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2
作者:沈綠衣 更新:2019-10-12

為了方便您下次閱讀本書最新章節,《--》提醒:請牢記我們的網址: ! 不管怎么說,日子還得過。(請使用 訪 問本站)她在家里該說就說該笑就笑,在杜維郁跟喬瑄跟前,那是一丁點兒馬腳都沒露出來。只是喬安把宅女風范修煉到極致了,自打那天回來以后,足足有近一個禮拜沒出門。

團團跟著她也受盡了委屈,天天連個出大門外遛彎兒的機會都沒,白天只能無聊地在院子里用蹄子刨坑,順便踩踩花骨朵兒們當消遣;晚上則是團團最喜歡的,因為有淘氣包南南陪它玩兒。

后來慕沐終于看不下去了。

這天早上她送南南去學校以后又折回家來,非拖著喬安去她那個小咖啡店看店。喬安慢慢吞吞地不想去,被慕沐一把拎了耳朵:“再宅你就要長蘑菇了!快走!”

她只好愁眉苦臉地跟著出門。

“再見鐘情”和喬安走之前幾乎沒什么區別,桌子上的小花朵們也都水靈靈地新鮮著。如果非要挑個不同的地方……那么應該是……多了幾位服務生。幾位年輕的女孩子穿著統一的衣服,笑吟吟地在咖啡廳里來回穿梭著。

喬安有些不可思議地睜大眼:“生意這么好?”

“嗯哼……”慕沐姿態優雅地把一塊黑森林蛋糕擺在喬安眼前,笑的風情萬種,“在美女老板娘的努力經營下,生意就是這么好。”

“請美女老板娘正常點兒講話!”喬安瞪她一眼,低頭聞了聞蛋糕的味道,“嗯還不錯,好香。”

慕沐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

喬安慢慢扒拉著吃蛋糕,邊留心咖啡店里的客人們。慕沐把這邊打理的很好,就連上午都有不少客人來光顧。不過上午來的客人大部分都是一個人,要杯咖啡,再要份甜點,獨自坐著發呆想事情,或者捧著筆記本電腦敲鍵盤。

快到中午的時候,突然來了個喬安做夢到想不到的人。

徐嘉洛。

當時喬安正背朝著門,坐在吧臺后面,悠然自得地霸占著慕沐的ipad。聽到那只小鸚鵡叫“歡迎光臨”,她還伸出一條胳膊,隨心所欲地朝服務生示意招待客人。

最后,還是慕沐的一聲“咦,徐先生”成功地引起喬安的僵硬。她面癱呆滯狀轉頭一看,可不是,徐嘉洛和以往一樣,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正大步朝吧臺的方向走過來。

于是事情發展完全超出她的預料。

喬安腳尖一點,帶著椅子轉了半個圈,然后胳膊順勢撐在吧臺上,正好讓自己不再往另一側轉動。然后她很公事公辦地問:“請問要點什么?”

反倒是走過來的慕沐一巴掌拍遠了喬安,熟絡地問:“老樣子?”

咦?……喬安睜大了眼。

徐嘉洛看了喬安一眼,朝她微微一笑,然后對慕沐說:“對,老樣子。帶走。”

慕沐輕輕打了個響指,歪著頭一笑:“沒問題。”

他們這么熟絡,喬安忍不住都要懷疑慕沐是不是故意把自己拖到這里的了。好在慕沐在小服務生幫徐嘉洛準備咖啡甜點的時候,邊收錢邊跟他閑聊:“今天怎么自己過來了?lasia呢?”

“lasia請假了。”他說,“正好我要出去,順路就過來了。早上太忙了,沒來得及吃東西。等會兒有個應酬,先過來吃點東西。”

喬安縮在角落聽的齜牙咧嘴……您用不用說的這么詳細啊……

慕沐“噢”了一聲,然后斜了喬安一眼,目光中挪揄戲謔的意思清清楚楚。然后她才對徐嘉洛說:“喝酒之前是得吃點東西,保護胃,還不容易醉。你看你,多辛苦啊。”

喬安低頭擺弄ipad,暗暗心想嫂子你到底還有完沒完小心我回頭告訴我哥你跟陌生人講話去。

正巧,這時候服務生把咖啡和蛋糕都準備好了。徐嘉洛接過袋子,朝慕沐笑了笑:“那我先走了,再見慕沐。”頓了頓,才又對喬安說,“再見,喬安。”

她抬頭,只見徐嘉洛目光里溫和如水,于是也只好訕訕地笑了笑:“再見。”

沒等徐嘉洛出門,喬安就撲到慕沐身上,低聲問她:“不是吧,他經常來啊?”

“他?哪個他?”慕沐裝傻。

“得了吧。”喬安沒好氣地說,“還能有誰。”

慕沐斜睨:“嗯哼。不過他自己很少來,都是秘書lasia來幫忙訂東西帶走。”

喬安下意識地問了句:“都要些什么?當甜點么?”

慕沐嗯了一聲,自顧自又忙去了,半天才回答她:“藍山、黑森林蛋糕,還有覆盆子巧克力。說起來也真奇怪,他還喜歡手工巧克力。”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喬安聽到那個覆盆子巧克力,想到那種紅白相間的手工巧克力時,又愣住了。

又是紅燈。

徐嘉洛慢慢地跟在車流后停了車,目光卻不經意地又朝副駕駛上放著的紙袋子看去,嘴角不禁輕輕地彎了彎。

真是巧。

好像很久以來看到的喬安都是有些壓抑的,總是半低著頭不講話,也不見以前的神采飛揚。可今天自己只是無意中的一次路過,居然看到她神氣地揮手,和以前一模一樣。

他突然想起剛剛跟男友分手后悲憤異常的表妹菜菜一直說,分手了你絕對不能過得比我好,你過得比我好我就心情很不好。為了表示單身快樂,她還專門打足了精神拖著自己去逛街,反復宣稱要買條性感小黑裙。

當時他還笑著說菜菜說的對。

可現在才覺得,還是她過的好一些,比較好。

他正想著,手機突然響了起來。電話里菜菜的聲音驚慌失措:“徐嘉洛!快……你快來醫院……”

他心一沉,掉轉車頭就朝醫院奔去。

對于喬安來說,這個假期基本可以歸納為下列幾個詞:宅、吃、躲。當然這個“躲”字里包含的意思比較廣泛,大至徐嘉洛的預計出現地點,小至慕沐隨時隨地的吆喝召喚,都屬于喬安要躲的范圍之內。

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想躲就能躲過的。

比如,徐媽媽的去世。

喬安是在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在餐桌上聽喬瑄說起來的。喬瑄其實也并不是專門要提起來,只是正好接了個電話,對方告訴他的,就是這個消息。

于是他順口就告訴了喬安。

當時喬安正在喝粥。聽到這個消息,她只是抿著唇咽掉了口中的粥,然后抬頭看了喬瑄一眼,“噢”了一聲。

反倒是喬瑄和慕沐對視一眼,有默契地齊齊轉頭看她。

他們直看的喬安后腦勺發毛。她訕訕地撓了撓頭發:“看我干什么?”

“沒什么。”喬瑄收回目光,“喬安你能耐了啊。”

她嘿嘿一樂:“謝謝,謝謝。”

吃過飯以后喬安就躲在臥室里不肯出來。慕沐不放心,上去看了她一次,被她笑瞇瞇地哄了出來:“嫂子嫂子,偶爾有些時候呢,你也得陪陪我哥。你不能把精力都放在你兒子跟小姑子身上,對吧?”

“你哥去上班了。”慕沐單手撐著門框。

喬安眨眼:“那去看店。”

慕沐歪著頭看喬安,欲言又止。

喬安聳了聳肩:“去世的是徐嘉洛的媽媽,你的安慰給錯人了吧嫂子……”

“我說過是來安慰你來著么?”慕沐眉一挑。

她撫額:“好吧是我想多了……”

“喬安。”慕沐突然叫她的名字。

“嗯。”喬安突然也懶得再堵慕沐。她原本握著門把手的手一松,轉身朝臥室里走去,順勢仰面躺在了床上。

慕沐居高臨下地站在床邊:“在家里悶著算個屁啊。有本事你直接沖過去找他。”

喬安哼哼了一聲,翻了個身,把自己的臉埋進床里:“不去。”

“哎這互相折騰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喲……”慕沐陰陽怪氣地唏噓著,伸手指戳了喬安一下,轉身出去了。

臥室門“嗒”地落鎖的時候,喬安原本哼哼唧唧亂扭的身體不動了。她把自己扔在床上許久,一直盯著附近床單上的花紋看,像是要看出個窟窿來。

隔了好久,她突然翻起身來四處找手機。

可當她真的把手機從包里拿出來,甚至連號碼都直接輸好的時候……她猶豫了。她捏著手機,腦子里一遍遍告訴自己:只是安慰他一下……算了你打還不如不打……安慰一下而已……你打了他會以為你是來幸災樂禍的吧……

不得不說,最后一句話成功的撲滅了喬安的勇氣。雖然,徐媽媽的去世對她而言,并沒有一丁點兒替盛夏高興的感覺。相反,喬安終于徹徹底底明白了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究竟怎樣的愚蠢過。

報復永遠不會讓報復者感到快樂,它只會讓他們感覺到空虛。

相反,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異常美好的詞語叫做:寬容。

她非常沮喪的想,這下好了,自己徹底淪落成一個壞女人了。

……因為甚至連自己,都是這么想自己的。那個感情污點在她自己的身上留下的痕跡,遠比留在徐嘉洛心里的更深重更幽暗。

喬安最終還是懨懨地把手機隨手扔了出去,沒有撥號,卻也沒有關閉撥號界面。好像這樣的潛意識讓她覺得自己還是靠近徐嘉洛的,哪怕她已經沒有任何資格過問有關于他的任何事情,但她還是希望,自己能夠看著他堅強,看著他勇敢,看著他一步步走過這個人生的檻。

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夠想當初的他那樣,給對方帶來力量,帶來無與倫比的獨特光芒。

只是現在……不合適了吧。

喬安又把手機拿回手里,看著上頭的電話號碼,慢慢地、徹底地放松了自己。

然后,大清早的,她又漸漸睡著了。

當喬安在睡夢中無意按下觸摸屏上那個大大的綠色鍵的時候,徐嘉洛正在努力收拾起自己的難過,撐著精神準備母親的后事。一個早上說忙也不忙,說不忙……他也一刻沒停下來過。大概是身上的衣服一直反復不斷地提醒著他,讓他不想有絲毫精神上的松懈。

因為只要一松下來,他就怕自己會忍不住崩潰。

還在世的外婆年事已高,老人家哭起來也是一聲不吭,只是默默掉眼淚,看得人心里像被什么抓似的疼。年輕時候曾風流的父親也仿佛突然間老了一截……徐嘉洛站在屋里,看著家里客廳中坐著的人默默嘆了口氣——可是年老的時候,還是更念舊。

房子里像是突然空了。

只是少了一個人而已,可真的就像是徹底空了。

從此以后再不會有人溫柔和煦地、像她那樣毫無保留地對待自己了。

這個世界最愛自己的那個人,已經徹底不在了。

他轉頭往后走了兩步,靠在了墻上,后背緊緊抵著墻,手伸進了西褲的兜里緊緊攥成了拳。

正好手機振動。他拿出來一看,上頭赫然寫的是:喬安。

接通的那個瞬間,徐嘉洛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么面對她。是該客氣的感謝她的安慰,還是該反問她一句:現在,你滿意了么?

兩種情緒的撕扯甚至讓他想直接把手機扔出去丟掉。

誰知道對面根本沒有人說話,只有淺而悠長的呼吸聲,遙遠地傳過來。徐嘉洛沒有直接掛掉,而是安靜地聽著,試圖分辨一下對面的人究竟是真的睡著了,還是只是在偽裝——如果真的睡著,那她是怎么打過電話來的?

一時間,在他腦海里浮現出無數種這通電話的撥出過程。

可隔了很久,那邊還是沒有動靜。也許真的是睡著了吧……徐嘉洛自嘲地搖了搖頭,眼睛微微瞇了起來,然后切斷了通話。

不得不承認,哪怕就是這樣輕淺的呼吸,卻依舊讓他覺得溫暖。

來自騙子喬安的溫暖,這讓他異常為難。本網站每天堅持殺毒檢測,無任何病毒的綠色網站,書目最為齊全,更新快。請大家幫助宣傳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