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無題
作者:雪域蓮花 更新:2019-07-07

    酷拉皮卡和庫洛洛道了聲別便匆匆離去,他有太多的事需要思考,而且這個消息也必須盡快告訴奇牙和亞路嘉。想起之前自己那么篤定地否認師傅就是奇牙和亞路嘉的母親,但豎琴手的身份一暴露,自己的想法也開始不那么確定。可那是師傅啊,窟盧塔族僅存的血脈之一,他實在想不出有什么血統可以強悍得壓過傳承了千百年的火紅眼的基因。   基地里彌漫著一股陰冷的寒氣,幾個性格暴躁的團員瞪著一扇被打爛的窗戶,眼里幾乎要噴出火來。庫洛洛進門的時候見到的就是這樣一幅場景。  “出什么事了?”溫潤的嗓音將大家的注意力轉回剛回來的首領身上。飛坦咬牙切齒地說:“西索叫伊耳迷揍敵客假扮他的樣子跟我們一起行動,自己卻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剛才那個揍敵客也逃走了。媽的,居然敢這么耍我們,下次撞在我手里非剝了他們的皮不可!”  ?“不用理他,西索本來就是假蜘蛛,他剛剛跑來和我打了一場,然后被伊耳迷揍敵客救走了。算賬的事以后再說,現在我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庫洛洛簡短地敘述了幾句便轉回正題:“現在大家停下手頭的所有活動,全力找尋白翼的下落。”  “為什么?”飛坦派克都是心中一緊,難道說白翼威脅到了旅團的利益,團長終于決定要對她動手了嗎?剝落裂夫更是憂慮,這可是兩敗俱傷的后果啊……瑪琪卻神色不動。  ?“我懷疑她是師傅。”庫洛洛臉上沒有一絲笑意,“做了這么多年的鄰居,居然都沒有發現她是火紅眼,她藏得可真好啊。”  飛坦輕輕“啊”了一聲。  “飛坦,你知道?”再細微的響動也瞞不過團長銳利的眼光。  “……知道一點。”見大家的目光都聚了過來,飛坦一邊說一邊懊惱自己的后知后覺。“你們知道了吧,年初的時候我和白翼一起參加獵人考試,在考試里發現她是火紅眼的,但一時沒想到師傅頭上。”  “而且,如果她是師傅的話,那她的情況就有點兒不大對勁。”  “說清楚!”   “失憶?”俠客的笑容里有殺氣,“揍敵客家到底對她做了什么?!”  飛坦狹長的金瞳里跳動著森冷的火焰,瑪琪紫色的柔發無風自動,派克微微紅了眼圈,而他們的團長,此刻臉上的線條嚴峻得像是在地底沉睡了千年的大理石。  俠客的問題根本不需要回答。如果不是遭受到難以想象的殘忍的虐待,他們堅強如斯的師傅又怎么會以這種方式來逃避現實?!  『我們從不拒絕什么,所以,也別從我們手上奪走任何一樣東西。』  “看來,找到師傅以后我們要去揍敵客家拜訪一下呢。”庫洛洛嘴角彎起漂亮的弧度,眼中卻找不到絲毫笑意。  不想惹麻煩并不代表怕了麻煩,師傅有一句話說得好,龍之逆鱗,觸者必死,即使是揍敵客家也不例外。  只是目前最重要的問題是,“要到哪里去找師傅?”打她手機也不通。  眾人面面相覷。  “吱呀”一聲,有人推開了基地的大門。   “酷拉皮卡,發生什么事了?”美少年嚴肅起來還是很有氣勢的,所以即使突然被他打斷了賺錢大計,奇牙有抱怨也不敢在這時候發。  酷拉皮卡緊皺著眉頭,臉上的表情幾乎可以稱得上是焦躁,對于一向冷靜的他來講,這樣的狀態著實少見。“亞路嘉在哪里?”他急急問道。  “應該……在賓館吧。”奇牙遲疑地回答。  “應該?”酷拉無奈。為什么自己的師弟就是不肯用手機呢?“算了,先找到他再說吧。”  ?“酷拉皮卡?”奇牙跟上他匆匆的腳步,“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當初,你在揍敵客家的那個想法,”酷拉唇邊逸出一絲苦笑,“現在看來,倒有很大的可能是真的。”  而奇牙直到走出三步以后才反應過來,驀然頓住:“你是說……”  酷拉皮卡停步回頭,正色道:“我剛從旅團團長處得知,師傅正是豎琴手。”   ?“師傅就是媽媽?”亞路嘉跳了起來,從天而降的巨大幸福砸得他暈頭轉向,小野貓不禁有些口吃:“不……不是說……不是嗎?”  “可能性很大。”酷拉簡略地分析了一遍,而后道:“現在僅有的問題就是血統了,關于這一點,我想我們或許得上一趟醫院。” 

活動體驗搜搜小說新域名,登錄炫彩版,Q幣等你拿!參與點擊這里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