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混亂(上)
作者:第四季青春 更新:2019-11-22

那兩團黑球陷進地中,周圍滴撒著斑斑血跡,還有灰白相間的長絲纏繞,怎么看怎么都是兩顆人頭的模樣!

看出了這“黑球”是為何物,便伴著方才那陣笑聲,共有七男三女飄掠而來,與孫客冉他們湊在一堆。

趙銘義看著前面的那顆人頭,又掃了眼孫客冉以及其身邊眾人的猖獗得意之色,頓時一股無名的恐慌侵上心頭,帶著忐忑又迫不及待,抓起那個人頭。

“這……爹!啊——”

“門主!”

待趙銘忠撥開屢屢發絲,露出那人的面目時候,紅紋門人頓時神光呆茫,眼中似要流出血來一般,不敢置信地跪下身去,凄厲痛叫出這人的身份,正是他們仰望了半生的紅紋門門主——趙擎峰!

而與此同時,段莊那邊也突然傳出一陣激嚎痛哭,嘴中紛紛叫著“莊主”、“師父”的稱號,顯然那另一個頭顱的主人也定是在青緬城地界揚威三十載的段莊之主——段千沖!

呂明昊三人看著眼前之事也都為之一驚,青緬城今日風云變幻如此之快,絕非他們所能預計想到的。

青面男子震驚之后突然一拍腦袋,恍然道:“哎呀!原來他們早就算計了一出好戲!好一個天輝七子,真是好狠的手段!”

“這位兄弟不知現在可否行個方便,反正青緬城此時已經群龍無首,不如做個順水人情,成全了我們天輝、地煌二城,如何?”

此時的孫客冉著實有些春風得意,這句話雖然如此問著,但一點沒有征詢之意,反而是透著一股十足的脅迫、威逼。

青面男子臉色越發陰冷,細數著他們聚在一起的人數,不多不少,正有十二,更是令青面男子發出一聲冷笑,道:“天輝七子、地煌五杰,看來兩位城主真是手筆不小,竟讓你們到了個全數!想必盯上青緬城這塊肥肉可是不少時日了吧?”

“哎呦呦,瞧您說的,我們兩家城主可都不是初闖江湖的愣頭小子,當然要準備多些了。更何況這小小段莊還真是與萬靈派有些瓜葛,否則我們十二人盡數來此,豈不是大材小用了?”

“萬靈派?”青面男子有些遲疑,他之前可沒趕上兩派之間爭論此事的時候。

而呂明昊更是面色一震,聽得認真。

“是啊!若不是段家竹那個老東西前些日子還來了一遭,城主怎會給我這個苦差事!”孫客冉身后,一個身姿妖嬈的夫人帶著怨腔說道。

“你說師父來過!”

聽得‘段家竹’這三個字后,呂明昊就像被線牽動一般不由自主地往前大跨一步,慌忙問道。

“這是哪來的小子?”孫客冉身邊又有一男子皺眉問道,對他所言的‘師父’二字可是極為敏感。

聞言,十二人中又有一男子忽然指著呂明昊,揚聲喊道:“他是萬靈山失蹤的小子!段家竹的親傳弟子!”

“什么!”其余幾人一驚,隨后更有了幾分歡喜之意,“真是想不到啊,居然讓咱們如此走運!正好捉了他回去,也省得萬靈山敢找麻煩!”

說著,就見這十二人身形微動,想要上前捉拿呂明昊,但對青面男子和那不知是何深淺的女子確有忌憚,所以只好先將其二人聯手解決。

“還我爹命來!啊——”

突然之間,趙銘義仰天怒喝,面目猙獰額筋凸顯,滿臉充斥著赤紅血色,已是分辨不出半點清醒樣子來,幾乎瘋狂一般猛掃著手中長棍,對孫客冉等十二人猛然敲來。

“不自量力!”

一男子見趙銘義此時氣力已沒了大半,卻還只身前來螳臂當車,頓時不屑一哼,跳出人群與前者接起了招。

不過此時的趙銘義滿腔暴怒,就算是揮出十二分力,但也大多是魯莽出招,怎能敵得過他,三兩個回合便被那人抓住破綻,狠狠一拳打在趙銘義側肋,令其難堪重負,當場噴出一口鮮血就被擊退回來。

“啊——啊——”

趙銘義嘶吼著,知道自己對他們無能為力,也提不起勁再去拼命,現在卻只得捂著傷處,狠命錘鑿著地面來發泄心中悲怨,看著那顆漸漸冰冷變色的頭顱,不甘地憋出兩行淚來。

“還莊主命來!”

“還門主命來!”

在趙銘忠落敗之后,身后紅紋門與段莊的弟子非但沒有士氣大降,反而如同沸騰的熱水一般,唯恐落后地拼命涌來,頓時兩道人潮駭浪如隨風肆虐,攜著震天怒喝打殺過去。

不過這回十二人中卻沒有再出手的,只是見孫客冉一揮手,不算之前跟在他身邊與青面男子周旋的十幾個修真者,卻又忽然從旁邊樓閣中飛出近百道身影,一眼看去,原來今日圍觀他們青緬城內亂的外來人竟全是孫客冉的內應!

眾人見狀都是一陣驚詫,這些人的反身相戈對青緬城而言可又是一出雪上加霜,只是他們想到這些人方才還三言兩語說著為青緬城主持公道,都是升起滿腔的憤恨難消,切齒痛心。

如此迫在眉睫的時候,兩派弟子也不會因眼前突來的阻礙有所遲緩,只見他們個個戰意似火,兩團人中光芒暴漲,一股股熱浪侵襲,著實壯觀駭人。

而孫客冉的這些手下,面對兩倍于自己的人數,居然也是怡然不懼,操持著各色法器迎風直上,雖是人數單薄,卻在威勢上不落下風。

一觸即發,又是一起暴,亂景象在城中展現開來。

此時有人牽制住了那一大幫青緬城的弟子,孫客冉等人看著孤身勢弱的呂明昊三人,頓時面露冷笑,隨后各施本領,從天上地下連連包圍,要困住他們來個甕中捉鱉!

呂明昊可是被眼下情況嚇得有些呆滯,這些人眼看就不是什么易與之輩,若不是好歹跟著女子闖蕩了些事情,又是出身豪門大派,多少仗著幾分膽氣才沒嚇出個好歹。

不過就在呂明昊如此面色慘白之時,卻聽從他嘴中匪夷所思的喊出一句:“別打啊!你們別打啊!”

女子與青面男子一驚,孫客冉等十二人也是對這突如其來的呼聲微微詫異,紛紛將目光從女子兩人身上撤下,關注到了正在心悸之余,又一臉焦愁看著旁邊動,亂的呂明昊。

“呦!真不愧是萬靈派出身,真是深明大義啊,死到臨頭居然還有心思管別人!”

其中一個青年婦人眉梢一挑陰陽怪氣地笑說道。

“啊……我……”

回過神來,呂明昊才發現十幾雙眼睛正目不斜視的打量著自己,頓時心中緊跳,不知所措。

“你這小子真是不知輕重!還去管別人的閑事!”青面男子大叱一聲,然后一把將呂明昊拽到自己身后,轉身振臂沉肩,蓄勢待發。

孫客冉嘴角斜揚,道:“閣下既然如此決定,可休要怪我們以多欺少了!”

說罷,就看他們十二人同時張馳而來,突然間便是利劍脫鞘般,十數道光芒肆意,向呂明昊三人齊射。

“快滾開!”青面男子見他們如此動作迅速,頓時面色一變,抓著呂明昊肩膀就將他扔出十數丈遠,然后下盤一弓,就見其周身狂涌出與他臉色相襯的一團烏青濃霧,去擋那些光箭。

女子自然也不束手就范,在呂明昊被甩出的一瞬,她手上便已然多出了那一只青翠玉笛,隨著樂聲幽傳,一層模糊光罩也是漸漸將其籠罩。

“那女人也不簡單!”不知從誰口中喊出一句話來,就看著十二人中,頓時有七人找上女子,與她周旋纏斗在一起,縱便女子修為高深、手段詭異莫測,卻也顯得力不從心,只被逼得節節敗退,除了防身招架也再沒有什么還手余地了。

青面男子眼看著原本跟他打得起勁的一人,突然轉身歸到女子身邊,頓時雙目圓睜,怒氣橫生的大喊道:“嘿!你這混蛋!覺得我比不上個婆娘!”

說罷,便拼著一股蠻橫勁頭,從眼下幾人的包圍中硬闖出去,飛馳道女子那邊,也不管不顧其他的人了,竟然就追著那跑開的男子一通猛打,招招狠手,步步緊逼。

“你……你這瘋子!”

單打獨斗,那人自然不是青面男子的對手,只是他和孫客冉一般,在躲閃功夫上見長,因此只好狼狽跑著,趁機回首怒喝幾聲。

之前青面男子的橫沖直撞太過突然,孫客冉一行人都沒敢及時出手,此時緩過神來,便都是互相使了個眼色,擺好陣勢對青面男子圍追堵截,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打壓下了他的兇猛攻勢,還趁其不備狠狠擊中擊掌打在青面男子身上,后者難忍重創,徑直被打在地上,口鼻溢血,面色痛楚。

“混蛋東西!合起火來打我一個!有本事跟老子單打獨斗!”即便是落得如此慘敗,青面男子還是強忍著疼痛,將嘴角鮮血嘬回腹中,不忘在嘴上逞強,沖眾人怒喝罵道。

聞言,孫客冉不屑一笑,道:“怎么?現在又不是方才要逞英雄的時候了?”

“呸!老子這輩子就恨你這種卑鄙小人!”說著青面男子又挺身站起,但只是狠啐一口,恢復著體內傷勢,沒再沖動上前。

與他們爭執口角時候,女子也飄至青面男子身邊,指尖夾著玉笛,少有地從臉色上看出幾分怒火。

“小前輩!王大哥!”

遠處呂明昊怎么甘心看著他二人去以多敵少,便慌忙向這邊跑來。

“臭小子你別給老子添亂!”青面男子見狀立刻怒斥,“想老子死得早就趕緊過來!”

“可是……可,我不能看著你們……”呂明昊大急,想要勸說青面男子。

“看個屁!愛管閑事就去跟那堆人攪和!”還未說完,呂明昊便又被一句怒斥駁了回來。

女子此時也冷眼掃了掃呂明昊,接口道:“還不快去?”

看來青面男子千說萬道也是抵不上女子一眼厲令,呂明昊也是不知為何對其竟有一種心底而發的懼意,聽她也如此說著,呂明昊還是不敢再有異議,連連點著頭,就朝那三百之余的人群跑去。

孫客冉等然看著呂明昊跑去也并未阻攔,只是現在看著女子二人更像是了獵物一般,對待掌中之物,自然也不會再有什么急迫心情。

……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