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大結局
作者:愛吃的懶洋洋 更新:2019-06-27

  車恩尚這邊急急忙忙的趕往機場。兒另一邊的S.H.A五星級酒店里,各色男女來來往往的穿梭在宴會上,相符談笑著。

  于珊一臉愁容的看著身前幾人。“怎么辦,他們四個就要正式訂婚了,恩尚姐回來怎么辦。”

  劉rachel原本淡漠的臉上也帶著絲絲著急。就連一向沒心沒肺的李寶娜這回也是臉色不好的站在一旁。“誰會想到這時候金會長會進醫院,也不知道車恩尚到底死哪去了。怎么一個電話也沒有。”

  尹燦榮拍了拍李寶娜的肩膀安慰道:“放心,車恩尚那身手有誰能比的過,再說了崔英道不是在查了嗎?”

  崔英道則是黑著一張臉站在那里,這幾天大概是因為車恩尚的事情。原本每天圍著他轉的于珊這幾天除了問車恩尚的事情就沒有跟他說過其它的話。原本因該開心的崔英道卻不知道為什么心里有些淡淡的失落。

  這邊幾人是一副愁云慘淡的樣子,金嘆那邊也沒哈坡道哪里去。房間里四個人臉色各異的人坐在一起,有開心的,有淡漠的、有陰沉著臉的、又無奈的。范監理的氣氛很是怪異。

  不一會兒,就有一個服務員打開房門走了進來。“時間到了,幾位可以出去了。”

  金嘆率先黑著臉走出了房間。其他三人這是跟在身后先后來到了大廳的舞臺上,矚目的燈光照射在四人身上。司儀正在說開場白。

  開場白說完,便笑著介紹幾位新人。“相信大家知道這次是帝國集團二公子的生日宴會。但同時也是帝國集團兩位公子的訂婚宴。”

  “當然了、、我們二位公子的另一半也是大家眾所周知的集團千金。大公子金元的未婚妻秀娜小姐、auyie集團的獨身女,,另一位則是二公子金嘆的未婚妻任云云小姐,,S.H.A.團董事的獨身女。讓我們一起為他們祝福吧!”

  司儀話剛說完,門口的大門被人緩緩的推開了,全賢珠穿著與以往完全不同風格的黑色貼身晚禮服,一雙白皙修長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讓在場男人咽了咽口水。原本的卷發全都松松垮垮的扎在腦后。臉上畫著從沒有過濃妝,整個人看起來高貴而性感。

  一幫的車恩尚則是一頭卷發隨意的散在肩頭,淡紫色的薔薇水晶發夾將額前的碎發全部往后卡住。一身紫色的單肩拖地晚禮服將原本凹凸有致的身形顯得淋漓盡致。整個人不服往日的清楚可愛,看起來高貴優雅。

  兩人一進宴會廳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金嘆先是一陣竊喜,不過很快就黑了臉。

  金嘆旁邊的金元臉色則是變換不停,一會兒欣喜,一會兒惱怒,一會兒苦笑,但更多的則是無奈。

  “呀、那是車恩尚跟賢珠姐。”李寶娜瞪大雙眼看著正緩緩向前臺走去的兩人。用力的拉了拉尹燦榮的衣服。

  尹燦榮看到兩人則是松了口氣,寵溺的摸了摸李寶娜的頭發。

  劉rachel也露出了一個淺笑,嘴角的揚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一旁的李孝信看了看舞臺中央那個與平日無安全不同風格妖嬈女人,再看看身旁嘴角微翹的女孩。臉上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伸手摸了摸劉rachel的頭發。

  周圍人都用曖昧的眼神看著兩人,劉rachel轉身對著李孝信就翻了一個白眼。于珊這下則是測底的放了心,這會兒又串到崔英道身旁開始嘰嘰喳喳說的不停。

  崔英道臉色看起來是一臉不耐煩的神色,不過心里卻是一喜。嚇了崔英道一跳,連忙打住心里怪異的感覺。

  趙明秀看著這一對對出雙入對的人就是一陣羨慕,拿起酒后一溜煙跑去了美女成群的地方。

  車恩尚挽著全賢珠一步步走到了前臺上,看了看站在一起的四人。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假。上臺后完全無視了金嘆走到金元面前就是一記冷眼,然后笑著走到旁邊一臉淡然的如人面前。

  緩緩俯下頭在她耳邊輕輕說了幾句,崔秀娜的臉色從鄒眉變得一臉笑意。然后對著車恩尚點了點頭從司儀手上拿過話筒。“大家很驚訝吧!其實要跟帝國集團大公子訂婚的對象并不是我。而是這位全賢珠小姐。”說著抬手指了指一身黑色貼身禮服的全賢珠。說完將手里的話筒遞給司儀轉身走下臺。

  底下人一陣喧嘩,都在竊竊失語。崔秀娜的家人都是一臉怒意的看著自己面前的女兒。不過聽完崔秀娜的話,幾人的臉色立馬由憤怒變得格外興奮。

  車恩尚見完美的處理了擔憂的事情,這才松了口氣。她可是花了大功夫才說服了全賢珠,這下子事情解決了心里測底的輕松了。此時的車恩尚這完全將金嘆給旺仔了后腦勺去了。

  金嘆從車恩尚出現后就一直盯著她,原本臉色就不是很好,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敢無視她。

  感覺到背后一陣寒意,車恩尚回過頭就看到臉色黑沉的的金嘆。臉色有些古怪,她貌似好像完全將金嘆給忘記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沖金嘆揮了揮手。

  金嘆則是黑著臉轉身就走,車恩尚見狀趕忙跟了上去。留下了一臉怒意的任蕓蕓,她沒想到計劃了這么久的事情就因為一個保姆女就毀于一旦。手指緊握成拳,指甲深深陷進肉里。可此時的任蕓蕓卻想不到就在幾個小時前,她老爸已經不再是高高在上的S.H.A集團董事了。

  這邊的生日宴繼續著,不過由原來兩隊新人變成一對。不過卻要比剛剛的氣氛跟家歡樂和諧。

  車恩尚一路上一直追到了金家別墅,車恩尚一臉無語的看著前面腳步不停的金嘆。只得嘆了口氣跟劉上去。誰叫這是她的錯呢!

  金嘆走在前面卻時刻聽著后面的聲音,知道車恩尚一直跟在身后。嘴角翹起一個微小的弧度。

  車恩尚一直跟到金嘆的房間里金嘆才停了下來,臉色黑沉的坐在自己的床上。車恩尚擦了擦額頭的汗漬。走上前坐在金嘆的旁邊,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服。“嘆、、怎么了。”

  金嘆則是黑著臉不說話,車恩尚沒辦法知道坐到金嘆的對面繼續開口。“你生氣了,我那天給你打電話你關機了,后來坐飛機的時候手機掉了。我想回來的時候給你一個驚喜。”   還是沒有反應。   “對不起嗎?跟你道歉好不好。”   還是沒有反應。

  “要不我親你一下你原諒我好不好。”說完車恩尚湊上前在金嘆的唇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車恩尚這下子有些喪氣了,這人怎么都哄不好啊!不過還是深吸了口氣用手搓了搓金嘆的胸口。“不生氣了,我給你做一個月的飯好不好。”   還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車恩尚這下也是火了,蹭的站起身來。“呀、金嘆、不要太過分了好不好,我還沒跟你計較任蕓蕓的事情呢!你居然先給我擺臉色。”車恩尚想著長這么大還沒跟誰這么低聲下氣過。

  今天什么好話都說盡了金嘆居然不買賬。想著就是一肚子火,轉身就往外走,只是沒走幾步就被一只大掌給拽住了。車恩尚自覺的一陣天旋地轉,等她反應過來就已經被金嘆給壓在了身下。

  車恩尚一臉怒意的看著金嘆。伸手去推壓在身上的金嘆。“呀,金嘆你發什么瘋啊!”

  金嘆一把車恩尚的手給按在了頭頂,黑著臉就吻了上去,如果說是吻,不如說是啃咬。其實在車恩尚道歉的時候就已經消氣了。只不過想在逗逗她而已。

  沒想到車恩尚的脾氣也這么大,動不動就準備走人。這樣想著金嘆唇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感受著唇上傳來的微微刺痛感,車恩尚松了口氣,看來金嘆是消氣了。感覺到壓制住自己的手偶寫松動,車恩尚掙脫開金嘆的束縛。伸手環住了金嘆的脖子,緩緩的回應起那個炙熱的吻。

  感覺到車恩尚的回應,金嘆面上一喜,雙手也開始不安分的動了起來。在車恩尚胸前不輕不重的揉捏起來,呼吸聲也越發粗重起來。

  感覺到車恩尚并不反對,金嘆的動作也越發放肆起來。一把將車恩尚胸前的單肩禮服給拉了下來,露出了雪白的一團,一件白色的蕾絲內衣靜靜包裹兩團柔軟。金嘆咽了咽口水,薄唇順著脖子緩緩的吻了下來。

  車恩尚被吻的意亂情迷,等她反應過來時,發現兩人自己的衣服在不知道什么時候脫光了,金嘆正在她胸前吻的起勁。

  車恩尚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連忙伸手去推身上的人,用力的針扎起來。

  金嘆一只手將車恩尚的手舉在了腦后,繼續埋頭在車恩尚胸前啃咬起來。看著那雪白的兩團上布滿的紅印,心里頓時滿足起來。

  感覺到車恩尚的掙扎,原本還怕太重壓倒車恩尚的金嘆也顧不得那么多了。將整個身子壓了上去。

  感受著抵在腹部的堅硬物體,車恩尚的身子頓時僵住不動了。

  金嘆很滿意車恩尚的舉動,手從腹部慢慢的下移,抬腿將車恩尚緊合的腿分開。擠進她雙腿間,手在柔軟的地方開始不輕不重的走捏起來。

  車恩尚有些害怕起來,從下身傳來那種異樣感覺讓她害怕有期待。手不知覺的將床單握成一團。

  感覺到車恩尚的放松,金嘆腰部猛的用力。將自己的火熱埋入車恩尚的身體。

  撕裂班的疼痛讓車恩尚瞬間清醒過來,身子也開始扭動起來,抬手推了推身上的男人。“你給我出去。”

  “乖,別動。”低沉沙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金嘆顯然是已經動情。感受到身下女人隨意扭動的身體。金嘆低頭封住了車恩尚的唇,開始緩緩的動了起來。

  夜晚的月光透過玻璃窗射進房間,床上兩個赤裸的身影緊緊的糾纏在一起。分不出彼此。

  親們,,文道這里就完結了。。。。。謝謝親們的支持。。。。。。。。。。。。。。。。。。。。。。。。。。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