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作者:圣零櫻風 更新:2019-06-27

[ 夏日炎炎,烈日當空。沐浴于金燦陽光下的庭院影劇院致如畫,涓涓的細細水流聲為這蟬鳴起伏的夏日內增添了一絲清涼之感。高聳的假山陰影下,一個身著淺綠衣衫的孩童正蹲于地上,小小的手在面前的泥地上抓畫著,使的白皙粉嫩的小手沾滿了泥土。

從那衣著可以看出孩童是個男孩兒,小小的腦袋上扎了兩個發鬏,瞧上去好不可愛。只見那男孩兒埋首在面前的地上畫著什么,嘴里還在念念有詞,卻讓人聽不清究竟在說些什么。

“小少爺,您怎么跑出來了,這么大熱的天,熱著了可如何是好!”凌亂爭促的腳步聲傳來,不一會一個略帶焦急埋怨的聲音自假山一側傳來。

“嬤嬤。”聞聲抬頭的男孩兒燦然一笑,瞇起了大大的眼兒,眉心那醒目的赤紅印記隨之拂動,仿佛有了生命般。

即使是看著這孩子長大,老嫗也不禁感嘆眼前這粉雕玉琢的孩子就好像從圖畫里走出來的小仙童一般精致可愛。而再一想到這莊內主人的驚人之貌,便也不奇怪這孩子為何那般俊俏可愛了。

“唉喲!怎弄的這般臟,快隨老奴回去洗洗,一會讓你父親瞧見,又該挨罵了。”一見那男孩兒滿身的土,老嫗上前拉起蹲于地上玩泥巴的男孩兒說道。

卻在轉身時,小小的驚怔了一下:“三……三少爺。”看著那緩步走近的修長身影,老嫗垂首恭聲喚道。根本不敢抬眼去瞧那俊若神祗卻冷若冰霜的男子。

那一身素白長衫的男子面沉似水,找不出一絲表情,讓人不自覺的便望而生畏,不敢有任何的造肆,至少,那老嫗在見到那酷似莊主的少爺時,是這般想的。

對于那一大一小兩人的注視,男子只是目不斜視的橫穿而過,眼中容不下任何事物。

對于那男子冷漠的態度,老嫗早已見怪不怪,這無心山莊內,誰人不知這自小便得莊主另眼相待的三少爺天性冷漠?除了莊主外對誰都不理不睬,尤其是幾年前開始,本就冷漠的少爺更是冷酷的直逼莊主!

“爹爹……”就在老嫗屏息凝神靜待男子走過時,那一身泥土的男孩兒朝著那冷漠男子跑去,嘴里還喃喃的念著。

衣擺被一只小手抓住,男子停下了腳步,側首望去,便見自己素白的衣擺被那臟兮兮的小手拽著。狹長的眉宇輕輕擰起,眼底寒意乍起,男子并未說話,只是挑了挑眉稍居高臨下的睨著那仰首的孩童,目光森冷。

“爹、爹爹……”在那雙森冷的暗紫眼眸注視下,男孩兒有些怯懦的縮了縮,卻沒有松開手,只是怯怯的再喚了一聲。

冰寒的眼底閃過一絲不耐,一揚手,欲拂開拽著衣擺的臟手,誰知那男孩兒卻在此時被嚇的嚎啕大哭起來,尖銳而刺耳,大滴的淚自瞇起的大眼內滑下,手卻攢的更緊。

“三少爺!!!”

“小煙!!!”隨著兩聲驚呼,欲拍下的手一頓,側頭看去,便見那一身青衣的女子大步走來。

輕輕揚眉,淡淡掃向沖過來的何熒,冷孤煙無聲詢問著。

“呃……堂、堂主在找你。”對上那略帶不悅的暗紫眼眸,何熒尷尬的輕咳嗽一聲,語帶不自然的道,一雙眼卻不時往那被老嫗撲上來抱開的男孩兒身上轉去。

冷凝的眸子依舊停在那姣美的臉龐上,不言亦不語。

“堂主在前廳。”會意冷孤煙的意思,何熒立刻說出對方想知道的。

淡淡覷何熒一眼,冷孤煙轉身便往來時的路上走去。

呼——

看著那走遠的背影,何熒這才長舒口氣,望向那被老嫗抱在懷里安撫的男孩兒,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卻不自覺的,在唇側抿起一抹會心的淺笑。

那淡淡一瞥的眼中,洞悉一切的犀利讓她的謊言不攻自破,然而,他卻沒有說什么,只是隨了她的意離開。她很清楚冷孤煙是真的動了殺意,而他之所以停手……只是因為她搬出了堂主吧。

“三少爺。”

一路回到前廳,不理會仆人的行禮,冷孤煙直朝院內走去。遠遠便見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待走近時,那立于樹下一身終年不變冷峻及內斂霸氣的冷絕傲轉頭朝他過了過來。

依舊俊美無濤的臉龐仿佛沒有染上歲月的風霜,那眼底卻是沉靜淡定,仿佛洞悉一切般深遂悠遠。

那是歷經蒼桑后的看淡。

負于身后的手朝著來人緩緩伸出,悠遠沉靜的眼底蕩漾著暗紫光華,冷冽的銳利之下,是讓人難以察覺的柔和與寧靜。不著痕跡的加快了腳步,上前握住朝自己伸來的手,漠然的臉上輕輕展開一抹可稱之為笑的神情。

“在看什么?”看面前那顆參天大樹,冷孤煙隨口問道。

看冷孤煙一眼,冷絕傲并未回答,只是將視線停在面前那粗糙的樹桿上,空出的一手輕撫上樹桿輕輕磨挲,眼神卻似透過眼前這樹望向了遙遠的過去。

“傲。”輕喚一聲,隱含不悅。冷孤煙并不喜歡冷絕傲那仿佛追憶般的神情。

“為何回來。”聽到呼喚,冷絕傲收回手望向冷孤煙問。

“想你了。”不以為意的靠在粗狀的樹桿上,冷孤煙挑挑眉道,理所當然的語氣似真似假。

了解冷孤煙不欲解釋,冷絕傲也不再問,只是掃了一眼冷孤煙衣擺上那醒目的污漬,而后有些了然的挑了挑眉。

“父親。”就在二人安靜享受自身上拂過的清風時,一聲含著敬意的呼喚傳來,“抱歉孤煙,霜兒弄臟了你的衣服。”隨著說話聲靠近,冷寒云牽著換了一身干凈衣裳的男孩兒走了過來。

“嗯。”淡淡的應一聲,冷孤煙毫不客氣的收下冷寒云的歉意。

“霜兒,快叫祖父、舅舅。”早已習慣二人的冷淡,冷寒云只是彎下腰朝那面露怯意躲在了自己身后的男孩兒低聲交待道。

“寒云你還是先改了這小子見誰便叫爹的習慣吧!”悅耳的女聲從身后傳來,在冷寒云身后的何熒取笑道。不是她不知分寸打岔,實在是……當那被喚的兩人是情人關系時,那懸殊而禁忌的身份實在不宜再被人提醒。

即使當事的兩人自己沒有感覺,她這一旁聽的人卻無法同樣無知無覺。“已經教過很多次了,可不知為什么霜兒就愛對著孤煙喚爹。”無奈的笑笑,冷寒云蹲下身看著那瞪大了眼瞧著自己的孩子,有些頭疼又有些好笑的道。

冷孤煙的性子他自然清楚,平常小孩兒誰敢接近一身冷冽之氣的他,可霜兒偏常跟在冷孤煙身后喊爹,若不是幾次都讓人給截下來,這孩子早死幾次了。真是讓人頭疼,明明就很怕他,卻又膽大的偏要親近。

想到這兒,冷寒云無奈搖頭。

“父親!”

男孩兒的一聲欣喚,將冷寒云從無奈中拉回,有些驚訝的抬頭,便見從回廊里走過來的玄衣男子,微微一怔,“玄靜?怎么過來了?”站起身看著朝這邊走來的赫連玄靜問道,語帶驚訝。

“冷玄霜,又亂叫爹了?”看冷寒云一眼后抱起朝自己跑來的孩子,赫連玄靜問道,一臉嚴峻。

“……沒有。”男孩兒垂下頭支支唔唔的嘀咕著。

“回去站樁一柱香。”冷哼一聲,赫連玄靜不容反駁的道。

“……知道了。”小小的瑟縮一下,吶吶的低聲道,“爹爹……”然后轉身尋求冷寒云的懷抱。

從赫連玄靜懷里接過冷玄霜,冷寒云轉身望向樹下,卻見那二人正欲離開,“父親!”冷寒云急喚道,在兩人停住時,開口道:“霜兒習武的事……”

“兩年后。”打斷冷寒云未完的話,冷絕傲丟下三字便頭也不回的離開院內。

“多謝父親!”得到應允,冷寒云心下一喜,朝著二人的背影喜道。

——全文完——

某零廢語;

唔,拖到現在……終于把尾聲補集了,這個其他完全沒必要加上來的,但是……唉,總覺得一篇文沒有尾聲的話……就不算真正的完結!= =

咳,完全的不知所云……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么了……表問我這究竟是多少年后,因為我自己也沒有想好該將這定在哪年……總之是N年后就對了!

呃,多余的廢話咱也不說了,反正就那樣了吧!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