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愛理頭發的神捕
作者:鎮國三少 更新:2019-11-22

回到客房,金童對高山和任海說:“我們分一分工,我去寧夏衛城和蘇峪口作前期準備。”

高山點點頭,先看看任海,再回頭望著金童說:“小金,那你的擔子不輕呀,帶著二百人在山上晃蕩,吃喝拉撒睡都要操心,夠嗆!”

金童笑著說:“哪有你說得那么難?雖然扮作山賊,但他們軍卒的身份還在那里,又有帶隊的將官約束,吃喝也有專門的軍需官負責,我只領個頭罷了。對了,這次行動,我們三人都要易容,這樣方便一些。”

“噢,你說了你的任務。我們干什么,你還沒有說。小金,如果你分派一個可有可無的差事,我和任海可不答應,再怎么說,我們都是應天三鷹。”高山態度很強勢。

金童安慰道:“放心吧,老高,這一環節非常重要,做好,劫鏢就成功了一半。”

“是什么任務,還要易容?”任海問道。

“盯住長槍鏢局,將他們的行程和突發情況,每日報知給我。”金童知道任海帶著大白,現在到了用它的時候了,飛鴿傳書。大白是任海飼養的一只信鴿,極富靈性。

高山一拍大腿,興奮地說:“原來如此,早說嘛,我易成一個老頭子,老任則易成一個老婆婆,老倆口,正好。”

任海呸了高山一口,說:“虧你想得出,你最好易成一個太監。”

金童阻止了兩人的玩笑:“好了,我建議你們化裝成游方的道士,任海扮師傅,高山裝徒弟。”

任海聽了,嘿嘿地笑了起來。

高山提出了抗議:“小金,你小子壞得很,這樣貶損俺老高。”

金童解釋道:“老高,誰叫你長得比老任好看呢。裝成乞丐,不能一直跟下去,越往北走越荒涼;扮作行腳的商販,亦是不妥,若與鏢局作伴同行,一怕打草驚蛇,二怕傳遞消息不便。思來想去,還是游方的道士合適,來去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高山聽了金童這番話,作不得聲了。

金童抬手理了理頭發。

高山朝任海使了一個眼色,任海看見了,沒有吭聲。

高山見任海裝蒜,只好自己出面問話:“小金,要去哪兒?是不是去見龍姑娘呀?”

金童愣了一下,但沒有回頭,一副酷酷的樣子:“是的。”

“果然又被我猜著了吧。”高山得意地朝任海揚起下巴。

金童轉過頭,直視高山說:“那你說一說,我去見她干什么呢?”

“那還用說,出遠門前和心愛的女人說一聲唄。”高山頗為自負地說。

“老高呀,猜對了一半。”金童說完又理了理頭發。

“只猜對了一半?。”高山有些不信。

金童望著龍嘯天的府弟說:“我還想找紫煙借三匹馬,再讓她給你們準備兩套道士的行頭。”

高山聽了,又作不得聲,實情如此,還真的只猜對了一半。

“我先行一步,提前布置,騎馬過去,時間才來得贏;你們兩個從寧夏衛城出來,也要快馬加鞭趕到蘇峪口報信。老高,老任,你們曉得不,找紫煙借馬,一來我欠她一個人情,或者說,是她對我的情份,二來龍嘯天暗地里與我們有了瓜葛,我們總有用到他的一天。”金童這次雖然沒有整理頭發,不過高山明白了整理頭發的意義,某人去見愛人,形象是要的。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