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家族舞會
作者:赤冷軒 更新:2019-12-11

  豪華的大樓,舉行一個上流社會貴族的狂歡,令那些平常人望而卻步。華麗耀眼的燈光亮如白晝,優美柔和的音樂如同人們的心情一樣飄揚旋轉,名貴的地板上印出斑駁而美麗的剪影。

  高樓上的燈已經陸陸續續亮起來,就像是好幾顆星星落下來,在對我眨眼睛呢!接著,一盞盞燈就像是一只只螢火蟲在空中飛舞,等到天空完全暗下來,霓虹燈也亮起來,這下,整座大樓仿佛穿上件閃亮的新衣服:一盞盞霓虹燈千變萬化,一會兒紅,一會兒綠,一會兒半紫半黃,真是五光十色;還有那變幻無窮的形狀,又像彩虹,又像鮮花,這是那衣服上美麗的花紋,一條條公路,一片金光,像是一條條彩帶,高樓頂上的燈光好像是閃閃爍爍的寶石,裝飾著衣服,忽然,眼前一片亮光,令人迫不及待的想抬頭看個究竟,!在黑夜的襯托下,整座大樓上下全都發出彩色的光芒,黑夜就好像變成白天,一個個小燈泡像天空中數不清的星星,放出的光芒簡直是沖破云霄,亮得眾人都睜不開眼,放眼望去,這里一片綠光,那里又像有一片云彩在舞動,再前面又像天上的銀河到地上,堆成一條發光的絲帶,夜晚的燈光真是變幻莫測,五彩繽紛,讓人深深陶醉在其中,看著萬家燈火齊放的圖畫。

  大樓外停放著許多名牌豪車,我和天雅等人優雅的走了進去。浪漫與莊嚴的氣質,挑高的門廳和氣派的大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盡顯雍容華貴。清新不落俗套,白色灰泥墻結合淺紅屋瓦,連續的拱門和回廊,挑高大面窗的客廳,讓人心神蕩漾。文雅精巧不乏舒適,門廊、門廳向南北舒展,客廳、臥室等設置低窗和六角形觀景凸窗,餐廳南北相通,室內室外情景交融。

  白木柵欄,尖聳的褐紅色屋頂,青綠草坪,充滿異國情調,別墅內歐式壁櫥、古典風格的暗格酒柜,設計之獨具匠心從這一處處細節可見一斑。

  “典小姐,您請跟我來。”一個穿著燕尾服的女傭走了過來,恭敬的對我頷首道。

  “天舞,你去吧!我們遇到了許多好友,先過去咯。”尹天雅善解人意的笑了笑,和藍楓他們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恩。”我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跟在女傭的身后,說實話,我第一次來影家,還……真的不識路。

  女傭帶我來到大樓的中心,這里好像是一些比較老一輩的人呆的吧?還有……影氏的少爺小姐。我這個外人還有機會?雖然說我在社會上的地位狠高,但是……這里面又有什么隱情呢?

  “老爺,少爺,人帶來了。”女傭在一個帥氣的中年男子面前停下,恭敬的說了一句。我探了探腦袋,身后是一身白色西裝的影陘南……她的身邊還有一個美麗高貴的少女。

  “你就是典憂裳?”帥氣的中年男子打量了我一眼,又看向影陘南,隨后,問了一句。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習慣性的點了點頭,眼神里沒有那所謂的恭敬,我是不會向任何人露出這種的眼神滴。

  “你是哪家的千金?”中年男子,也就是影陘南的父親--影嘯,別有深意的問了一句,他這句話一出,我的心里有些微怒,表面上依舊笑得淡雅新然:“伯父,您這句話是什么意思?您難道不知道嗎?這種情況,您應該狠清楚我的身份吧!”

  見我如此咄咄*人,影陘南俊眉微皺,身旁的少女依舊一臉的笑意,影嘯頗有風度的點了點頭:“不錯,果然是五大家族的人。”

  我在心里冷笑,臉上露出一抹優雅的微笑:“伯父,請問您找我有什么事嗎?”

  “介紹一下,這位是宮上琴。宮上家族的獨生女。”影嘯為我介紹影陘南身旁的高貴女子。我這才看清她的全貌。

  白皙的皮膚在燈光的照耀下似乎吹彈可破。細長的柳葉眉下面一雙大大的眼睛,紅寶石般的瞳孔映出周圍的一切,長長的睫毛隨著眼睛的眨動上下飛動。小巧而不失細致的鼻子均勻地呼吸,如薔薇般誘人的紅唇微微上揚。

  “你好,我是宮上琴。”她友好的向我伸出手,我也友好的回握著:“你好,我是典憂裳。”

  PS:除了五大家族之外的其他四大復姓家族之一的宮上家族。另外三個家族就是,千上家族、東方家族以及夏侯家族。他們與五大家族并稱為全世界的九條龍鳳。

  “伯父有什么事請您直說。”我有些厭煩的說了一句,語氣微微冷了下來。

  影嘯爽朗的笑了笑,說道:“哈哈……不錯,我比較喜歡直爽的人,既然這樣,我就直說了。今天就要當著這些豪門的人面前,你和宮上小姐比試一番,然后,我會選擇影最佳的未婚妻人選。”

  他話音剛落,我整了整思緒,OHMYGOD。敢情是這樣啊!可是……我并不想成為影的未婚妻。不僅僅是影,任何人我都不想。

  “可我……”還沒等我說完,另一個天籟般的聲音傳入眾人耳際:“伯父,小裳和影少爺沒有關系。她是我女朋友。”

  我轉身望向說話之人,呃?安銘晰?!神馬情況?

  “晰,你怎么在這?”我看了他一眼,疑惑的問道。似乎在幫我解答疑問,影陘南冰冷的聲音飄入我的耳際:“夏侯銘晰,夏侯家族從小失散的夏侯大少爺,近星期在美國找到他。”

  額?安銘晰是夏侯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夏侯銘晰,天吶!為什么我不知道?難道久居‘孤島’孤陋寡聞了?額……太變態了。

  “哦~~”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隨即,恢復了之前的淡然之態。

  影嘯意味深長的看著我,不知道在想什么,我無所謂的等他‘判決’。

  “典小姐,他是你男朋友?”

  “不是。”“是。”

  兩個聲音同時響了起來,我瞥了安銘晰,噢不,應該是夏侯銘晰一眼,然后加了一句:“他是我以前在美國認識的,現在不是了。還有……就算這樣,我也不會參加今晚的什么XX比試。我對這個沒興趣。”

  我看到了影陘南眼中閃過的一絲痛楚與落寞,而夏侯銘晰則是相反,他則一臉的笑意看著我。我甩下一句話,便轉身離開,給主人留下一抹美麗的倩影。

  夏侯銘晰看了眾人一眼,也快速的跟了上來。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我靠,今天倒什么霉啊!杯具。

  “各位來賓!大家晚上好。很高興各位能夠抽空來參加影氏家族舉辦的舞會,現在有請影董事長為我們講話。”一個身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邁上了高臺,赫然是那影嘯。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