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殤-昊隕
作者:洛冰凌 更新:2019-06-27

“卑鄙的人類,居然設計用雪妖對付我,不過我琉殤說話算話,既然被你抓住了,就答應你一件事好了,不過必須是我力所能及的才行!”

琉殤氣呼呼的抖掉自己一身冰渣子,身上一時還冷的發抖,但瞪著身邊那人的氣勢卻還是十足,不過漂亮的小臉上卻又泛出止不住的委屈神色。

他這是招誰惹誰了,剛剛修滿千年跑出狐山玩,就碰上了這么這可惡的人類,抓了放,放了抓他一次又一次,真真是可惡的不行!

琉殤真是看不懂這個人,長的也挺好看的啊,怎么脾氣就那么怪呢,要說你一修真大族的少爺捉妖驅魔什么的是正常,琉殤也明白道不同的道理,可這家伙又不殺他又不收他的,就這么整天笑瞇瞇的逗他玩,閑的無聊了嗎?真不知道他腦子怎么長的。

“我要殤做的事一點也不難,殤一定做的到。”

男子輕笑著握上琉殤的手腕,用自己的真元力提升周圍的溫度替琉殤驅寒,勾人的眼眸滿含笑意的凝視著琉殤因惱怒而越發亮麗的容顏。

“只是要殤陪著我一起游歷修行就好,我自己一個人出來歷練太無聊了。”

“我看你也夠無聊的。”

琉殤不滿嘀咕著,感覺男子比自己高挑健碩些的身子正透出濃濃的暖意,琉殤自然的背靠著他的胸膛取起暖來,同時慵懶妖嬈的瞇起眼睛拿臉蹭蹭男子的脖頸,琉殤初出狐山野性未訓,自然不知自己的動作在人類看來是什么意思,男子也不點破,順勢將琉殤擁入懷中,安撫動物一樣用手指摩擦著琉殤的脖頸和耳朵,讓琉殤舒服的在他懷里昏昏欲睡,要知道和男子斗了這么久,琉殤已經好長時間沒有放松過了。

“那期限呢?”

知道逃不過了,琉殤反倒認命了,方正他的壽命長著呢,還靠不過個人類嘛?

“等我找到別的伴的時候吧……”

男子挑起琉殤一縷紅發把玩,垂下的眼簾遮住了眼眸中玩味的光。

別的伴……應該是不會再有了的,呵呵。

“……好吧,我答應了。”

琉殤想了想就答應了,反正男子也是覺得他一個小狐妖好玩吧,應該過不了多久就會轉移興趣了,卻不知他卻就此陪進了自己的一生一世。

“小殤!怎么這樣冒失的跑出來,到底怎么了?”

男子在空中匆匆忙忙截住負氣飛走的琉殤,他不明白好好的琉殤為什么會突然生氣飛走,讓他的那些師弟師妹們那么尷尬,要知道他們都是對琉殤很感興趣才來看他的。

他家雖然是修真大族,但一向門風很好,父母族人也都對他很寵溺,對他選擇琉殤的決定雖然不十分滿意,卻因為他一心相求也就都不反對了,不過琉殤對感情一直很遲鈍,還沒有理解他的感情,他安排琉殤先和他同輩的師弟妹他們見面,就是想借此讓琉殤和家人多親近些,好為自己的表白鋪些路,他為了和琉殤在一起費了多少心思,卻不想琉殤突然出了這樣的狀況。

昊隕不由的心里氣苦,這樣他的一翻安排怕是要落空了,家里不知會不會再起波折……

“昊隕!既然你都有伴了,干嘛還來追我,你那小師妹不是也出世歷練了嘛,你就和她一起不就得了,還管我干什么?”

琉殤怒喝著想要掙脫昊隕的懷抱,卻怎么也掙不開,莫名的酸楚涌上心頭,背對著昊隕的臉上漸漸的凄楚起來,委屈的眼淚都要掉了。

“該死的,你和我在一起就是為了那個鬼約定嗎!你就那么不想和我一起嗎?”

昊隕為琉殤的絕情傷心氣憤,難道琉殤就真的對他毫無感覺嗎?竟然絲毫不顧及他的感受說走就走!

“要不然還能為了什么?”

琉殤大喊的聲音已經帶了哭腔,當他看到昊隕和他那個小師妹抱在一起的時候心疼的都要不能呼吸了,一想著自己不過是個妖類,是昊隕一時興起的玩物,他就難過的要哭了,想著與其被他們鄙夷趕走,倒不如他自己離開還能保留點尊嚴。

“為什么你真的不知道……你哭了?”

昊隕聽出了琉殤的哭音,急忙硬扶著他轉身面對自己,就見到琉殤漂亮的小臉上已經是淚流滿面了,不會掩飾情緒的他委屈傷心全擺在了臉上,眼神哀傷的讓昊隕心疼極了。

“別哭啊,這是怎么了?我做錯什么你說就是了,別委屈了自己啊。”

昊隕一看到琉殤哭了,立刻的自己什么氣都沒有了,趕緊把琉殤摟在懷里好生哄著,然后開始深刻的檢討自己的錯誤,雖然他還是不知道到底是哪里惹了琉殤,但總歸是自己的錯是一定的。

“你還來追我做什么,陪你的小師妹就好了啊……”

她和你那么般配……

琉殤想著那天仙一樣的美人,心里更苦,他們站在一起是那么相襯,而自己不過是個狐妖,還是個公狐貍……怎么比嘛!

想到這里,琉殤吸了吸鼻子干脆不在掩飾,孩子一樣放聲大哭,就差達到淚如泉涌的漫畫效果了……

“天……殤!”

昊隕手忙腳亂的在一邊哄著,想要站在琉殤面前和他好好說話,可琉殤完全不理他轉著圈的哭就是不面向他。

“小殤……你是在吃醋吧?”

昊隕突然反應過來,琉殤提到了小師妹,是因為自己和她親近了在嫉妒她嗎?

琉殤一聽這話,瞬間止了哭聲,猛的停頓讓他不適的打了個嗝。

“才不是呢,我沒吃……吃什么?”

琉殤強撐著否認,但慢慢的嘴唇越抿越緊,眼淚又在眼眶打起了轉,其實他吃了……

“小殤……你真是太可愛。”

昊隕的心情立刻萬里無云了,泛起大大的笑容就把琉殤抱了個滿懷,然后深情的凝視著琉殤尷尬泛紅而又滿含委屈的臉,低語著吻了上去。

“小殤,我除了你再也不會有別的伴了,你不明白嗎?”

用手遮住琉殤因驚訝而睜的大大的雙眸,昊隕一邊吻著他的臉頰一邊述說著,并最終吻上了他微微開啟的唇瓣。

“我愛你啊,我的小狐貍,我永遠都只愛你的……”

“昊隕,你到底要做什么師門任務啊,為什么不能帶著我一起呢?”

琉殤抿著唇一臉不高興的看著昊隕,他突然說要去出什么師門任務,要自己先回他們隱居的地方等他,最遲三月,他必會來找自己,可琉殤就是不想和他分開,一刻都不想!

“斬妖除魔而已,這是家族里百年一次的大事,我做為領導者會很忙,而且還有別的家族參與,我怕你會不舒服,與其跟著我無聊受委屈,倒不如你就留在家里修煉好了,三個月而已,很快就過去了……”

讓我為家里做最后一點事,然后就可以辭去少族長的職務,從此與你天涯海角了。

昊隕在心里默念著對琉殤的誓言,他不需要琉殤覺得虧欠他什么,他只需要安排好一切讓琉殤一直幸福下去就可以了。

昊隕已經習慣了為他最寶貝的小狐貍安排好一切,在他看來愛琉殤就要把所有的快樂都給他,自己能為他遮擋的風雨就不能讓他淋濕了一點,他要他的小狐貍永遠都快樂幸福下去!

想著琉殤知道之后會是怎樣的驚喜,昊隕就止不笑容滿面,他的殤已經把一切都給了他,只要再等三個月,他就能放下一切責任,從此完全屬于琉殤一個人,只要三個月……

“那……說好的,最遲三個月……”

琉殤見事不可違了,只好不甘不愿的答應下來,可看著昊隕滿是愛意笑臉,琉殤又打心眼里的不情愿,他不想和昊隕分開……

“那就不要一直皺著眉頭啊,你這樣讓我怎么舍得走?”

昊隕好笑的看著琉殤皺成包子一樣的臉,琉殤的脾氣太扭了,屬于撞了南墻也不回頭的主,自從和自己互表愛意之后,就認定自己,毫無保留的奉獻了自己的全部,讓昊隕也忍不住想要給他更多,他這一生能得到琉殤的愛,是他最大的幸福呢。

“我又不是心甘情愿答應的,怎么能高興的起來?就是要你舍不得!”

琉殤賭氣的哼了一聲,在床上盤膝坐起身下巴抬的高高的拿后腦勺對著昊隕,讓側躺在他旁邊的昊隕忍不住趴在床上悶笑個不停。

“呵呵,小殤……別氣了,我一定帶禮物回來給你,好不好?”

昊隕嬉笑著攬過他的腰,然后拿手指捅了捅琉殤氣鼓鼓的臉蛋,被惹毛的琉殤一呲牙咬上了昊隕的手指,然后見昊隕一點也不閃躲的任他咬著,他倒是先心疼。

手撫上昊隕的手,看著他白皙修長的手指上清晰的牙印子,琉殤扁扁嘴又把那根手指含在了嘴里吸吮著,舌頭還憐惜的卷著手指舔著那牙印。

“殤……”

昊隕的眼神幽暗了起來,身體一翻從背后把琉殤壓倒在床上,貼著他的耳朵親吻著。

“昊隕……我來!”

沉浸在昊隕的愛撫親吻中的琉殤神情一動,翻身掙出了昊隕的懷抱,然后翻身跨坐在了琉殤的腹部。

見昊隕一副期待的樣子看著自己,琉殤臉漸漸的紅了起來,垂下眼瞼擋住自己眼中的羞意,琉殤妖氣運轉下顯出了自己的功力最強的半妖形態,顯出了他的狐耳,狐尾和胸口上精致紅艷的狐紋,只是收起了自己妖化后尖銳的爪一樣的指甲。

當初昊隕就是驚艷于戰斗中琉殤的英氣而妖艷的姿態而纏上他的,而他們**時昊隕也常常讓他妖化,不過琉殤對自己的妖型始終有些害羞,所以總是不常遂昊隕的意,但現在要分離一段時間,他想好好的滿足昊隕。

妖化后的琉殤比平時更多了分自然的妖嬈嫵媚,昊隕瞬間**高漲,手指探到琉殤敏感的尾根,只輕輕的刮弄就讓琉殤癱軟了身子顫抖著俯在他的身上呻吟出聲,布滿**的俊美容顏讓昊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熱烈的動作起來……

“崖!大師兄!”

菱悠揮劍站斬開襲來的枝條,卻一時飛不出重重疊疊的蔓藤陷阱,眼看著兩位師兄被卷進了參天的樹冠深處,菱悠驚怒之下再顧不得防守,運足功力強行沖向了巨大的樹身,但滿山滿谷的植物都受魔樹控制,菱悠只飛出幾十米便被打回了地面,又再難前進了。

菱悠心中暗恨,都是同行動的那些家族不自量力,非要來招惹這萬年魔樹,大師兄早就說過這魔樹掌控這一方山谷從不曾經為禍人間,不應貿然為敵,但那些滿口除惡必盡的家伙們偏要一意孤行,現在眼看不敵一個比一個跑的快,害得他們昊族身陷險境,大師兄做為盟主又不能不戰先退……

“大師兄!”

猛然見高空樹身一處炸開,感應到是昊隕的能量波動,菱悠急忙在族人的幫助下飛身而起接住飛出來的人影,卻發現這人是二師兄崖。

“崖!你怎么樣?”

菱悠抱著崖飛回族人布下的人陣里,緊張的查看崖的傷勢,見他只是力竭沒受什么重傷,懸著的心總算放下了些。

“我……沒事。”

崖吐出一口淤血,掙扎著坐起來看向魔樹本體的方向,原本俊朗堅毅的面容此刻卻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深深的哀傷充斥了他全身。

“悠兒,大師兄……用盡功力送我出來,他……”

“還有兩天就滿三月之期了,昊隕應該快回來了吧。”

琉殤趴在窗前笑咪咪的看著屋外滿山滿園盛開的桃花,心里得意非凡,琉殤知道昊隕住不慣山洞玉室,他便親手為他建了這座雅致舒適的樓閣,昊隕喜歡和他一起在那桃花盛開的林中玩鬧,他便為他植了這滿山的桃樹,就等著昊隕回來給他一個驚喜。

“隕一定會喜歡的,呵呵,這是我們的家啊……”

琉殤瞇起了眼睛洋洋得意的嘿嘿笑著,這里是昊隕和他的家,每一物每一景都是琉殤按昊隕的喜好布置的,現在一切都布置好了,就差它的主人回來了。

“隕,快點回來啊,我好想你呢,你知道嗎?你一定知道的,你也在想我吧……”

琉殤支著下巴看向遠遠的天口,笑容溫柔而絕美,低低的好聽嗓音輕輕的訴說著對愛人的思念,……

“這是怎么回事?”

琉殤看著眼前張燈結彩的昊家殿閣,心里不安的感覺漸濃,今天就是他們的三月之期,昊隕卻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琉殤忍不住來找他,看到的卻是整個昊族都為之忙碌的盛大婚宴場景。

“一定是內門弟子大婚吧,昊隕是少主,是大師兄,所以被耽擱了吧……”

琉殤一邊輕聲說著一邊美美的笑著,但聲音卻止不住在顫抖,這樣盛大的場面……

“是什么人成親?好熱鬧呢。”

琉殤現出身形有些僵硬的拉住路過的一個門人,他認得這人是內門弟子,是昊隕的一個師弟。

“你不知道……”

青年看清琉殤的模樣不由的微微一震,然后迅速垂下眼掩飾住眼中的復雜的神色,也止住了原來要訓斥的話,而心思混亂的琉殤也沒有注意到他的小動作。

“……是‘少主’和菱悠師妹的婚禮,也是少主的即位禮。”

想到心灰意冷瞬間蒼老了幾十歲的師傅師娘,青年心里止不住一陣悲傷,但他不能讓殤哥看出異樣了,想到大師兄的囑咐,青年打起精神換上一副不怎么看的起琉殤的樣子,語氣也略帶嘲諷。

少主!昊隕……

琉殤笑容僵在那里,雙眼迅速失去了神采,失魂落魄的走向殿內,琉殤滿腦子都是昊隕要和別人成親了的消息。

昊隕要成親了,和他那個仙子般美麗而又溫柔的師妹,他要繼承族長之位了,他……不要我了嗎?

跌跌撞撞的跑去找昊隕的琉殤沒有發現,雖然大殿內處處張燈結彩,但路過他身邊的所有人臉上都沒有笑容,而是人人都透著無法抑制的哀傷情緒。

殤哥……

青年閉上眼睛深深的嘆了口氣,雖然和琉殤相處的并不多,但他們都覺得他和大師兄是最相配的,也都很喜歡這個有趣的狐妖哥哥,大師兄為了他辭了少主之位,讓給了二師兄崖,就等著此次大會一過就可以倆個人從此天涯海角,長相廝守,可誰想卻會是這樣的結局……

“這就是你的選擇嗎?這真的是你的選擇嗎?”

琉殤神色平靜的看著昊隕,平靜的令人心生寒意,無神的雙眸雖直視著昊隕,但往昔火紅的眼眸此刻卻成了近乎黑色的深紅。

“溫柔絕美的妻子,龐大家族的族長之位,正道修真的領袖權利和一個公狐妖……”

昊隕一臉輕松的笑意,拉著菱悠的手悠然的站在琉殤的面前,仿佛對他眼中深深的恨意毫不在意。

“你說我會選哪邊?”

安撫的拍了拍縮在自己身后不敢直視琉殤的菱悠,昊隕對著琉殤說著調笑的話語,但心中卻卻正默默喊著,我選的是你啊,我一直選的都是你……

菱悠穩了穩因琉殤深沉的恨意而微微顫抖著的身體,咬著下唇堅定的站在了昊隕的身邊,強忍著泛上眼眶的淚意,菱悠牽著昊隕的手絲毫沒有放開的意思,但眼神卻不由的轉向了站在一邊的崖身上。

崖微不可查的對菱悠點點頭,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一點表情。

“本來還以為可以玩幾年的,真是可惜了,我也舍不得小殤你呢,畢竟你是那么誘人……”

昊隕挑眉輕笑,說不出的俊逸瀟灑,但此刻看在琉殤眼中的他卻是那么可怕。他怎么可以當著別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他怎么可以對自己說出這樣的話!

“雖然成親了,不能那么明目張膽了,不過小殤無聊的時候也可以來找我嘛,悠兒不會介意的,這樣也和以前沒什么區別……”

昊隕的話頓在了琉殤的利爪下,菱悠和崖具是一驚,但兩人最終還是沒有動做。

視線從扣在自己咽喉上的利爪轉移到已經妖化了的琉殤的臉上,昊隕看著那張絕望欲泣的臉,笑容終于掛不住了,但只是僵了僵,昊隕便迅速瞇起眼睛又扯出了無所謂的笑意,掩飾住了自己一閃而逝的動搖。

琉殤微微的搖著頭不敢相信眼前這人是他的愛人昊隕,他真的是那個愛他入骨的昊隕嗎?真的是自己傾盡所以來愛的那個人嗎?他怎么可能變成這樣……還是說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是我根本就從來沒有看清過他……我對他而言原來不過是個新鮮的玩具而已……

若是昊隕是以愛上別人或是貪圖權貴來拒絕琉殤,琉殤定是不會輕易相信的,畢竟兩人相處的也不算短,但昊隕一向鬼主意多,愛玩愛鬧的性子琉殤是知道的,所以此刻昊隕表現出來的一副玩鬧樣子反倒讓琉殤深信不疑,以為自己不過是琉殤的又一個游戲而已,而現在昊隕又擺出一副讓他當地下情人的樣子,使得用情至深的琉殤徹底絕望了。

他可以放下驕傲被昊隕擁抱,卻不會放下尊嚴任昊隕糟蹋,與其讓他心愛的那個人變成這樣陌生的模樣,不如干脆讓他活在自己的記憶里好了……

琉殤這樣想著抵著昊隕咽喉的利爪不由的更貼近了些,而昊隕只是溫柔的深深的注視著琉殤的俊顏,他想要再多看看他。

“殤……”

菱悠情急之下就想阻止,但昊隕抓著她的手一用力,菱悠一驚就又忍住了,但琉殤還是注意到了她。

視線順著兩人依舊緊握在一起的手,琉殤自嘲的笑了起來,自己這是算什么?人家青梅竹馬相親相愛,他一個狐貍精插了進來做了玩物還不自知,以為自己才是真正幸福的那個,原來自己不過是他們人類的玩笑罷了,人家該成親還是成親,根本不把自己當回事,自己還當真可笑!

琉殤張揚的笑著,但眼中卻浮現了紅霧,血般紅艷的眼淚剛一溢出眼眶,便化做兩顆淚珠形的火晶滾落。

“……”

昊隕想說的話又硬生生的止住,空著的手卻下意識的接出了那兩滴晶淚,那是琉殤百年修為所化的能量晶石,只這兩滴淚就讓琉殤損失了兩百年的修為。

琉殤看著昊隕對著自己的晶淚默然無語的樣子,扣住他咽喉的爪卻怎么也無法再進一步,只要在往下刺那怕一分,妖氣入體昊隕就會當場斃于他面前,但琉殤就是下不了手,這個人是他用全部身心去愛的人啊,是他寧可自己傷,自己死也不想他難過一分的人啊……

還真是愚蠢,明知道火狐一族一生只會愛一人,明知道人類是最危險可怕的,卻還是大意的在這人類身上失了心,到頭來被騙被傷卻還是連傷他都下不了手,琉殤啊琉殤,你還真是可悲啊……

尖銳的爪泛著恐怖的深紅光芒,但以漸漸離開了昊隕的咽喉,琉殤閉上眼深深吸了口氣,再睜開時已經是一片冰冷。

“多謝昊大人讓琉殤懂了這多姿多彩的人間世界,琉殤自知不是昊大人的對手,也無意為我火狐一族惹來滅族之禍,自此以后絕不會再來打擾昊大人了,還望大人不要計較琉殤這些日子以來的無禮。”

笑容妖艷惑人,眼中的恨意卻怎么也掩飾不住,琉殤已經無法自制的把昊隕的所作所為往壞的方面想了,他的毫不抵抗在琉殤看來是對自己實力的蔑視,而作為昊族族長正道領袖,要對付火狐一脈不是輕而易舉的嗎。所以琉殤以為昊隕是有恃無恐的戲弄他呢,不由的徹底鉆了牛角尖了。

可琉殤只能這樣想,不讓自己徹底恨上昊隕,自己永遠都只能絕望的愛著他!

漸漸的解除了妖化狀態,琉殤一襲紅衣妖嬈邪魅的笑著,把他狐貍精的本能發揮的淋漓盡致,他第一次對著昊隕露出了利爪,但絕對不是最后一次!

等我的功力高過你時,我一定會在來找你的!到時……

琉殤飛奔而去,他也不知道到時自己會怎么對昊隕,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全力修煉超過昊隕,他要修煉,他要報復,他一定要做些什么……不然他會瘋的!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