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殺雞儆猴
作者:曄威 更新:2019-11-19

pp、收藏、鮮花~~~~~~

******

這個世界,你不吃人,人就吃你!

問完了之后的劉燁,陷入了沉思。他實在無法把當天晚上看到的那個冰清玉潔一般的女孩和高混球女嘴中講述的殘暴城主聯系在一塊,他本能的感覺到其中有什么東西斷裂了,或許那個女孩根本不是白露城的城主?

劉燁晃了晃腦袋把心中的疑問暫時放到一邊,“靠!老子到底是怎么了?竟然為那個小娘們開脫起來了?”老劉苦笑著問自己。

他現在先要做的就是搞明白,這個城市的電力是怎么來的?像他們所講是由外面的人幫助建立,那么也就是說現在的世界真的還殘留著戰前的科技,那樣的話自己也許可以找到基地的某些線索。

不過,眼前先要處置的是眼前這兩個人,到底該怎么辦呢?

再次卸掉了兩個人的下巴,又隨即將二人的四肢重新接上,劉燁從屋中找了兩件破瓷片放到他們手上,冰冷的說道:“你們兩個人只能活一個!自己選擇吧!活下來的那個我會放了你!”

兩人絕望的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將匕刺向了對方。結果是不言而喻的,這么近的距離誰也躲不開,自然是雙雙掛掉。

劉燁冷然的看著這一切,看著那兩個笨蛋連想都沒想毫不猶豫的殺向了對方,幾小時前還有魚水之歡的二人頃刻間變成了生死仇敵。

老劉不奇怪,其實他此舉是想給這兩人一個活下去的機會。可惜自私愚蠢的他們根本沒有了解到劉燁的真意,或是這個世界的行為法則和劉燁所堅持的東西就是格格不入。

如果有一人愿意舍棄自我,成全對方,那么死的就是另外一方,至少證明其中一個對另一個還是有感情的。當然老劉心中最期望的還是二人能夠同仇敵愾,一起攻向自己,那么這二人就都可以存活。

可惜這兩人的行為一如劉燁心中所預料的那樣,之前的觀察早就現他們二人都是極為自私的人。不可能走那條犧牲自己的路,也更不可能聯手對抗,白露城的奴性教育早就已經把人們心中反抗的眾人消磨的差不多了。

劉燁此舉只是想試試看,這兩人還有沒有拯救的可能。而且老劉更明白的是,自己之前被人指使涂抹上吸引怪鳥的東西,與這兩人絕對脫不了干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老劉不是軟茬子,想欺負他的人必須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將二人的下巴重新接上,再揉搓了會兒他們被卸掉的關節處。死掉的人血液無法循環,脫臼處會形成血瘀。如果不趁尸體尚溫時活血化瘀,就會被有心人瞧出馬腳。

老劉雖然不相信這個時代還有人有這么高深的驗尸技巧,但小心使得萬年船,多費點手腳而已又沒有什么。將二人擺弄完畢,劉燁又把自己進來的一些痕跡消除掉,窗戶重新裝好,便悄悄的退了出來。

鐵絲網晚上是密閉的,不過這可難不住劉燁。輕輕地攀上最靠近鐵絲網的一座小*平房,雙腿蹬地,微響之下人已躍起三四丈高。背后的一對翅膀猛然伸展張開,借著那股升力扶搖而上越過了高高的鐵絲網。

鐵絲網門口處守衛的人直聽到呼扇聲而過,扭頭瞧去黑色的天空上空無一物,以為最多是只大鳥飛過,也不再在意繼續睡去。反正有城門處的守衛勞心費力,犯不著自己瞎操心。

此時已經入夜四五點,再堅韌的神經也在這個時候沉沉的進入了夢鄉。劉燁沒有驚動任何人,靜悄悄的回到了原處,重新將自己綁在了高墻外。

第二天一早,劉燁被交班的人換了下來。顯然來替換的人很奇怪,為什么內定死去的人昨晚沒有被怪鳥吃掉?

老劉落下來后什么也沒有說,只是朝前走去。周圍的人看來已經得到了什么風聲,自動的讓開路來,偷偷用畏懼疑惑的目光偷瞧著他。

找了個看起來最干凈最完整的帳篷鉆了進去,帳篷里的人看見劉燁進來,紛紛的讓開一個座位讓他休息。按照規矩,吊班的人下來后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看著高墻外上上下下不停忙碌的人們,劉燁突然心生一個想法:為什么非要有人來值這個吊班呢?明明可以用大塊的石頭代替的?吊班的價值只是需要一個可以讓人上去的升力而已,那么只要是同等重量的石頭也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

老劉不相信能夠想出利用定滑輪升降法子的人會想不到這么一個更為簡單有效的法子,他又聯想到晚上剛剛聽到的,隨即便想明白了。

還是資源的問題,工奴太多食物肯定不夠。那么用這種法子自然淘汰下,以保持食物和工奴之間的一個自然比例,只要工奴不死光就沒什么大事。人太多了,工奴吃不飽,沒力氣干活;人太少了,吃飽了沒事干,會生反抗之心。

始終將工奴吊在一個為了吃飽而奔命的需求層次上,那么其它所謂的對自由的向往對他們來說狗屁不是。看來白露城間或出城搜索新的成員,也不光是為了補充勞動力,還有制造矛盾的想法。

不停的有新的血液加入,就會引起工奴中各個勢力的搶奪,內部矛盾紛爭不斷,又怎么會興起反抗的心思呢?

一明一暗兩招雙管齊下,實在是厲害狠毒。如果不管視人命如草芥的行為,劉燁差點就為想出這個法子的人拍手叫好。惡劣環境下生存的人果然比現代社會的人要強的多,竟然能夠無師自通到使用奴隸和封建社會奴役下層百姓的方法,讓老劉也不得不感嘆人的潛力果然是無限的。

無視帳篷中已經半腐爛干枯的的尸骨,劉燁閉目養神,一聲不吭。按照帳篷的新舊完整度進行分類,他進去的無疑是這面城墻處勢力最大的一伙人。不過奇怪的是帳篷里明顯看上去不是好惹之人的他們,竟然可以一直忍氣吞聲到現在。

不惹自己最好,劉燁懶得理他們,太過張揚不合他進城的目的。忽然,帳篷外起了一陣騷亂,好像有什么事情生,連靠地面較近的工奴也停下了手中的活,注意起來。

“來了!現的倒挺快!”劉燁心中一動,看來是高混和球女死掉的事情被人現了。果然,外面傳來了小聲的議論聲。

“那不是高混和紅姐嗎?怎么死掉了?”

“是啊!不就是他們兩嗎?誰這么大膽竟敢把他們給做掉了?”

“你們倆不知道嗎?聽說是紅姐看上了個新來的,高混心中不滿,把她給殺掉了!”

“胡說!明明就是高混又和南城墻的春姐廝混,后來被紅姐現,想殺高混……”

“你們都說錯了!根據守城門的講分明就是擬神教徒有偷混進來,把他倆干掉了……”

……

一個個的謠言飛起,劉燁才現這伙半死不活的家伙們竟然還有造謠的天賦。倒是其中一個擬神教徒的猜測把劉燁嚇了一跳,老劉回想了一番,確定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才放下心來。

“靠!你們這群造謠的早死早生!”劉燁心中罵道。

帳篷里的幾人聽到消息也站了起來,走到外面去打聽消息。畢竟奴隸反抗的事在白露城已經許久沒有出現過了,這次不但出現了事情,而且還是最為嚴重的殺人事件。

“幸好高混不是咱們這片城墻的,要不然大家估計都得完蛋!”

剛剛走出去,劉燁就聽到了這樣的言論,倒一下子把他給警醒了。“靠!老子怎么忘了!自己把事情嫁禍到高混身上去了,卻忘了古代社會一旦出現反抗,必然會有殘酷的鎮壓!自己這回還是魯莽了!”

城門處和高混十幾個看來是屬于同一陣營的奴隸正被幾個兇神惡煞的女人用皮鞭狠狠的抽打著,其中就有當天和高混一起守門的矬鼠。皮鞭不停的落下,他們在地上打著滾,哭爹喊娘的嚷叫著,期望對方能夠網開一面。

“唉!”看著這些可以說是因他而被抽打的眾人,劉燁心中也是無奈,沒想到自己的一時疏忽還是讓人遭了無妄之災。當然他也不會傻的去救這些人,經過礦洞那一件事后,劉燁早就不再相信生于末世的人了。

“求求你!不要打了!真的和我沒有關系啊!”

“都是高混一個人做的!”

“高混!你個王八蛋!竟然連累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

“沒用的!”早就熟悉這一套的劉燁當然明白對方根本就沒有管他們到底和高混有沒有關系,只是為了殺雞給猴看,讓眾人明白反抗的壞處。

“看來,今天又有一頓好吃的了!”

“是啊!紅姐那一身肥肉可是有許多人垂涎已久了!”

“這幾個估計也逃不了!咱們動作可得快點,說不定還能搶到幾塊大腿骨肉!”

“說得是!上次見人搶到過,那的肉可肥的很!”

……

打一棒子給一蜜棗,自古以來皆是如此。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