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超級跳樓機
作者:火焰心神 更新:2019-11-22

  因為已經入黑了,上山的游人并不多,杜雷五百人浩浩蕩蕩地往山上趕去。

  杜雷不在意讓那小數的游人看到自己等人如此大的陣容,他這一仗有兩個目的。   一是滅了邪劍門。   二是立威,好警戒一下另外的九大邪派。

  所以他才會如此大的聲勢,其實說起來,如果真的要打的話,自己帶年真俠、夏鳴天、鐵游夜等幾個鬼門的高手來就好了,那里需要這么多人。

  他知道,這一些人都是給自己造勢的,真正打起來時,他們只是觀眾。   至于給他們買的槍,是后續任務時用到的。

  異能者會都把槍收得妥貼,畢竟他們知道這里不是歐洲,槍枝的管制是很嚴格的。

  一路的行走,經過幾個景點,正如許自強說的一樣,各種名花奪目,雖然是黑夜,但還是能看到他們是何等的燦爛。

  “是這里了。”忽然,邪少魔帶著眾人來到轉入一條山路,山路的盡頭雜草眾生,根本就沒有路。

  “怎么進去?”杜雷不懷疑邪少魔的引領,如果邪劍門公然開張,那才是怪事。   看來這雜草死胡同一定另有玄機的。

  邪少魔上前,杜雷等人跟著上前,他發現,這雜草眾遠看是密密麻麻的,但是走近一看,才發現有一個咕窿。   這咕窿約一人高,一米寬。

  邪少魔指了一下那咕窿:“入口就在這里。”然后率先進入。

  杜雷領人跟在后面,一進入草眾,他才發現里面別有洞天,草眾內居然有一條通道,通道左穿右折,而且不寬,最寬的位置也只能容納兩人并行而己。

  一路的走下去,聞著青草的新鮮芳香,杜雷的心情很好,這一行好像不是去滅人家滿門,而是郊游一般。

  終于,走了約半個小時,出了草眾,前面是一個懸崖。杜雷看了一下:“怎么下去?”

  他已經看到,懸崖下有著一個古老的建筑群,顯然地,這是邪劍門的所在。   “那邊!”邪少魔說道,指著一邊去看。

  只見他又再折返,沖入了草眾中,然后不消多久,他的聲音響起:“找個人幫幫忙。”

  “來了。”邪少龍自動請嬰,走前去幫忙:“人手不夠,再多來兩人。”

  “來了。”兩個邪劍門出身的弟子聽到,馬上又應了一聲,然后往草眾中走去。   杜雷很好奇,他們到底在草眾內干點什么呢?

  看著,只見邪少龍四人從草叢里面推出一個帶輪的器械,細看這器械,居然是一座木制吊機。   吊機的前端掛著一個吊籃:“就靠這東西下去?”

  “老板,如果你會飛的話你可以跳下去,也不高,三百來丈而己。”“開什么玩笑?”杜雷笑罵一聲:“對了,這吊機這么的小,但吊籃這么的大,看上去可以容納十人同時乘坐,夠力的嗎?

  放心吧,這吊機雖然細心,高還不過草叢,但是設計精妙,據推算,它可以承受五千公斤,聽清楚,是公斤。“

  “什么?”杜雷嚇了一跳,這一座小小的吊機,而且是木制的吊機,居然可以承受一萬斤的重量?你開我玩笑吧?

  “是的,是五千公斤,對了,邪劍門里面有這吊機的圖紙,老板你要嗎?”   “要!”杜雷雙眼發光。

  “那好,我們解決之后把圖紙找給老板你。”邪少龍笑了一下,跟著這一個老板,好像挺不錯啊,嘻笑怒罵,偶爾打打鬧鬧,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外人。

  “杜雷,你要這圖紙干什么?”朱娉婷不解:“你就算打造了這吊機也好,有誰可以有這么大的力氣,攬動這機柄去吊起一萬斤的重物,再說了,如果你真的有需要用到的話,大可以在外面弄來一駕吊車,別說一萬斤了,就算是十噸、二十噸也能幫你吊起來。”

  “誰說我要這圖紙是要來打造這小型吊車的?”杜雷笑著問道。   “不打造吊車,你要來干什么?”朱娉婷不解。

  “我就要來收藏,偶爾有空拿出來看一看,高興一下,不成嗎?”杜雷說的是真話,他要這圖紙,只是因為這圖紙夠牛逼,可以打造一架看起來簡陋,但實質有著大能的吊車。   “我……我服了你了。”朱娉婷無語。

  她自然理解不了,現代男人,對于機械有著發自骨子里面的狂熱喜愛。

  看看世界上的名車,就算是工薪一族也能朗朗上口地說出幾個大牌子就知道,男人都喜歡這一種大動能的大家伙。

  所以杜雷作為一個男人,他要收藏這一份圖紙,那是很合理的。而且說不定,他那天發起瘋,無賴起上來,還會用這份圖紙上吊車的結構結合現代科技來改量現在的機械吊車,讓普通的吊車增能呢?

  這一些事情看起來對于杜雷這一個團體的好像沒有什么意義,但如果真的做成了,那成就感是巨大的。   男人,都喜歡成功的感覺,這是天性。

  不單止杜雷,其余在場的男性都想要復印一份那吊車的圖紙,但是沒有一人好意思開口。   “二師兄!”夏鳴天一臉的燦笑。

  “我知道了,我給你復印一份,你妹的就是小家子器,別讓我看穿你,你一定是想用這圖紙研究一下,然后改量現代的吊車,再然后賣給大型的設備公司。”

  “你錯了!”夏鳴天搖了搖手指:“如果真的弄了出來,誰會賣給設備公司,當然是申請專利,然后價高者得啦!”   “我……我服了你了。”杜雷說道。   朱娉婷撇了一下嘴:“你怎么學我說話。”

  看著這幾個活寶在這里你一言我一語,眾人都被逗笑了,哈哈大笑起來。

  “好啦好啦,笑也笑過了,心情也放松了,我們要做事了。”說完,杜雷點了七人,與自己、蘇珊、朱娉婷一起組成十人小隊,上了吊籃:“對了少龍,最后一批人怎么下去。”

  “老板你就放心吧,這吊車有一個機關,可以自動操作一次。下去是不成問題的,只是上來就有點麻煩,我們要自己制作繩梯,然后操縱飛鳥把繩梯架設好,然后……”

  “不用這么麻煩了,我們有直升機。”杜雷十分得意地說:“好了,現在就送我們下去吧。”

  “好的。”邪少龍點了一下頭:“準備,一、二、三!”

  三字一出,吊籃便快速下降,杜雷等人都是膽大之輩,對于這時速將近四十公里的下降速度一點都不驚慌,反而男性的本能讓還令他們覺得不夠刺激,希望能在速度方面有所改進呢?

  一眾男性只感覺到十分的過癮,但是兩個女性就不是這么的好受了。

  蘇珊一臉的煞白,顯然地,他這一個狼女也接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至于朱娉婷。

  她從一下降時就開始死死地捉著杜雷的手,心里更是嘀咕著:“誰家破孩子發明這一個吊機的,難道他不知道速度如此的快很容易出現事故的嗎?一點都不科學啊!”

  杜雷的手被朱娉婷捉得生痛,但看到朱娉婷那驚慌的表情,他不由感嘆,你再強大也好,也只是一個女人而己。

  說完,反手一握,握著朱娉婷的手,同時另一手握著蘇珊的手。兩女全身一震,一股從來都沒有過的安全感升上心頭。   這一個杜雷……他看起來不是這么的不通情趣啊!

  終于,在杜雷等人的興奮,朱娉婷兩人的驚慌中,吊籃在距離地面不到半米的半空懸住了。

  兩女嚇得腿軟了一下,剛才那么快的速度下降三百丈,如果一個不好可是粉身碎骨的了。

  而現在,吊籃距離地面只有那么的半米,使得兩女一陣的后怕。

  “真刺激!老板,這里山清水秀,而且那建筑群也夠大氣,不如我們把這一個地方占了,然后作為一個觀光區來收門票,凡是來觀光的游客我們都免費送他們玩一次跳樓機,如何?”一個手下提議道,說時一臉的興奮,想必他還意猶未盡,想再多“玩”幾次。

  而他所說的跳樓機,無異就是剛才的吊車了。杜雷想了一下:“這提議好,但下降的速度太慢了,如果能增速,并且能夠讓離地的距離再減一半,想必會更加的吸引。”

  “這個好辦,我們可以找一些工程師來看看,到時一定可以做到老板你的要求的。”剛才那一個手下提議。

  “好,你叫洛克,讀心系異能者,我沒記錯吧,這事就交給你辦了。”杜雷發板。

  洛克馬上點頭,他那灰色的頭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興奮,在黑夜之中居然散發著灰光。

  “不用這么興奮,我們先辦事吧!”杜雷說道,他其實很好奇異能者的,他知道芬達本來是金發碧眼的,就是因為長期與死靈怨氣打交道,所以他的發色與眼色才發生改變。

  而眼前這一個洛克,他的灰發灰眼,應該就是讀取了太多別人心底的陰暗面,所以才會變異而成的。

  洛克收殮一下,與杜雷一起等待著上面的兄弟姐妹下來。朱娉婷聽著這一些男人們的對話,只感覺到很壓抑。

  壓抑的她甚至與自己不太喜歡的蘇珊說起話來:“你說,他們是不是變態?”   “回主母,我不敢說。”蘇珊馬上低頭說道。

  “有什么就說什么,你這樣子怎么成的!”朱娉婷有點兒的責怪,我問你問題你居然推托,這明顯就是不給姑奶奶面子啊。

  而最主要的是,她從蘇珊的身上看到了以前的自己,都是一種病態的自我缺失,而且,她的情況更加的嚴重。   “這個……可以嗎?”蘇珊還是不確定。

  “當然!”朱娉婷心中有點氣結,這一個死女人,怎么就這么沒有自我的?

  “其實,我也覺得老板他們有點變態。”蘇珊的說話越說越小聲,到最后可以算得上是悄悄話了。

  “你也這么認為?”朱娉婷像找到了盟友一樣,雙眼放光,十分的興奮。

  “是……是的。”蘇珊的頭越來越低,說主子的壞話,這可是很不應該的啊!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蘇珊妹你跟我啊……簡直就是英雄……啊呸!是英雌所見略同,好了,以后我罩你。”不得不說,朱娉婷雖然前生后期貴為群主,但是她大半生都在江湖打滾,江湖味道自然極濃的。

  “罩?”蘇珊明顯不懂這一些高端的漢語詞匯,聽到后不禁摸了一下自己豐滿的胸脯,隔著衣服摸上自己的胸罩。

  朱娉婷看著她的自摸,不由心想:“這洋妞可真大啊!”悄悄摸了一下自己也不算小的脯部,與之一對比,不由黯然,心想:“怎么才可以讓我的也變大呢?”

  “不是這一種罩,你誤會了。”朱娉婷急忙解釋:“罩的意思就是……就是,對了,就是以后我當你是姐妹,你有事我幫你出頭。”   “小的不敢!”蘇珊嚇得臉無血色。

  “什么敢不敢的,給面子的就叫一聲姐姐,我大你幾百年,不委屈你吧!當然,做姐妹的我幫你,你也要撐我啊,我有什么事,你一定要支持我,不論我做的事是對的還是錯的,明白?ok?”

  “明……明白了。”蘇珊領命,但怎么的,她的心里暖洋洋的?姐妹?我是葛林巖家的仆人,是葛林巖家的財產,我也能有姐妹嗎?   “那好,現在叫聲姐姐。”朱娉婷略帶占便宜地說。   “姐姐。”蘇珊沒有經驗,這一聲叫得生硬。

  “現在姐姐問你,你是不是跟杜雷有一腿?”朱娉婷越說越興奮,到后來音量已經不受她的控制了。

  一旁的杜雷聽到,不由咋舌:“這妞怎么什么話也說得出來的?”    起點中文網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