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化妝舞會
作者:牡丹玫瑰 更新:2019-11-19

我們回到家已經是下午四點,七點舞會就要開始了,我們開始梳頭化妝。坤叔和小磊早就換好了衣服,陪著哲瀚在玩具房玩。晴晴與我在我的臥室,真是忙得不亦樂乎。

“叮咚……叮咚……”應該是博涵來了,果然,他馬上就出現在了我們房間門口,晴晴見了他,為了避免尷尬就走出去,我喊都喊不回。

“你們什么時候弄的衣服?”他雙手插在口袋里問我。

“下午去租的。”我坐在化妝柜前抹上了口紅,他走過來扶我肩膀看鏡中的我,噗嗤一笑。

“笑什么?你等下也要換。”

“給我也租了?”他訝異。

“對。”他聽了以后竟然露出了絕望的神情。我把衣服從柜子里面取出,給他。

“夜禮服假面,穿上。”

“夜禮服什么?是誰?”

“美少女水冰月的恩人。”我沒說是老公,免得他想太多。

“我不穿。”他說。

“多帥呀,小磊要跟我搶我還不讓。”

“穿著奇怪。”

“我們可是去化妝舞會,你不扮演個角色怎么行。”

“我這身不可以?”他穿了一套普通上班的西裝,在我眼里他是極帥的。

“不行。”我否決,他躺到床上來反抗我。囔囔說到:“說好了感謝我。竟然讓我穿這個?我不穿。”

“那你要怎樣才穿?”我急了。他從床上半坐起來,仿佛有了興趣。

“嗯……我想想……親我……”他邪魅地看著我。

“別鬧了,朋友不可以親吻的。”我提醒他,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我們倆都拿以前的約定開玩笑。

“朋友的那種,給恩人一個吻都不行,算了,我就穿我的衣服去吧。”他在床上墨跡。我見邊上沒人,把門關了。他安靜下來,盯著我。我走向他,閉著眼睛想在他臉頰上輕輕一啄就罷,他轉而抱著我把我壓到床上放肆吻我。

“嗯,好了。”他吻完放下我。

“你耍流氓。”他不理我,轉頭對我笑,拿了衣服就去衛生間換,我把臥室門打開,等他出來。

“怎么樣?”他邊走出來邊套上手套,太帥了,他的身材穿這個剛好,大禮帽,假面,他完全就是夜禮服假面現實的翻版,我咽了一口口水。

“你又花癡了。”他笑著說。

“我們走吧。”被他說中有些害羞,我向外走。

“每次看你這表情,我就知道你還被我的美□□惑著。”他說。

“不要臉。”我打擊他。

“你與我見三次,一次必定是這花癡的樣子。”

“才沒有。”每次都會被看穿嗎?

“來了,我們出發。”晴晴看到我們倆說。我走過去,才發現博涵沒有跟過來,他呆住在原地,眼睛直直地看著哲瀚,哲瀚現在被坤叔抱著。

“那是我兒子嗎?”他有些不肯定地問。

“是的。”我說,沒有解釋過多,他也只能跟我們走,一副悲天憫人的表情看著哲瀚。

“兒子,你是男的,你要永遠記住,你是男的。”他坐在車里抱著哲瀚的時候說,哲瀚睜大眼睛看著她,最后只蹦出“爸爸”兩個字,我們都笑得前俯后仰。

不到半小時我們就到了會所,下了車就看到各種奇裝異服的人群走入會所。因為博涵與哲瀚太過顯眼,我們收到很多的注視。進去先走紅毯,真是有意思,工作人員為我們每個人都拍了照片,然后入場。里面是一個大廳,容納有接近百人。

整個舞會非常自由,里面有小型表演,也有互動游戲,不過這個會所還真是不一般,我能夠看到一兩個明星。我們中最受歡迎的是坤叔,儒雅的氣質吸引了很多女性,同時他認識的人也多,整場他都是忙著的,博涵也免不了碰到幾個他父親的朋友。后來有點吵,我帶著哲瀚到大廳的一個露臺透氣,博涵就為我們取食物,透過玻璃可以看見他,有好些個女孩搭訕他,他端了一大盤東西出來。

“怎么那么久才出來?”我有些吃醋。

“遇到了些熟人。”他笑笑。

“哦……”

“你都看到了?”他坐到我們邊上,看著燈火通明的大廳說。

“就看了一小會兒。”我忙吃東西掩飾。

“我沒有給他們電話號碼。”他看透了我,回答說。

“嗯……那還差不多。”我說得似笑非笑。

他坐著看著我們母子吃東西。

“你不吃?”

“不餓。”

“來之前吃了東西嗎?”

“中午出去吃得油膩。”我知道他口味清淡,一吃油葷重的東西整天都會不舒服。

“我給你弄點水果沙拉來。”我把哲瀚給他,起身入了大廳,依他的口味去調沙拉。

“你看,那人不是前段時間在報紙上的那個第三者嘛。”有個正在夾菜的中年女子認出了我,對邊上的同伴們說。

“哎喲,真是不要臉。”

“怎么回來這,然道和我們一樣是vip。”我裝作沒聽見,繼續裝水果沙拉。

“來,拍一張。”其中一人竟然偷偷拿出手機來。

“請不要拍!”我微笑著制止她。

“哎喲,你怎么知道我拍你,我拍什么要你管,一個第三者還理直氣壯了。”她按下了拍照鍵,快門聲音極大。

“請刪掉,我不是第三者,報紙和網站都已經澄清。”我正對她嚴肅說。

“哎喲,大家快來看啊,一個不要臉的女人在這。”發現我的那中年女子大聲說,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我拿著東西離去,他們還在后面嚷。

“哈哈,看,跑了,多拍幾張,我發到我的博客去。”我氣得不行,轉身想回去,被一只手抓住了,博涵已經在我身邊。

“孩子晴晴抱著,你先出去等著,我來處理。”我看了他一眼,便跑到門口,晴晴抱著孩子在那等我。

“我表哥也過去了,他們會處理。”晴晴安慰我。

“好。”我抱過哲瀚,與晴晴一起下樓到大廈出口。

等了不久,他們三位開車出來接了我們。

“沒事了,已經讓他們把照片刪了。”博涵說。

“要是還有其他人拍照發出去怎么辦?我今天還是太大意。”

“發出去就發出去,你都已經被澄清了,沒什么怕的了。”

“是啊,趙姐,就那幾張照片能激起幾層浪。”晴晴說。

“謝謝你們。”有他們的陪伴真好。

“哦……我們明天就不住你家了。”坤叔說。

“為什么?”

“案子查完了,他們要接下一個活。”博涵說。

也該停止了,我該有的道歉都有了,只是,誰是整件事的幕后人?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