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不速之客
作者:牡丹玫瑰 更新:2019-12-11

因為以前博涵媽媽并不討厭我,所以我并沒有受到她的過多為難,與她第一次見面也是開心的。到了方偉媽媽這兒,我其實并沒有什么好辦法,只是在方偉面前愛逞一時口舌之快。沒辦法,只能再與瑩瑩商量怎么討好這位未來婆婆。我已經開始不戴口罩,行走方便,所以這次我到了她家,小妮也被送進幼兒園了,我們倆個變得清閑。見面當日我們一起在她家客廳看電影,吃零食。電視放的是一部當下最火的青春校園愛情電影。

“你看這種電影看得下去?”對于我這種青春沒有樣貌,沒有錢財,沒有早戀的人來說,看這種電影我一點共鳴都沒有。

“嗯,讓我想起了我的第一個男朋友。”她花癡地看著電影里面的鮮肉男主角說。

“呵呵……”我只能用零食來化解無聊。

“你看,他們多可憐啊,彼此這么喜歡對方都不能在一起。”她哭了,我及時地把抽紙遞給她。她拿過去抹眼淚。

“好了,好了,現在男女主角就是我和方偉,你要是不想我們傷心就要再幫幫我。”

“對呀,我說過要幫到底的,告訴我,怎么幫?”她拍拍自己的胸脯。

“首先要投其所好。方偉媽媽平常愛干什么?”我問她。

“我姨媽喜歡看歌劇,以前她是學聲樂的。”我從來沒看過歌劇。

“嗯,有好的歌劇我可以買票給她。還有呢?”我繼續問。

“她還喜歡彈鋼琴,唱歌。我跟你說,我方姨媽其實是個藝術家,有時候要是有什么活動,她還會上臺表演。”與方媽相反,我的一生幾乎與藝術無緣,倒是數學出奇的好,唱歌還是個左嗓子。

“針對這個點暫時沒有方法,除了唱歌之類的呢?”

“那就是跳舞了,現在幾乎不跳了,有時候去ktv會走兩步。”

“哦……不喜歡出去玩個什么的?”我問。

“我告訴你,千萬不要帶我姨媽出去玩,她會一路上嫌棄,嫌棄飛機票不靠窗啦,路臟啦,服務員服務不到位啦,聽我的,千萬不要用這招。”瑩瑩一副關心我的樣子。

“呵呵……”

“我姨媽以前是家里最小的,受寵得很,所以嬌氣了些。當然,我們還是愛姨媽的,因為姨媽刀子嘴豆腐心,但是每次都會給我們做好多好吃的糕點,那好吃得,大廚都比不上。”

“唉,我也愛做飯。”我說,對于烹飪,我還是有點自信的。

“對呀,姨媽喜歡你做的飯菜?你為他們做飯這事兒我還沒講過,他們都還沒有知道,要不這樣,你在我家做一桌子好菜,我請他們過來,等他們吃完了,我就說這其實是你做的,然后告訴他們醫院的飯菜也是你做的。他們不感動死去呀,再怎么鐵石心腸的人也會敞開一點心扉了,慢慢來,這可以是第一步。”我覺得這個有點靠譜。

“那我當時要不要出場?”

“不要,就是要這種默默無聞付出的這種,然后你再各種送禮,各種邀約,人心嘛,也是會被捂熱的。”

“好!”我為瑩瑩鼓掌,她簡直就是天才呀。

“作戰計劃要想好,我們最好寫出來。”她有模有樣,起身去拿了她的手提電腦,打開,新建了一個文檔,標題《攻克未來婆婆攻略》。

“第一步,就是那個大餐啦。”我說,瑩瑩記了下來,之后的四個小時里面,我們廢寢忘食,奮筆疾書,終于寫完了這份攻略,我們都覺得自己可以試著寫一本書了,太有才了。之后我與瑩瑩離開她家,一起去接了孩子,我帶著哲瀚回家。

路途去了次超市,回到家已經是傍晚五點,我手提著一大袋食物,所以讓哲瀚自己走在我的前面,出了大門他就跑向電梯,我大喊他小心。

“趙小姐,等等。”是保安羅大哥,我叫哲瀚停下來,他呆在原地等我。

“怎么啦?”

“你兩個人說是來找你的。”羅大哥指著玻璃門外邊另一側兩個人,我們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他們應該是對夫妻,穿著廉價的羽絨服,大冬天的卻坐在小區的臺階上,互相靠著取暖,腳邊放著一個蛇皮口袋。

“怎么讓他們坐到外邊呀!”我心疼,一看他們就知道是窮人家,我曾今也是這樣。

“他們不像是認識您的人呀。”羅大哥也委屈,我也不想責備他,就沖到門外叫他們。

“請問,你們是?”我問他們,他們一個機靈站了起來,滿臉都是樸實的笑容。

“你是月嬋?”女子先說了話。

“對,我是。”我說。

“哎喲,總算找到人了。”莫非是想要我幫忙的人?

“先進里面去,外面挺冷的。”不管怎樣先取暖,我替他們提著蛇皮口袋,走進大堂。

“暖和些了吧?”我笑笑。

“嗯,真是善良的閨女。”女子夸我。這時哲瀚也跑到我邊上來,我牽住他。

“請問兩位是?”

“我是奇峰村的李洪光,她是我的妻子,你舅舅村子里邊的。”姓李?

“你們和李淵什么關系?”我警覺地問。

“呵……我們是他爸媽。”他們扭捏起來,我背脊開始發涼,他們想干什么?只要和李淵扯上關系的人都讓我發毛。

“你們看到保安了吧,休想對我做什么,趁我現在還沒有喊出來,給我出去!”我義正言辭,因為哲瀚還在身邊,若有不測,我不敢想象。

“閨女,你別這樣,會錯意了,”說完她跪了下來,“好閨女……你……你就饒了我們家李淵吧……啊……”李洪光猶豫一會兒也跪了,我呆住,這到底又是什么事?羅大哥走過來看情況。

“羅大哥,你幫我看著小孩,行不行?”我對他說,把哲瀚交給他。

“行,那個,小萬,過來看著。”一個年輕保安過來了,羅大哥把哲瀚帶走。

“我們家李淵呀,現在天天在監獄被打,打得都起不來身,每天被折磨得不成人樣,天天吃飯被搶,瘦得皮包骨頭,他是要死了呀,閨女,你行行好,大發慈悲,饒了他吧!”李母哭訴,邊哭邊向我磕頭,我看著想哭,一是可憐兩位老人,二是可憐自己,往事又沖進了我的腦子里,屈辱感,無助感再次襲來。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