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捕獵(二)
作者:曄威 更新:2019-11-19

票票、鮮花、收藏~~~~~~~

******

莫志安開始發現不對了,他派出去的幾個小隊已經幾天沒有消息了。即使沒有抓到劉燁也至少應該回來通報一下啊,奇怪的是渺無音訊。

于是為了盡快抓到劉燁和搜尋失蹤的小隊,莫志安加大了人員的派出。可是結果依然令他十分沮喪,同樣是有去無回。

終于,莫志安派出的一個三十人小隊在幾天后風塵仆仆的回到了治安城。帶回來的卻只有一些殘缺不全的斗篷碎片,連自己人的尸首都無法找到。斗篷的碎片說明他們擬化了形態,進行了戰斗。不過,結果卻并沒有如他們的心意,反被他人所滅。

而他前面派出的另外兩個十人小隊則像消失了般,再也找不到蹤影。

“追擊莫曄小隊出事估計應該是祭祀搞得鬼,也就只有他有這樣的實力。不過,這也說明了那個老家伙也沒有抓到莫曄!沒想到莫曄運氣還真是不錯,這么多人追蹤下,竟然都沒找到他!”

由于擬神教嚴格的等級制度和上下級之間的絕對控制力,他從來沒有想過是莫曄造成了目前的結局,仍然將屎盆子義無反顧的扣在了“無辜”的祭祀身上。

祭祀那面估計也差不多,同樣把黑鍋背在了莫志安身上。雙方早就存在的矛盾,被劉燁這個導火索給莫名其妙的引著了。

然而追捕劉燁的事情還沒有得到解決,這些天來零散出城的擬神教徒又不斷的發生了失蹤事件,將莫志安弄得焦頭爛額。

先是一個出城聯系獵頭者部落的教徒,無故不見,未能在規定的第二日返回。

接著另外兩名本應在幾天前回來的教徒也加入了失蹤的行列。

三名、四名……

漸漸的,志安城內的擬神教徒開始彌漫起了一種恐慌的氣氛。城外似乎有個看不見的魔鬼,在城門處寫上了禁止出城的指令,將膽敢擅自出門的擬神教徒通通吞噬。

本來志安城就發生過失蹤案件,前段日子剛剛消沉下來,竟然又再次發生。只不過這次的對象則專門針對平民失蹤案的罪魁禍首,擬神教徒。

直到接連七名教徒失蹤時,莫志安有些沉不住氣了。他發現目前失蹤的都是兵卒階教徒,雖然這個階級的教徒實力最弱,但是一般的普通人和變異生物根本奈何不了他們。

為了查明事情的真相,他派出了一名車馬階的出去打探,然而結果也同前面的一樣,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莫志安真有些沉不住氣了,他手下的車馬階就四個。現在一下損失了兩個,實在讓他肉痛。車馬階可不像兵卒階那么好培養,何況他現在已經和祭祀鬧翻,人員方面很難得到補充,中高階的教徒更顯得彌足珍貴了。

已經沉不住氣的莫志安,停止了單純派出車馬階的教徒。而是加派了一名侍衛階的隨同他們一起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東西在搞鬼。

“城主,請您放心!這些弱小的車馬階怎么能和本人相比,我必定讓您滿意而歸。”被派出去的侍衛階信心滿滿的說道,在他心目中并沒有將這件事放在眼里,兵卒車馬階不能完成的事情并不代表自己不能完成。

不過,這次出去還是有了效果。第二天,侍衛階負傷孤身一人帶著兩名車馬階的衣物回到了城中。城主聞訊趕來,詢問之后卻得知自己看重的這名手下連對方長什么樣都沒有看清,只大致知道對方長有一對翅膀,具有飛行的能力,應該是一只變異的大鳥。

趁著自己小解的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偷襲了自己,待他躲過攻擊轉過身來時,原地卻只剩下了兩件被渾濁的黃水浸濕的斗篷和依稀在自己耳邊回蕩的慘叫聲。

“我不知道,它的行動很快,快得猶如閃電。我只看到了一只黑影閃過,身體被什么東西推了一下就不見了蹤影!”教徒低聲辯解著。

只是一只變異的怪鳥有可能強到這個地步嗎?教徒沒有細想,他只是急于擺脫自己的責任。

城主氣得大罵這名在他心中已沒用至極的手下,狠狠的用皮鞭棍棒讓他知道了什么叫做失職的懲罰。

“沒用的家伙,連這點小事都完不成,看我這次出馬為城主解決這個小毛賊!”

眼看同僚被城主狠狠教訓了一頓,另一名侍衛階的教徒認為自己的機會到了,狠狠的嘲笑了那名同僚,主動請命要求出去活捉那名可惡的偷襲者。

第二天,這位走之前曾宣言要活捉神秘人的教徒灰頭土臉的回來了,立刻被前面那位得著機會數落了一番,同樣接受了城主的懲罰。不過有些好笑的是,這個自己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家伙卻說,這名神秘的偷襲者是個怪物。

“我敢打賭,那絕對不是一個什么怪鳥!我呸!”回來的教徒大聲嚷嚷道:“那應該是一只猛虎,對!而且不是普通的猛虎,應該是只變異的猛虎之王,否則我絕對不會捉不住它!一定是這樣的,我親眼看到了兩只猙獰的虎爪抓破了我的衣服。”為了挽回自己的顏面,教徒極力的夸大對方的強大。

可是就算是一只變異的猛虎之王,也不可能強過已達到侍衛階的他啊……

于是乎,昨天的場面再次上演,兩名失敗的家伙被第三位也是目前志安城中最后一名還未出場的侍衛階教徒好生嘲笑一番,獨自領命得意洋洋的出城而去。

“兩個只會說大話的家伙,還是看我的吧!”最后一名教徒沒有發現,目送他離開的眼神是多么的幸災樂禍,又有一個可憐的人要遭殃了。

當然,結果仍舊沒有什么大的變化,而且這位教徒更為不堪,竟然丟掉了一只胳膊慘敗而回。先前的兩名教徒沒有放過報復的機會,展開了毒蛇譏笑起這名教徒。

“那是一只巨大的變異蜥蜴,力量非常強大,渾身的鱗甲堅硬無比。我拼命抵抗,丟棄了一只胳膊才逃了回來……”同前面兩位同僚一樣,他也是極盡渲染之事,突出對方的強大。

“你胡說,那明明是一只變異的大鳥!”最先一名教徒駁斥道。

“不!你們都錯了,那是只變異的猛虎,我親眼所見!”第二名出去的教徒大聲說道。

“不對!是變異蜥蜴!我親身和戰斗過了!”第三名教徒趕忙喊道。

“是大鳥!”

“猛虎!”

“蜥蜴!”

……

一時間,三人在城主面前爭論不休,各執一詞,互不相讓。

“夠了!”莫志安實在有些受不了這眼前的三名白癡,大喝道。現在他的心目中實在有些想念死去的莫陽,如果他在的話或許還可以為他分擔一點,不像前面這三位一個賽一個腦殘。

“我問你們,都說自己看見了,那么你們誰看見了它的全貌了!”由于三名手下眾口一詞的認定偷襲者屬于變異生物,所以莫志安下意識的也是這么認為了。

城主的問話讓三人的爭執停頓了下來,他們對望了一眼,都安靜了。

“我是在晚上看見的,對方速度很快,只看見了它的一對翅膀。”第一名教徒眼神躲閃心虛的說道。

第二名教徒看到城主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也不得不小聲說道:“也是在晚上,我只看到了一對瞳孔閃著銀光,接著就是一對怪爪擦破了我的衣物,然后就什么也沒有了。”

“你呢?”城主慢慢有些明白了,他向第三位問道。

“我也是在夜里,不過和對方交鋒了下,被它一爪扯掉了條胳膊!只是夜色太黑,也看不清楚……”第三名教徒回避著城主的目光說道。

“也就是說,你們沒有一個人看到它的全貌了?”莫志安的聲音隨著心中的怒氣逐漸提高,損失了僅剩的兩個車馬階教徒和大把的兵卒級教徒,竟然連對方長什么樣都沒有看見。

“真是一群廢物!”這樣大的損失讓莫志安也不禁大發雷霆,“你們到現在還認為那只是一只變異生物嗎?你們有見過這么聰明的變異生物嗎?你們的腦子里塞得都是糞土嗎?”

莫志安大吼著對三人痛罵道,聰明人在哪個時代都是少數。也許力量可以通過一些有效的方式提高,但是智力卻是與生俱來的。智力加上正確的思維模式和良好的性格,以及后天的知識積累才能達到智慧的層次。

現在的莫志安更是深切的體會到了這點,自從沒有了莫陽的在旁協助,他辦許多事情都要花費更多的功夫,下達更加明確的指令。以前莫陽在時沒有覺得怎么樣,直到失去了才發現他的重要性。

“都下去吧!”莫志安揮了揮手,叫眼前的廢材三人組退下。有些人罵再多他也不會領悟,這三人無疑屬于這一類。

“看來,必須要我親自出手了,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不把我莫志安放在眼里!”城主心中沉吟道。

說來奇怪,莫志安剛剛起了這樣的心思,籠罩在志安城之上的那層無形枷鎖竟然消失了。

出城的擬神教徒偶然間發現,多日來不斷發生的失蹤事件停止了下來。不明就里的他們以為是城主大人和那三位侍衛階教徒的功勞,紛紛舉手歡慶,連日來的膽戰心驚也平復下來。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