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作者:阿琪 更新:2019-07-07

蘇硯璃身上還穿著睡衣,眼神里帶了一分迷茫看向方啟深“什么?”

男人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喜色,一下子把蘇硯璃抱起來轉了個圈“我這幾天一直都在希望你外公可以接受我們,終于……我們現在過去吧。”

蘇硯璃反射性的抱住方啟深的肩膀,聽見這話有些遲疑的問道“你……這幾天都去了我外公那里?”

“當然,”方啟深回答完覺得有一點不對勁了,眼睛微微的瞇起來,手臂一緊“你以為我去哪里了?”

不說還好,一說方啟深就想到剛剛蘇硯璃那過于冷淡的反應,聲音也沉了下來“怎么回事?說。”

蘇硯璃咬了咬下唇,臉色也緩和下來,原本那些冷淡在了解事情后都退了下去“我前幾天,看見了白。”

“白?”要不是蘇硯璃提起來這個人,方啟深還真就想不起來“他惹你生氣了?”

方啟深這話說得帶了幾分殺氣,原本他想著蘇硯璃回到自己身邊就處理了這個麻煩,可是還沒來得及動手人就被墨淵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

“他說我和他在一起?”

方啟深慢慢明白過來,臉色越來越難看“你就信了,還為了這個事情生氣了?”

“他也沒有說……”

就是給了一個挑釁的眼神。

“你啊……”方啟深挑著眉盯著蘇硯璃,然后猝不及防的把少年一下子按在腿上,上去就打屁--股“讓你不信我!以后還懷疑不懷疑我?我忙著讓你外公接受,你這這么回報我?”

打下去的力道雖然不狠,可是蘇硯璃臉色卻漲得很紅,緊緊抓著方啟深的衣角,局促的道歉“對……對不起……”

方啟深一推,把蘇硯璃整個推到在床上,人也隨之覆上去,嘴角掛著戲謔的笑,可是眼睛里還帶著一絲沒有完全消退的怒氣“光說對不起可不行,道歉要誠意的硯璃。”

蘇硯璃抿緊了唇,湊過去小心翼翼帶著點討好的親吻方啟深的嘴角,小聲的連續說著“對不起。”

方啟深眼神慢慢的深起來,抓過蘇硯璃的手按在自己的褲袋上,在少年耳邊吹氣“硯璃,來幫我。”

“別……我們不是,還要去看……外公嗎……”

被方啟深密集起來的吻弄得呼吸也急促起來,蘇硯璃有點艱難的別開頭,去推方啟深想讓他起來,可是力氣小的像是欲迎還拒一樣,弄得方啟深動作越發的急切起來。

“……還來得及。”

“唔……別,啟深……嗯……”

不一會兒,屋子里就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和呻---吟的聲音了。

兩個人走出房間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蘇硯璃腿也軟腰也酸,氣鼓鼓的等方啟深,被男人狠狠的親了一口。

“還瞪我?下次再氣我,就讓你一直下不來床。”

蘇硯璃負氣的別開頭,壓著帽檐不說話,到了酒店門口的時候,大廳里突然傳來怒罵吵鬧的聲音,方啟深不滿的皺眉,一邊的服務生急忙過來道歉道“客人很抱歉,這是意外,我們很快就會處理好了,要不然請您們先回房間休息一下?”

方啟深擺擺手“不用了,我們要出去。”

攬著蘇硯璃從大廳那里過去的時候,蘇硯璃腳步突然頓了一下,方啟深疑惑的順著蘇硯璃看著的方向也看過去,這才發現,原來被怒罵呵斥的對象,竟然就是前幾日和蘇硯璃偶遇的白。

一個穿著豪華富貴的女人正扯著白的頭發大聲的罵著,旁邊看起來像是女人的親屬之類的人也一邊罵著一邊踢打,白漂亮的臉腫的老高,身上穿的很單薄,額上青紫了好大一塊。

“死兔子!勾引老娘的老公,也不看看我是誰!當我好欺負啊!”

“不要臉!一看就是個小賤---人,賣XX的賤--貨,還有臉出現在這里!”說著,女人一個巴掌又扇了過去,一邊一個滿臉橫肉極其猥瑣的男人訕笑著解釋“老婆,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們……這是談生意……”

“談生意?談到床上去了!當老娘傻的嗎!”

“別生氣別生氣……你要是不想看到他我現在就給他趕出去。”男人說著揮揮手,上來兩個保鏢一樣的人駕著白就走到酒店外面,真的是“扔”的出去。

墨白這時候一點都看不出原本乖巧漂亮的樣子,狼狽的坐在地上,因為前一晚剛剛下過雨,只穿著睡衣的白異常狼狽,外面聚集了很多人對著這樣子的他指指點點。

蘇硯璃靜靜的站在那里看著,這時候轉過臉,方啟深在他臉上親了親,無意間掃向墨白的眼神卻極其無情冷漠,可是看著懷里的少年的時候卻無比寵溺溫柔“我們走吧。”

“嗯。”

蘇硯璃點點頭,被方啟深攬著走出去,在走到墨白身前的時候,墨白一下子抬起頭愣愣的看著方啟深,眼中還帶著明顯的希翼。

可是男人卻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關注的從始至終都只有懷里的人,就那么走遠了。

等蘇硯璃到了常木外公家里的時候,蘇爺爺已經坐在桌邊,手里拿著那時候蘇硯璃練習用的字帖看的認真,看見蘇硯璃和方啟深進來,蘇爺爺招招手“來,硯璃,來這里坐下。”

蘇硯璃聽話的走過去坐好,方啟深則站在門口沒有動。

蘇爺爺慢慢開口“硯璃啊,爺爺想通了,只要你過得好,和誰在一起是男是女……無所謂了啊……你小時候受苦挺多,你母親又是個偏心的,這個男人要是對你好……也好,也好……”

蘇硯璃抓住老人的手,低聲道“外公,謝謝……”

“硯璃,要是有一天這個人負心,我就是拼了這把老骨頭也和他算賬!”

蘇硯璃忍不住露出一個笑來“不會的,外公。”

“最好是不會啊……”

&&&

墨淵看著一身狼狽跪在地上的墨白,眼神陰冷“你怎么回來了?”

“萬……萬老板的老婆回來了,我被趕出來……”

墨白戰戰兢兢,小聲的回道,墨淵盯著他看了一會兒“聽說在酒店的時候你還遇到……蘇硯璃了?”

“……是。”

“他有什么反應?”

墨白咬咬牙“沒有。”

“沒有……沒有啊……”墨淵站起來走到墨白身邊,抬起他的下巴細細的打量,墨白的臉上有一道長長地傷口,很深,完全破壞了原本一張漂亮的臉。

墨淵順著傷口慢慢的摩挲,慢慢道“被那個女人打的?”

墨白慌亂的點點頭。

墨淵嘆了一口氣“完全沒有用了啊……”

“義父!”墨白一下子撲過去“別……別這樣對我……求求你義父……”

墨淵厭惡的皺了下眉,像是有什么臟東西碰到自己一樣揮了下手把對方揮開“來個人,把他扔出去。”

手下的人架起還在哭叫的墨白,一個人猶豫的問了聲“老板,這……帶到哪里去?”

“隨便,找個地方扔了就行,別讓我再看見他。”

“是。”

房間里又靜寂下來,墨淵看著桌子上的照片,對一邊一只站著的手下道“找個時間把茱莉亞帶過去,萬老板應該也會喜歡的,這次秘密點,不要被別人發現。”

“知道了,老板。”

誰都沒有注意到,門后的女孩子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滿眼的淚。

作者有話要說:虐白鳥~~要是不爽的話我接著虐~~~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