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霸星祭(上)
作者:刀疤楚 更新:2019-11-22

ps:由于之前實習以及找尋寫這篇章的資料,導致用了很長得日子沒更新(由于這幾章會嚴重作死,以及鄙人太懶得原因)

  到底倒吊男跟艾拉之間昨天下午以及晚上的恩怨有什么結果,食蜂不知曉,唯獨知曉艾拉當晚是凌晨才回來的,也無法想通是怎么通過舍監大媽的那關。而且在早上,當食蜂還在賴床的時候,已經重新出去。

  由于大霸星祭是學園都市的一個為期三天的大型活動,在活動期間,學園都市開放一切通道允許非學園都市內的人員進入,籍以此機會來向外界暗示:我們學園都市每年都會產生無數的新變化。為了應對進來的人潮,自然需要大量的人手來維持秩序,只不過來客比較少會出問題,畢竟是來參觀跟散心的,警備人員對他們大多數的服務都是解答。相反,警備人員要擔心的是學園內原本就吵鬧的學生,進一步鬧事。

  第一波如果潮水般擁有的人群已經陸續走向學園都市內的其他學區方向,艾拉這邊總算抽得出少許空閑時間來伸個懶腰,好讓疲倦的軀體獲得極少且寶貴的休息時間。干脆找天去拆了倒吊男的窩點,把他拖出來暴打一頓吧。艾拉倚坐在自己停放在路邊的愛車上,趁現在這時間段胡思亂想著,只不過又有新的來客前來咨詢了:

  “打擾下,請問第七學區怎么走,我們似乎剛開始從其他入口進來,繞遠了。”

  艾拉回過頭來正準備回答來者的問題,卻覺得來者跟自己認識的人有幾分面熟,不由得打量起來,而來者也是一樣。只不過前來咨詢的男子突然覺得自己怦然心動了一瞬間,呆了呆后又恢復正常,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老毛病惹來不必要的桃花運了。然而面前的黑發美人確實充滿了異常魅力,無論是那件有點厚,但是仍然能突出身材的警衛員制服,或是那份不遜于任何男子的氣質跟神態,以及那雙似乎能洞察自己一切的金黃色眼睛,眼睛?估計是帶了有色的隱形眼鏡吧,畢竟如果是學園都市內科技結果讓人的眼瞳顏色也改變了,這也太令人吃驚呢。

  “哎呀哎呀,孩子的爸似乎又犯病了么,必須要治理下~”

  只不過跟著男子前來詢問的還有一名女子,對比男子比較隨意的打扮,女子的衣著以及氣質完全就像是哪家豪門貴族的大小姐。只不過,這名“千金大小姐”似乎對當前男子著迷的態度很不滿意,已經抽手從手提小包里頭似乎要掏出點什么東西來。“唔,請問兩位是上條少年的家人吶?”

  在男子要大禍臨頭前的瞬間,艾拉這樣的一句話,把“千金大小姐”以及男子之間緊張的氣氛驟然化于無形。

  “哦?請問警衛小姐你也認識當麻他?不對不對,警衛小姐居然認識當麻,那么肯定是當麻平時給警衛小姐添了不少麻煩,感謝你對當麻平時的照顧。”

  “千金大小姐”聽到艾拉的說話后,神態馬上180度大轉變,扯了下男子,并給了艾拉一個鞠躬禮。

  艾拉在與男子眼神第一次接觸時,已經偷窺出必須的信息,自然能裝作猜測這對奇怪的夫妻的身份。艾拉略為有點驚訝恰好遇上熟人的家長,稍微回憶下今天班級的行程安排,對上條家的兩人說:

  “現在上條少年他們已經在開始比賽了哦這邊暫時沒太多事情,我可以申請離開一會——”

  艾拉正準備跟其他臨時搭伙的同伴打個召喚,帶上條夫妻去比賽場地時,聯絡設備突然傳來了倒吊男的聲音:“緊急事情,盡快處理。”

  艾拉聽了后,不由得輕嘆了一聲,只能帶著惋惜的表情對上條夫妻說到:

  “我還有事情要去做吶,無法帶你們去找上條少年呢,你們沿著這條大路走下去吧,應該會找到上條少年他們的。”

  說完艾拉望了下臨時的同伴,那邊似乎已經收到了通知,向艾拉點了點頭,似乎表示能撐得過來。艾拉也不客氣,跟上條夫妻道別后,以最快速度把愛車開動,重新與倒吊男通訊起來。

  “好歹讓我歇一歇行不行,我從昨晚忙到現在吶,不時還有妹控軍曹以及英國那些外援么。”

  “對于昨天的事情,我也感到少許遺憾,畢竟你事前沒知會我,我以為你平常造成的那些道路劃痕單純是針對我的惡作劇而已。而且你不是已經重新刻畫回來了?”

  “要道歉也好歹加多點語氣進去吶,你這演技太差劣了。而且昨晚還是有部分學區沒覆蓋到,另外到底又要解決什么問題?暫時我好像沒感覺出什么異常。”

  “學園都市由于是科學的都市,自然不屬于任何魔法教派的地盤,而這幾天恰好是公眾開放日,因為,也相對變成不屬于任何魔法教派但又恰好可以提供給一切魔法教派進行小偷小摸的地盤了。土御門他們我已經委派他們去處理明顯而且棘手的問題,但是你這邊——”

  倒吊男頓了頓,似乎需要組織下語言跟艾拉解釋清楚當前的情況:

  “暫時只是收到有其他魔法教派也要在都市內交易的消息,但是具體情況全都是空白的,因為順著線索摸下去,摸到的只是無盡的疑問,因為其他目擊者以及所謂的情報人都疑似被洗腦或者失去了記憶。”

  “似乎是藏得很深的事情吶,莫非是哪什么?對,那個叫onepiece的寶藏要交易么?還是魔法少女加奈子里頭那樣的寶物?”

  艾拉開著道奇戰斧狂飆并與倒吊男開玩笑的同時,以最小規模的情況喚醒自己體內的魔法,與學園都市內,她之前刻畫的魔法符印進行共鳴,形成出類似蜘蛛網結構的沒,魔法網絡,畢竟倒吊男也無法同時把所有路段都監控,何況倒吊男從來都不可信,自然艾拉寧愿自行組建一個屬于她自己的魔法網絡。

  “你這是吐糟你自己這段時間太累了么?至少我完全不覺得你的軀體機制會讓你產生疲倦。閑話少說,因為之前派遣的人員反映的信息,跟我在監控里頭看到的完全是兩碼事,更多的是,派遣人員還未接近目標就已經失去正常思維了。”

  “這樣說的話,似乎更像是被心靈控制吶?有具體的目標了么?”

  “已經無法靠人手來反映了,因為每個人說的都不同。暫時相反我從監控上觀察的情況,初步判斷,恐怕跟新月教派他們有關聯。”

  “那些人不是向來跟羅馬的教派不和的么,明顯他們的聯系對你來說,是一定程度的好事吶。”

  艾拉明顯起了隔岸觀火的心態,行駛速度也慢了下來,畢竟還專心查看下自己感覺到的異常,而亞雷斯塔明顯不認同艾拉的觀點:

  “但是學園都市自始至終,都不屬于任何魔法派系的地盤,有了一次,以后難免會有第二次,何況我不想跟任何魔法教派有過多的瓜葛,至少明面上是這樣。”

  “的確看樣子你們這世界里頭,魔法教派之間的矛盾也夠喝一壺吶,但是新月教派他們的打扮似乎很明顯的啊,這樣也找不到?”

  “已經有頭緒,因為畢竟我相信我科學上的監控系統,但是派遣人手上,人手卻都表示找不到有這樣打扮的人。哪怕是目標在監控里頭就在搜索人員的身邊。”“那么已經鎖定目標吶?”

  “只能暫時是鎖定幾個,至于哪個才是,仍然有待你去驗證,幫我驗證下吧。”

  艾拉的愛車由于要方便執行不見光的私活,自然也改裝了一個顯示屏幕,在學園都市的大地圖上,標注出幾個緩慢移動的紅點,方便艾拉前去檢查。只不過這些紅點都很分散,哪怕是以最快速度狂飆也需要大量的時間,何況現在學園都市內,由于運動會的關系,很多道路都變成了限行甚至禁行路段。艾拉再環顧了下四周,也是人山人海,看來還是需要倒吊男額外協助了。

  “把今天路段狀態以及預測也傳過來,不然我也不好辦吶,另外他們之間有沒什么共同特征?”

  艾拉趁倒吊男在傳輸資料過來的途中,繼續張望附近的路況,瞄準好最近的目標后,直接沖上人行道,盡量在不影響自己以及他人的情況下,高速狂飆。

  “除了知道都是同一航班過來以外,沒有其余特殊共同點,當然,也不排除都是新月教派的人手,畢竟相比倫敦、羅馬或者俄羅斯他們的教派規模,新月教派的人數向來更多。”“論虔誠的確,但是也能有這么多魔法師?”

  有倒吊男的學園都市系統協助,艾拉的確會事半功倍,已經開始接近第一個目標了,只是艾拉在越接近時,越覺得有種異樣,的確像魔法的感覺,但是更多是感覺像心理暗示或者是催眠!

  催眠!艾拉猛地醒悟過來,再定一定神,總算發現混在人群中的第一目標,明明目標的裝扮跟旁人完全格格不入,但是旁人卻連一眼也沒有看目標,就如同目標是完全不存在的樣子。而且目標如果是有問題的話,應該會察覺出艾拉沒有陷入催眠狀態,而有所警惕的。似乎面前這個只是誘餌?

  艾拉也不敢確定,但也只能先直接用愛車堵路,只不過目標似乎視若無睹一般,只是直接繞開就沒再理會了,艾拉只好再主動伸出手來拉一下目標,只是拉的一剎那,艾拉又一次陷入異常的催眠里頭,腦海里頭不停閃出很多莫名其妙的念頭,但是艾拉仍然盡量壓制令自己走神的雜念。集中精力去捕捉發出這些雜念的最終魔法來源,然后感覺到好像是什么東西破碎了一樣,雜念消失了。

  而目標也突然從之前的漫不經心狀態里頭醒了過來,看著艾拉扯著自己的手臂,覺得奇怪但也似乎覺得有種解脫的感覺,如同溺水者抓到救命繩索一般,開始用異國的語言來跟艾拉扯起上來。艾拉壓根聽不明白目標的語言,只能揭起頭盔上的鏡片跟目標對視起來,四目碰觸了一會,目標稍微安靜了短暫時間后,又一次重復道:

  “你好,我也不明白到底發生過什么事,你能幫忙嗎?我似乎迷路了,而且怎么問旁人,他們剛才也好像沒看到我一樣。”

  的確,現在人群當中出現如此打扮不同的人物,大家開始有所側目,雖然更在意的是直接把摩托開上人行道的艾拉,不一會,就已經有不算太急的游客,停下來湊熱鬧。

  “我很樂意幫你,但是你稍后必須如實交代你的情況吶。”

  目標聽到艾拉的聲音,稍微皺了下眉頭,但馬上也同意地點了下頭。雙方花了十多分鐘,總算互相交流好各自需要的信息。目標只是一名中東地區受到指派,來學園都市進行醫學上的學術交流,而不是有什么特別目的。只不過由于是第一次到來,在飛機上,有位熱情的兄弟特意以低價向他們兜售這張特別精心制作的羊皮紙地圖。由于手感以及做工都很好,飛機上很多人都有購買,畢竟哪怕把匯率兌換會去日元,這羊皮紙地圖才價值數千日元。

  只不過購買后,現在在學園都市內就開始出現問題了,自己一直覺得好像有點迷迷糊糊的狀態。而且旁人也好像對自己視而不見的感覺,原本以為單純是語言不通,但是每當有指著地圖上某個地點,來咨詢別人時,自己又會陷入奇怪的意思模糊狀態,如同身處在一座看不見的迷宮里頭。

  艾拉只能先通過手機把電子地圖以及導航系統傳過去給這名可憐人,作為跟他索要這份地圖的條件,有了電子地圖的協助,這名可憐人已經先行離開。只剩下艾拉還留在原地審視這份羊皮質地圖。由于之前自己的介入,似乎施法者已經切斷了維持的魔力,自然無法再次追蹤到來源。但是如果這樣判斷,艾拉之前布下的魔法網絡,檢測到的恐怕也只是誘餌,現在最需要的,還是繼續跟倒吊男去商量:

  “似乎遇上棘手問題吶,這條大魚藏得很深,能調查之前飛機上是否有監控記錄么?” 起點中文網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