸骨取出,安放在楚城高塔之中,目地,就是想讓巫楚八公將父親起死回生。

然而巫楚八公雖然掌握了巫楚一族很多本領,奈何卻解不到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最后秘密,在那張玉床前開啟小匣子,小匣子剛剛開啟一半結果冒出一股紅色的氣息把巫楚八公熏得昏了過去。

等到他們醒來時,駭然現小匣子竟然不翼而飛,身上各多了一道花紋,也就是血蠱,身知巫楚一族的蠱術厲害,巫楚八公大驚失色,身上的血蠱一時半會要不了命,但少了小匣子。就無法獲得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最后大秘密,八公心知不妙,馬上將此事通知了劉安。

劉安亦是大怒,派人四處尋找,卻連一絲線索也沒有找到。

小匣子丟失,巫楚八公的進展也出了問題,小娃子,各種怪物有很多就是他們試驗失誤制造出來的。

禍不單行,在這時候有人告密劉安謀反。皇上降罪,劉安無法,只得假死求生。

巫楚八公和劉安就躲在巫城繼續研究,一直到楚城有盜墓賊時而出現,八公才不得己放下萬斤石,永封了楚城的出口。

沒有試驗品。用留守在楚城的官兵作試驗,官兵死光了,用自身作試驗。一個接一個地死去,到最后只剩下一位八公和淮南王劉安。

只不過很可惜,他八公調制的藥只能讓他們的肉身不腐。卻無法讓他們長生不死,起死回生。

劉安服藥,這種藥入口就生作用,劉安頓時氣絕,最后這位八公無奈,將劉安的尸體裝進棺,又服下藥劑,才會扶在玉棺前而死,那雙帶著無奈的雙眼看著頭頂。大概是在想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那個大秘密是什么吧?

腦中的映像緩緩淡去。只留下一聲嘆息……

我晃了晃頭,清醒了過來。回頭正看到老爸的苦笑,張叔叔、寶哥哥、張靜也在同一時間睜開眼睛。

老爸說:“沒想到風信子和德居者的真像居然是這個樣子……看來我們以前地想法有所偏差啊。”

張叔叔也嘆了口氣。說:“淮南王劉安倒也算得上是一名孝子,不過起死回生……”

我搖了搖頭,巫楚人追求長生不老,起死回生,恐怕就連巫楚的那個大長老都不敢說一定就找到了長生不老起死回生的秘密,那個大秘密,很有可能是大長老臨死時的猜測罷了。

只是那張玉床卻消失了,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最后秘密和范文程懷中抱著的那個小盒子……都消失了。

我們身上地血蠱仍然沒有辦法解除啊。

張靜說:“玉床不會平白無故的消失,王龍和王二狗也不會消失,一定是他們用小匣子接觸到了玉床,才打開了某處的機關,只要找到機關在哪,一定可以找到他們。”

我點了點頭,說:“張靜說地沒錯,那張人皮畫最后面說我們是圍在玉床四周死的,可是玉床消失了,這和人皮畫上面描寫的不附,我想機關一定還在這附近。”

其他人點頭同意,我們沒有移動玉棺,仍讓他們保持著原來地樣子,將玉棺蓋子拉上。

劉安的樣子長的一點都不像我,我解開了心中的疑惑,整個人看起來都精神多了,老爸用點金指在地面上指指點點,我蹲在玉床擺放的位置四處查看。

用點金指敲進地面出梆梆的聲音,這里的地面應該是實地,也就是說,玉床不是翻進了地下。

難道還是用一些障眼法之類的奇術使得我們看不到他們嗎?可是,大殿這么大,玉床會被移動到哪里去?“不要靠近那些聚在一起的棺材,咱們分頭尋找,就算眼睛看不到,亂撞也要把玉床撞出來。老爸吩咐完,拎著寶刀去找線索了。

82**

巫楚人地確神秘地和神人類似,但他們還不可能做到讓一件東西完全消失,這不可能,他們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讓我們眼下看不到那張玉床罷了,實際上,玉床一定就在這間大殿的某個地方,只不過能不能找到,還是個未知數。

現在,壓抑在我心頭地除了血蠱,還有那個神秘的范文程,那個好像無處不在地范文程,他……居然睡在了巫楚最后秘密的玉床上,這說明了什么?這豈不是說他領悟到了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那個大秘密?

號稱破盡天下風水,保大清萬年江山,可實際上呢?他全破了嗎?亦或者是他根本就不是為破盡天下風水,而只是想找一個合理的借口,用此來尋找巫楚族的大秘密?

越想越覺得這個范文程不簡單,不但在四處都能看到他的蹤跡,而且連巫楚八公都沒碰觸到的大秘密也被他接觸到了,我想。老爸他們在范家屯看到的東西一定和巫楚一脈有關,而范家屯是范文程的老家,為什么把女兒的墓修建在那個地方?

這里面一定有什么隱情,老爸、張叔叔、聞叔叔、王二狗,他們四人應該是同時中地血蠱,可獨獨王二狗吃了丹藥沒事,而且從那丹藥的樣式來看,和寶哥哥吃下的那顆無疑,還有玉床上范文程緊抱著的小盒子。不正是裝那紅色丹藥的嗎?

大殿中己經不存在任何的陣勢,我無意中的誤打誤撞,沒想到破得這么徹底,不過這讓我們少了很多危險,我們分頭在大殿中尋找,希望能看到玉床的蹤跡。

大殿內靜極了。那些聚在一起的棺木整齊安靜地擺放在殿中一角,余下的地方,空白一片。

這一次搜查的相當仔細。甚至連每一步都思考再三,不過結果仍然一樣,找不到任何可疑的線索。

兜了好大一圈。我們都回到玉床原本擺放的位置,圍坐一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說不出來了。

己經到了終點,卻出了這么個意外,別說寶哥哥一個勁的咒罵,連我都在心里日了他家祖先幾百遍。

那玉床是一切地關鍵的不說,更是我們離開這里唯一的線索啊。原路返回那是不可能地。巫楚人建立的這個循環迷宮。根本沒有留下回頭路,如果你要離開。可以,從這個地方找到路出去。在從入口進來,入口是入口,出口是出口,這就是巫楚人迷宮的可怕之處。

巫楚八公放下萬斤石,應該說己經把出口封死了才對,可是范文程為什么會在這里?從范家屯鹽井得到地線索表明,范文程應該不止一次的來到楚城,如果按照這個邏輯來分析的話,那么他一定是找到了出口,現在,出口在哪里,只有范文程知道了,我估記,在他懷中報著的小盒子里,一定有我們想要的答案。

只是,范文程現在在哪里?王二狗父子,玉床又跑到哪去了?就算是用障眼法類的奇術讓我們看不到他們,但是王二狗父子卻是活物啊,這么久了也該出一兩聲叫喚了,亦或是……他們遭到不測死了?

張靜湊到我身邊,將裝著何烏的精華玉瓶遞給我,問:“肖強哥哥,你有沒有覺得王二狗父子的舉動有些反常?”

我喝了一小口,說:“他們父子本來就神神叨叨的,夢想著成仙得道,對咱們來說是反常,可對他們來說,卻是正常啊。”

張靜搖了搖頭,把玉瓶放回背包,說:“我覺得自從咱們在尸油燈架底下看到他們后,他們地舉動就有一些反常,我總覺得……他們倆個看上去怪怪地。”

我一怔,說:“你的意思是……”

張靜說:“會不會是他們二人被惡鬼控制住了心神,或者是怨靈。”

寶哥哥又湊了過來,一聽到張靜說惡鬼,頓時來了精神,說:“剛剛在那個幻像里,你們知道我看見了什么?”

寶哥哥面露驚恐:“我看到了無數個女人,數不清地女人,拿著刀子,扎我,捅我,刺我,我的腸子都飛出來了,鼻子也沒有了,手,沒了,腳也沒了,就連那地方都被她們活活吃光了……”

我:“……”

張靜:“……”

我懶得理他,寶哥哥這人就是這點好,沒皮沒臉,沒心沒肺,但確極講義氣,這也是我能和他成為鐵哥們地原因,雖然我極度鄙視他的人品。

我問張靜在幻像中她看到了什么,沒想到張靜倒來了個大紅臉,低著頭沒說。

我不禁暗自奇怪,這沒事紅什么臉吶?張靜大小姐又不是一個容易害羞的人,看來女人的心思確實難猜啊。

寶哥哥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你還別說,這姿式還真和躺在玉棺中的范文程有些相像……

寶哥哥咪著眼睛說:“我不會死在這個地方的,絕對不會。”

我奇道:“為什么這個肯定?”

寶哥哥翻著眼皮說:“因為我還沒有完成千人斬,電影里總演到,當一個人的心愿未了時,就不會死……”

我笑罵道:“你去死好了,當這是拍電影呢。”

寶哥哥夸張的張開雙手。叫道:“老天吶,賜給我一百個女人吧,千人斬就不在是夢想。”

我和張靜相視一笑,寶哥哥的沒心沒肺己經修煉到出神入化了,不過用來調劑一下心情,倒是不錯。

老天?老天?

我腦中靈光一閃,抬頭看著頭頂,忽的站了起來。

張靜嚇了一跳,主要我這一連串的動作太快了。像詐尸一樣,張靜就坐在我旁邊,不害怕才奇怪呢。

此時我己經顧不上和她解釋了,只是一個勁地抬頭看著殿頂楞。

我向前猛跑了兩步,低頭看了看地面上,又后退了兩步。抬頭看了看天。

張靜有點懵說:“肖強哥哥……你,你沒事吧?”

我用手指了指頭頂,:“哈哈哈哈。我知道了,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怪不得咱們找不到玉床。”

寶哥哥一骨碌爬起來,老爸和張叔叔也不聊了,都圍了過來。

“巫楚大長老指引給我們的指天入地,原來是這個意思。”我用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面。

除了我,老爸他們一頭霧水,完全搞不清楚狀況,我也沒賣關子,一五一十將我的看法和他們說了一遍。

我用手指著地面上的陰影說:“你們過來看看。這個地方的陰影是不是比其他地方的陰影要重一些?”

地面上的陰影和其他地方的陰影相比。要稍稍重了一點點,當然。如果不是仔細看,是決對不會現這個問題。

看著老爸他們點了點頭。我抬起頭,指了指頭頂,說:“順著我的手指向上看,是不是感覺頭頂地某個部位和其他部位有些不太協調?老爸他們看了好久,才點了點頭。

張靜疑惑的問我:“你是說玉床在咱們的頭頂?”

我笑道:“決對沒錯,想想看,地面是實在,這說明玉床不可能跑出這間大殿,除了頭頂還能在什么地方呢?這間大殿中心的夜明珠光線很古怪,可以擴大咱們眼睛上的盲點,使得咱們看不到玉床其實就在我們頭頂。光線的折射,肉眼地盲點,如果不是地面上的陰影稍稍重了一點,我又忽然想起了巫楚大長老骷骨指引的含意,玉床在天上這個設想,根本不可能被我們現,畢竟,抬眼就可以看清一切地屋頂,本來就什么也沒有,誰還會注意它呢?

巫楚人就是抓住了人的這個弱點,才設置了這么一個機關。

老爸皺了皺,說:“就算知道玉床在頭頂,可是距離有多遠,我們把它弄下來,要怎么做呢?”

我笑了笑,指了指殿角擺放得整整齊齊的棺材。

寶哥哥一跳多高:“什么!把棺材疊在一起,踩棺材上去?”

老爸倒是比較贊同我地做法,這地方沒梯子,有繩子也系不上去,最可靠的法子就是把那些棺材搬過來疊在一起,然后踩著棺材上去。

雖然寶哥哥認定我這個主意是餿主意,但他又想不出別的什么好主意,于是,他和我一起去抬棺木了。

張叔叔和老爸一組,我和寶哥哥一組,張靜大小姐查看著地上的陰影,指定棺材放置的準確位置。

說實話,雖然棺材的陣勢徹底破壞掉了,但棺木里的怪物還會不會蹦出來,我們誰心里也不保準,每抬一口棺木都戰戰兢兢做好了十足的準備,生怕從里面竄出什么怪物。

不過很快我們就現這種想法是多余的,寶哥哥受不了擔驚害怕地折磨,打開了一口棺材,結果現里面是有怪物不假,可怪物地樣子是熟睡著的,寶哥哥拿匕刺都刺不醒,這顯然和陣勢有關,陣勢不同,怪物就無法接收到蘇醒地指令,所以長眠不醒。和死了一樣。

不用擔心怪物會不會突然襲擊,我們搬運棺材的度加快了不少,不過因為不知道玉床懸浮地準確高度,我們只能夠將棺材擺放成樓梯式的樣子,這樣一來,無疑加大了工作量。

83升棺

一直疊到了十幾層,仍然看不到一點玉床的影子,不過從棺木上浮現出來地影子看,卻又加重了不少。這說明我的猜測沒錯,老爸他們也沒遲疑,累極了就喝一口何烏精華,緩解疲勞,雖然我們都知道,何烏的精華只能緩解一時。但除了這個,我們還有什么辦法呢?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我們將大殿差不多十分之二的棺材都搬過來。足足擺放了三十多層高,懸浮的玉床樣子終于暴露在我們面前。

就在我們頭頂上方,由四條粗重的青銅鎖鏈吊起。穩穩的浮在半空,只不過我們也只是隱隱約約看個大概,卻看不到全貌,想來還是因為高度不夠吧。

不過在玉床上,我們看到了邊緣露出四個腳尖,從鞋子上可以看出,那肯定是王二狗父子鞋子。

棺材在一點一點的升高,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了一個典故,升棺財。也許我們現在做的。就是這個典故吧。

閑話少說,當我們地位置勉強和玉床持平時。我們停止了搬運,回頭看看棺梯。倒也相當壯觀,整體是一個三角形,一直向上延伸。

不過……穩定性確不是很高,走在上面難免讓人膽顫心驚的,尤其是張靜大小姐,可以說是我一手拉著她走上去的,畢竟接觸到玉床會生什么,我們誰也不清楚,這玉床還會不會上升,我們也不清楚,為了安全起見,我們決定要上一起上,要下一起下,不能拉下一個,這也是我們從被迫分開時想到的感悟。

我拉著張靜走到一半時,她怯生生看了看地面,手心都出了汗,我心中暗笑,原來大小姐也有害怕的東西啊。

老爸的手剛碰觸到玉床地邊緣,就見玉床閃爍出一陣刺眼的綠芒,上面的青銅鎖鏈自動運轉,玉床緩緩下降。

不過這一次,玉床并沒有下降到地面,棺木把它托住了。當玉床上面地青銅鎖鏈達到一定的彎度后,停止了動轉,仍懸在玉床上面。

我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張叔叔試了一下王二狗父子地鼻息,現這對父子的運氣還真不是蓋的,身上一點傷也沒有,只是暈過去罷了。

這張玉床長約三米,寬也有三米多,四四方方更像一張桌子,只不過由于兩端都有床欄,才讓它看起來是一張玉床。

整塊的玉雕琢,渾然天成,當我的手碰到玉床時,只覺入手極寒,心中也莫名的升出一股異樣的情緒,看看老爸他們臉上的疑色,想來他們也和我有同一樣的感覺。

近距離地觀察躺在玉床上面地范文程,我才現這家伙長得倒真的和寶哥哥有點相像,可以仔細地看,又不相同,但如果對比一下寶哥哥和他的臉,又覺得很像,這種感覺相當地怪異,我偷眼看了看寶哥哥,現他臉上的神色并沒有什么不同,顯然這沒心沒肺的家伙根本沒有往那一方面想。

王二狗抱著的那個小匣子消失了,這倒是讓我感到一絲意外,那個小匣子對王二狗來說,比他的性命都得要,我想就算是他昏迷的時候也沒人能夠從他的手中把小匣子搶走,可是沒想到小匣子居然不見了,上上下下找了好久,仍然沒有現小匣子的蹤跡。

看著范文程懷中抱著的小盒子,我伸出點金指,沖著小盒子點去。

“轟。”

就在我的指尖剛剛碰觸到小盒子上時,玉床猛烈的震動了一下,只這一下就把我們都甩得退了幾步,就在這時,我們腳下原本就不是很堅實的棺木也倒塌了。

“轟。”

玉床一路搖晃,一路向下,那些我們好不容易搭建起來的棺梯瞬間崩潰,向四周散去。

棺木不停的倒塌,我們還在上面呢,距離地面的高度起碼也要有五層樓那么高,還是老爸早有準備,在玉床晃動的第一下就拋出手中的軍用繩子繞著玉床捆了一圈。張叔叔拉住了繩子,寶哥哥拉住了張叔叔,我拉住了張靜,張靜拉住了繩子。

很混亂,不過還好我們或是抓到人,或是抓到繩子,都系在一根繩子上,誰也沒有隨著棺木掉下來。

下面煙塵直冒,棺材里面的東西大多都散落了出來。更讓我感到遺撼的,確是淮南王劉安地玉棺和最后一位八公,他們也沒能幸免,被倒塌的棺木埋在了里面。

寶哥哥大叫:“張叔,你老可別松手啊。”

一只小手死死的攥著我的手,被我全部的身子重量拉得垂直之極。張靜大小姐帶著哭腔說:“肖強哥哥,你太重了……”

老爸沖著我們喊:“一定要堅持住,玉床開始下降了。”

張叔叔也喊:“小靜別放手。堅持一會。”

下面棺木還在倒塌著,各種稀奇古怪的怪物全都從中摔了出來,魚人怪。喪尸怪,還有很多我們根本沒有看過的怪物,應有盡有。

不過萬幸,這些家伙仍然在沉睡,否則的話,我真以為世界末日就快到了。

玉床上的青銅鎖鏈緩緩地下降,當下降到離地面還有七八米的時候,張靜大小姐堅持不住了,抓住我的手沒有松開。抓住繩子的手卻松開了。我們倆直直的墮向地上,不過好在地面附近一口棺木都沒有了。我們雖然摔了一下,但卻沒受什么傷。

老爸他們緊跟著落地。我們躲到一旁,玉床也落了下來。

“砰!”

玉床落地后出一聲悶響,上面的四條鍋鏈自動脫離,縮回了殿頂。玉床閃爍著碧綠色地光芒,映得我們看上去都變成了綠色的人。

“吾名范文程自幼聰明好學,精通經史,努爾哈赤攻陷撫順,吾“仗劍謁軍門”自愿投效,乃被稱之為漢賊……”

一個低緩遲邁的聲音從玉床上方響起,給我們講述著那一時代地故事,聽到那個聲音,連一向大嘴巴的寶哥哥都閉上了嘴安靜的聽著。

“吾女天香,自幼多病,吾痛惜……”

聲音低緩豪邁,時而慷概激昂,時而悲涕嗟嘆,這聲音分明是范文程臨死前,親口所述,只是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方法,保存下來罷了。

這段話中,不但提到了范文程地生平過往,更提及了一些史記中沒有記載,無人知曉的秘辛,其中,更提到了我們想要找到的答案,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最后大秘密和血蠱的關聯。

前半段話,述說了他的一生經歷過的事情,中間一段話,則是提及女兒,還有范家屯。在范文程的留言中,范天香是范文程最忠愛的小女,卻自幼體弱多病,活不過二十歲,范文程表面上向皇帝請命,破盡天下風水,保大清萬年江山,實際上,卻是因為小女范天香。

范文程本身就是一名風信子,對于巫楚一族地種種有相當地了解,他知道,巫楚一直以來就流傳著一個能夠讓人長生不老,起死回生的大秘密,只要能找到巫楚大長老留下地東西,很可能就能找到起死回生的大秘密。

初時范文程只是報著試試看地想法探索巫楚一族留下的蹤跡,直到他得到巫楚長老流下的那個小匣子,在小匣子中看到了巫楚大長老口中的大秘密的前半段,清晰的記載了如何煉制不老藥后,他徹底的陷進去了。

煉藥制藥,卻因沒有匣中提到的萬年寒玉為藥引,不老藥始終未成,這讓范文程很沮喪,而匣中提到的起死回生之法,卻讓范文程從新燃起斗志。

破盡天下風水,破而后立,將小女兒的尸體放在陰氣最重的鹽井,當天下風水破盡大半,破后而立,風水逆轉,以達到讓小女兒起死回生的目地,如果按照匣中所說,當天下風水破盡,陰轉陽,死轉生,起死回生將絕不是空話,范文程也為了這個理由,表面上替大清皇帝破天下風水。實際上,他是不管風水龍脈是誰的,甚至是大清的龍脈他也將之破去,唯一的目地,就是想讓小女兒****。

那時候,范文程將天下風水破盡大半,只剩下眼前這最后的九州之穴未破,而在這個時候,范文程也驚喜的現。小女兒范天香的尸體從氣色上看,己經和活人無異,這說明匣中所述起死回生之術確實不是假的,只要在破一處,小女兒就可以活過來了。

經過范文程不斷地搜查,九州之穴最后一個地點被查了出來。淮南王劉安的陵墓。

只不過當時范文程并不知道在淮南王陵地下才是九州之穴的所在,當他將淮南王陵內的風水破去,回到范家屯后現小女兒仍然是那副樣子。并沒有活過來,這樣范文程頓時如遭雷擊,失魂落魄。重新搜索可能被自己漏掉沒有破除的風水,查來查去,最后地點又落在了淮南王陵。

84起死回生

可以引飛蟲結橋的那口小棺材,實際上乃是可以刺激和控制飛蟲的特殊液體,原料就出自飛蟲身上,范文程現了通往楚城的機關,欣喜非常,原本他對長生不老這件事己經失去了信心,唯一支柱就是****小女兒。沒想到又讓他找到了巫楚的源地。楚城。

范文程初開此處時情況和我們現在差不了多少,不過幸好他帶來地官兵數量實在夠多。過不去的機關,殺不死的怪物就用人數來堆。這點就比我們現在情況好上很多了,反正對范文程來說,他唯一的至念就是****小女,官兵的死活對他而言根本不當一回事。

也不知道最后有多少官兵葬身在這座楚城里,當范文程來到楚城高塔時,路上死去官兵的鮮血都流成小河了。

最慘地就是剛進高塔第一層,機關無數,各種毒煙飛弩層出不窮,我們現今看到的一層蛆蟲都堆得兩尺多厚,其實這才哪到哪啊,范文程親口所說,死在高塔第一層的人數就過了三千人。

活生生地生命,每一層都用人命去堆,就這樣才沖到了高塔的最頂層。

不過接下來范文程經歷的和我們不同,在他有話中,并沒有提到過巫杖地那個房間,顯然他是從另一條通路來到這里的,他也沒說看到過龍,這說明他和我們走的完全不是同一個路線。

而當他來到這座大殿后碰到的情況又和我們不同,據他所說,來到這里,看到了玉棺和淮南王的尸體后,懷中的小匣子出一陣強光,和玉床產生共鳴,結果他當場昏了過去。

在昏迷中,他也看到了巫楚一脈的起源,而且比我們在密室里看到的更全一些。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那個大秘密,也被記載了在內。

他依照大長老留下地遺言,以萬載寒床為引,制造了紅色地不老丹藥,服下后直覺得身輕如燕飄飄欲仙,欣喜之下,他派人將部分丹藥送到范家屯,以備女兒天香****后服用。

范文程煉制不老藥后,把此時的風水盡破,從生機無限,破為步步死局。可是讓他沒想到地是,回到范家屯后,女兒天香仍然沒有活過來,查看風水,天下風水己盡破之。

那天晚上天雷轟轟,范家屯也是從那天起消失的,原因倒不是范文程下地死手,而是天譴,破盡天下風水后,鹽井的陰氣并沒有轉為陽,人力有時窮,說的就是這個,轉陽之地并非范家屯,而是距離范家屯千里之遠的他地。

范文程破天下風水救小女兒的事,就這么失敗了,他算的沒錯,當陰轉陽,起死回生絕對可能,只可惜他算得到人,算不過天,老天將陽極轉走,讓他到頭來又是一場空。

人真的斗不過天嗎?在那一刻范文程心如死灰,忽然將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那個沒有說出來的大秘密一下子融會貫通,成為這個世界上第二個知道那個大秘密的人。

他心里清楚,這種大秘密是不能用嘴說出來的,也沒辦法寫出來,人斗不過天,只要他說出來,必遭橫死。

說不出來,但可以做,范文程將以前煉制的不老藥全都扔到了一邊去。對他而言,以前的不老藥根本就不能讓人真正達到的不老不死,不老藥的做法也不是這樣,現在的他,要開始做出真正的不老藥了。

融合了巫楚大長老最后秘密地不老藥,在剛出爐后就天崩地裂,范文程這個作法,顯然己經引得蒼天震怒了。

范文程甚有自知之名,不老藥出并沒有在煉下去。重回到鹽井,留在女兒墓葬內一顆,又寫下鳥篆文,隱約提到服食此藥可壽與天齊,做完了這些范文程返回楚城,回到天殿(此殿上方的兩個巫楚文為天殿二字)后潛心研制起死回生之藥。用意當然是想****小女兒,而他制作出來的不老藥,他并沒有吃過。用他的話說,當起死回生之藥生效,我自當再行不老之方。

那意思就是等到他起死回生后。他在服用不老藥,然后就可以拿著起死回生藥去讓女兒****了。以上這些話,就是范文程服下了起死回生藥后,留下來的,用意有兩點,一,如果起死回生藥失敗,自己活不過來了,那么后人也自當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二。如果有來人看到自己的留言。請到去范家屯鹽井替他看一眼小女天香可曾****。

說完這些話,范文程的意識己經變得模糊。留下來的聲音也斷斷續續地,最后提到他手中抱著的小盒子。里面裝著的就是他煤制的不老藥,如果來人也想長生,請拿走服用,只需給他留下一顆以備他起死回生后服用云云,最后留下一句遺言,不要動他的身體……

范文程的聲音消失,我們楞了足有十幾分鐘,只是你看著我,我看著你,臉上地表現都說不出的怪異。

這也難怪,巫楚大長老留下來的最后大秘密是關于長生不老,起生回生不假,可不想到巫楚人究其一生,乃至滅族都沒有領悟到地大秘密竟然被范文程領悟到了。

而且他還煉制了不老藥,依他所說,王二狗服食的倒是真正的不老藥啊,寶哥哥這顆不老藥應該是他先前煉制地,也就是說,是假貨。

難道……不老藥就是血蠱的解藥?血蠱上的逆天者三個字的意思是代表人定勝天的意思嗎?

我腦中猛的閃過一個念頭,用點金指勾住了范文程手中的小盒子,勾到胸前,伸手打開。

小盒子剛打開一小半,就從中泛出淡淡的紅芒,待到全部打開,氛香撲鼻,那股清香讓人心醉。

小盒子里,安靜的放著七顆紅色地丹藥,大小樣式,和張靜手中小盒內地丹藥一般無二,但效果和味道,卻相差如天地,真貨,假貨。一看一聞便知。

寶哥哥伸手抓過一顆,笑嘻嘻的吞到肚里,說:“管他真藥假藥,吃吃便知。”寶哥哥話音剛落,身上竟然冒出一陣紅煙,寶哥哥渾身直抖,一個勁地喊爽……

等到紅煙散去,寶哥哥胸口上的血蠱文字己然消失得無蹤無影。

老爸喜說:“看來這藥確實是血蠱地解藥,不老藥,血蠱的解藥本就是同一個,困擾我半生的血蠱終于可以除去了。”

老爸抓過兩顆不老藥遞給張叔叔一顆,自己也吞下了一顆。

看著老爸他們身上紅煙直冒,我拿起一顆不老藥,遞給張靜,又取出一顆,張嘴吞了下去,入口不老藥既化,藥效極快,一剎那間我只覺得渾身好像有無數支小手不停的在給我做著按摩一樣,那股舒服勁就別提了。難道寶哥哥喊爽,這不老藥,確實真的很爽啊。

身體冒出一陣紅煙,渾身都爽透了,等到紅煙散去,在往身上一看,血蠱己然完全消失了。

老爸眼圈都有些紅了,血蠱折磨他這么多年了,我還沒看到老爸哭過,呃……現在也沒哭,不過快了。

老爸抱住張叔叔狠狠的拍打了幾下,這是他們戰友表達心中情感最好的方式。

老爸從小盒中又取出一顆不老藥,小心的用一塊布包好,放進了懷中,說:“這顆給你聞叔叔留著。”

想范文程曾說過,只要給他留下一顆就可以,現在還剩下一顆,就給他留著好了。

我正準備把小盒送回去之際,猛的從旁邊伸過來一只手。抓起盒子里僅剩下的不老藥,張嘴吞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不老藥,不老藥,長生不死,我長生不死啦……哈哈哈哈。”

搶藥吃下去的正是剛醒過來的王龍,這家伙吞下不老藥后像瘋了一樣,又跳又叫,做勢欲

王二狗一骨碌了醒了,睜大了眼睛像狗一樣來回的左看右看。說:“不老藥?哪有不老藥,在哪里?我要吃啊……”

王二狗的目光猛然停留在了我手中拿著地小盒子上,就在我怔神王龍吞下最后一顆不老藥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小盒子被王二狗一把搶了過去,就見王二狗抱著小盒子,嘶咬起來。

老爸皺了皺眉說:“那是盒子不是藥。二狗子你瘋了?”

“不老藥,飛仙,我成仙了。不是真的,大秘密絕對不是這樣,長生不死絕對是真的。不……巫楚大長老你這個騙子,不哇……”王二狗嘴里嚼著盒子,像個孩子一樣坐在地上嚎淘大哭起來。

我一怔,什么大秘密不是這樣?王二狗和王龍剛剛消失后看到了什么?看他們的樣子……是受到了什么樣的刺激才變成這個樣子啊?

王龍還在叫喊:“天塌了,地陷了,我飛仙了,成仙了……我成仙了。”

王二狗也跟著喊:“騙子,大騙子,巫楚大長第是大騙子。”

我和老爸他們都被王二狗父子的怪樣子給驚呆了。他們剛才看到了什么啊。現在這樣子又是真瘋還是假瘋,不過看這樣子。不像是裝出來的啊,口丫子都往外冒白沫了……

老爸喝道:“二狗子。你還知道我是誰嗎?”

85天譴

王二狗微微一怔,直勾勾的眼睛看著老爸,臉上露出迷茫地神色。

“轟隆。”

就在這時候我們腳下的大地突然晃動了一下,顯然讓我們跌倒在地,緊接著又是轟得一聲,像晴天霹靂一般的炸雷從我們頭頂響起。

我往玉床上看,頓時渾身一震,原本由沉睡一般的范文程臉上滿是祥和之氣,可就這么一眨眼的功夫,臉上的祥和轉化為憤怒,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絕難相信,死人也會怒。

小盒子最后一顆不老藥被王龍吃了,小盒子被王二狗吃了,這父子倆吃掉了范文程最心愛地東西,看眼前的情況,不妙啊。

“嘶----嘶----”

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黑氣白煙從四周地棺材里冒出,那些棺材破裂露出來的怪物身上也冒出黑煙白氣,飄到殿頂的上空又筆直地向下,對準范文程的腦門鉆了進去。

轉瞬著范文程身上就開始瘋狂的往后長著金黃的長毛,越長越長,臉上,腳上,無一不有。

尸變了。

我們紛紛退后了一步,老爸拎著寶刀看勢不妙照著范文程砍了過去。

“鐺。”

火星子冒出一串,寶刀都被彈起多高,往范文程身上看,除了掉幾根金毛,連皮都沒砍進去。

“銅皮鐵骨尸。”

老爸倒吸了口冷氣,在有關所有粽子的記載中,厲害到逆天的粽子就叫銅皮鐵骨尸,刀槍不入無物可破,身體敏捷的也不像話,更能口中吐出大范圍的怨氣攻擊活人魂魄,中者立斃啊。

這種粽子萬年也不見得出來一個,厲害程度乎想像,這還沒尸變完成呢,吹毛立斷的寶刀就己經傷他不得了,要是等他尸變完成,恐怕到時候連老天都收拾不了他了。

“跑!”

老爸大手一揮,帶著我們沒跑幾步就全都停了下來。往地面上一看,原本散落地那些棺材哪是什么亂散地啊,眼前擺著的赫然是一個八卦陣,只有生死門地八卦陣,亂沖出去,躺在地上那無數的怪物爬起來,我們沒個活啊。

“啊----啊----”

范文程身上地金毛己經長到了三尺多長,兩眼血紅色的眼睛都睜開了,眼前著尸變就要完全完成,銅皮鐵骨尸再現人間。

就在這時張靜大小姐動作奇快邊跑邊從背包中取出小盒子,放在范文程的手上。又跑了回來。整個過程還不到十秒,看得我都呆住了。

變化也在這一刻開始,范文程摸著小盒子的手明顯的像人類似地抖動了一下,緊接著從口中出啊的了叫聲,身上的金毛開始退卻,頭頂的黑白煙也停止了灌輸,向四周散去。

“轟隆。”

范文程放棄了尸變,這是我們沒有想到的結果,只是眼前己經來不及夸獎大小姐了。因為,天殿開始崩塌了。

銅皮鐵骨尸每次現世都必遭天譴,雷劈九重活活將銅皮鐵骨尸體內的怨氣劈散,天譴才會消失,雖然范文程放棄了尸變,但己經引起了這九州之穴的異變。地動山搖晃了起來。

“咔----咔----咔----”

就在我們眼皮底下,眼前大殿的巖石墻壁,現出三道裂縫。隨著地動山搖的晃動,三道裂縫越擴越大,最后形成了三個通路。

頭頂不時地有大石頭小石頭掉下來。只看得人膽顫心驚,我心里清楚,這個地方己經不能久呆了,要馬上離開這里才行。

老爸指著巖壁裂出的三道縫隙說:“從這里走應該可以逃的出去。”

張靜急:“可是哪條路才能出去?全部都能出去嗎?還有眼前這個古怪的陣勢怎么辦?亂闖嗎?”

這時大殿頭頂己經出現了一個破洞,噼里啪啦的石塊從頭頂掉了下來,眼前大殿就要全塌了。寶哥哥急了:“三選一拼了,留在這只有死路一條,沖啊。”

我看著腳下的八卦陣,又看了看玉床。腦中猛地想到一件事情。指著左邊的縫隙說道:“沿著這條直線,一定能夠跑出去。信我的沒錯,咱們走……”

我下面地話說的話己經聽不清了。山石崩裂,地動山搖,震得我的耳朵都有些聾了,我們手拉著手沿著直線向左右地巖壁縫隙跑去,就在我們剛剛跑進巖壁,眼前的大殿轟得整個倒塌,將里面一切重埋地底。

我們一路狂奔,也顧不得身后響聲震天,跑了大概足有十幾分鐘,猛然覺得眼前出現了光亮,加快度我們沖了出去,沒過多久,就聽身后轟的一聲,回頭一看,剛剛讓我們跑出來的裂縫己經自動合攏到了一起,如果不仔細看,就好像這里根本沒出現過裂縫一樣。

我、老爸、張靜、張叔叔、寶哥哥,連動的力氣都沒了,手拉著手趴在地上,張著大嘴一個勁的牛喘,偏偏在這個時候,從我們身旁傳來了兩個聲音。

“天塌了,地陷了,我升仙了,升仙了……”

“哈哈哈哈哈……不老藥,不老藥,長生不死,我長生不死啦……哈哈哈哈。”

扭頭一看,我們全都怔住了,就在我們旁邊,王二狗父子裂著在嘴傻笑的在地上滾來滾去。

老爸奇道:“老張是你拉著他們倆個出來的嗎?”

張叔叔迷糊的搖了搖頭說:“我還以為是你把他們倆拉出來地呢,寶,難道是你?”

“肖強,是你把他們拉出來地吧?”

“難不成是張靜拉出來的?”

我腦子也直迷糊,我記得很清楚,我們手拉著手往外跑地時候,王二狗父子還圍著玉床蹦呢,看他們的樣子,都瘋了,瘋子也知道留在拿里會沒命嗎?我越想頭越暈,最后想想,也許還真是這么回事也說不定呢,有地人,就算瘋了也知道命重要,不信,聽聽他們的口號就知道了。

“天塌了,地陷了,我升仙了,升仙了……”

“哈哈哈哈哈……不老藥,不老藥,長生不死,我長生不死啦……哈哈哈哈。”

此時正是中午時分,頭頂的太陽掛著正空,陽光照在身上暖暖的,我們干脆張開手腳,仰面朝天的躺在地上,任憑陽光照射在身上。

老爸望著天,問我:“肖強,你是怎么知道順著這條裂縫就能逃出來的?”

“巫楚大長老用骷骨擺下的八卦陣,老爸,你不覺得和棺材擺的八棺卦陣很像嗎?”

“哈哈哈哈……原來是這樣,沒想到,咱們一家人居然欠了一個死去千年的人這么大一個人情,只是……這個人情恐怕咱們還不了啦。”

“我回去給那位巫楚大長老上幾張黃紙,大長老這么厲害,一定能早日助我完成千人斬。”

“寶哥哥,大長第是厲害不假,不過如果你這句話真的叫他知道了,我想助你千人斬是不可能的,可能的只有一件事。”

“什么事?”

“詛咒你永遠不舉。”

“啊……不要,大長老我錯了。”山坡上,響起寶哥哥哀怨的慘嚎。

“嗡----嗡----嗡----”

就在這時,從遠處響起了警笛的聲音,聲音越來越近,最后停了下來。

“我是聞源,你們己經被包圍了,交槍不殺,倒背雙手走過來,否則格殺勿論。”

我們被聞叔叔抓回了警局,身上的東西全部都上繳了,還好老爸手中留了一顆救命仙丹,有了這顆丹藥,聞叔叔讓我們每個人都做了一份筆錄,當然,是那各串通好寫的筆錄,關于淮南王陵的事只字不提,只是說外出游玩,偶遇狂風,撿到了一些山中的物品了事。

王二狗父子己經徹底的瘋掉了,王龍整天喊升仙了,王二狗逢人便說大長老是一個騙子,他們倆昏迷的時候到底看到了什么,也成了一個謎團,不過我想應該是和王二狗口中說的騙子有關,大長說的長生不老是騙人的?嗯,有可能吧。

三個月后……

我們身上的血蠱消失了,生活也恢復了正常,寶哥哥依舊逢人就貧嘴,整天夢想著要完成千人斬的偉業。

不過我,快結婚了。

新娘子當然是張靜大小姐了,婚禮的那天我喝了好多好多酒,洞房的時候我想起了好多好多往事,而那件讓人一直疑惑的事,也在今晚找到了答案,原來大小姐真的是……

在我和大小姐的新房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對如白玉雕啄的花瓶,里面裝滿著清水,飄散出一縷縷清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用千年何烏洗頭洗臉的原因,張靜大小姐長得越的靚麗,頭上的黃毛早就自動退了色,而且不管她用什么染劑染,也絕對染不上半分顏色,頭烏黑的就像綢緞,我心想,如果叫大小姐去拍洗頭水廣告的話,那根本就不用做后期特效啊。

蜜月沒多久,我就跑到華堅大學,進修歷史學和考古學雙科,原因嘛,當然有很多,自從去過巫楚一族的楚城后,我突然對考古和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至于另一方面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用何烏精華洗了身子的原因,大小姐每天都死纏著我,從早到晚,每日每夜……

“肖強哥哥,你明天就要去學校了,今晚就讓我好好陪陪你吧。”

“又來了,救命啊……”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