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殺將
作者:曄威 更新:2019-11-19

“不好!”

劉曄一看到這個裝束與眾不同的衛士,心中就知道不妙。

“擬相階?不對,擬神將?”此人的實力測試結果非常奇怪,**達到了擬相階,但是綜合實力卻有擬神將級別。

前方又是無數的白光亮起,這樣的環境下,如果被這名衛士首領纏住,誰都逃不了了。

“第一個死得!就是你!”衛士首領一出來,就鎖定了劉曄,他也明白劉曄是四人中最強大的一位。

衛士首領雙手握著一把銀白色長刀,長刀不知道是用什么物質制成的,非金非石,刀鋒處更是閃著瑩瑩的光芒。

周圍的衛士恭敬地讓開一條道路,他們都轉而攻擊其他三人,誰都不敢再往這里攻擊一下。

地底土層一次次被白盔衛士們沖破,如果不是北難喪的土系異能能夠提供強大的防御力,現在估計三人早就重傷。

……

“嗤!”

仿佛撕裂了空間,那把銀色長刀化為一到白色長芒,竟然瞬間到了劉曄面前。

剛才明明還在五十米遠的衛士首領,緊緊是劈出一刀,就一下子縮短了這么長的距離。

這種感覺怪異無比,明明在五十米遠,但是下一秒就出現在你的眼前,而且你還沒有感覺到絲毫的不自然。

“比刀法嗎?我可不比你差!”

雙肘處猛然伸出兩根黑色的扁平尖角,劉曄怒吼一聲,猛然迎了上去和對方了個實打實的硬碰。

“哼!我的龍鱗戰角還比不過你的一把普通長刀?”

劉曄把尖角當長刀來使,在空中畫了一個詭異的半圓,斜斜砍了過去。

砰!

類似金鐵交鳴的聲音傳來,劉曄感覺自己就好像披在一個厚重的大山上面,強大的反震力如大海般襲來。

“噗嗤!”一口鮮血壓抑不住,從劉曄的口中噴出。

同時,劉曄驚訝的看著自己肘部的兩把尖角,上面竟然有一道淺淺的劈痕。

“怎么可能?難道那把長刀比我的龍鱗戰角還要堅硬?”劉曄心中滿是不可思議,他可是知道自己戰角的堅硬的。

這個戰角也是金猊升級龍鱗殖化形態后的產物,可以說強度比以前增加了至少一個檔次。劉曄可是滿懷信心地用戰角來攻擊,卻沒有想到第一次試刀就是這個樣子。

最重要的是,劉曄剛才砍過去的時候,已經使用了太極刀法,卸掉了一部分力量,但就算這樣依然有劈痕。

劉曄不敢想象,如果正面想抗,自己的戰角會成什么樣。

不過那名衛士首領比劉曄更加凄慘,他直接暴退至三十米遠,握刀的右手更是鮮血狂噴。

劉曄剛才受的傷,很快就被龍鱗殖化形態恢復了,放在以前這是重傷,不過現在已經是不值得留意的小傷了。

“你果然是最厲害的!”那名衛士首領雖然被震退,但是他的表情卻絲毫沒有變化,臉色沉峻,眼中的光芒更是像閃電一樣凌厲。

“喝!”

衛士首領大吼一聲,他雙手握著銀白色長刀再次劈了過來。這回劉曄敲得仔細,對方劈出時一共踏出兩步,第一步踏出十米遠,第二步則是二十米遠,這個時候也是對方氣勢攀到頂峰的時候。

“也許剛才暴退三十米,我的攻擊只是部分原因,更多的還是他自己主動退后!”劉曄心中閃過了這么一個念頭。

想歸想,劉曄的身體卻沒有閑著,對方的步伐雖然奇妙,但是速度和劉曄相比也就在伯仲之間。

劉曄雙腿一動,身形隨著對方動了起來,只見兩到身影在地底土層飛快竄行,同時也相互對峙著。

空氣發出刺耳地尖叫,劉曄和衛士首領又一次沖向對方。劉曄這次仍然是以龍鱗戰角攻擊,此時仔細看去龍鱗戰角上的劈痕已經消失不見,它自動恢復了。

戰角還在空中,突然開始微微顫,一柄變成了急速旋轉的鉆頭,另一只戰角周圍則出現了淡淡的波紋。

太極刀法和音波攻擊,雙管齊下!

音波影響下,衛士首領的攻擊有了微微的偏移,雖然他很快就恢復了過來,但是這點偏移對劉曄而言已經足夠了。

“哼!”

劉曄雙眼瞳孔驟然縮成一條細線,閃著懾人的金黃光芒。

叮!砰!

兩聲截然不同的聲音想起,劉曄的兩只戰角同時擊中了衛士首領的銀白長刀。

那只急速旋轉的戰角,攻擊力極為集中,以點打面,不但抵消了那處的攻擊力,而且沖擊力直透首領的右手而去。

接下來另一只附帶有音波攻擊的戰角就更為可怕了,它的震動式攻擊直接這把長刀,帶著這柄鋒利長刀不停顫動,殺傷力更是已經被首領全盤接收。

“噗嗤!”

首領在兩重攻擊的打擊下再也承受不住,一口血箭吐了出來。

劉曄此時收回戰角,他再觀察戰角,上面的劈痕已經淺了不少。

“嘿!果然同金猊說的一樣,我的龍鱗殖化形態將會隨著戰斗而不斷增強,現在龍鱗戰角已經明顯堅韌了不少!”劉曄心中暗喜。

“該死!這不可能!”

這名首領顯然在瑪雅新城地位不低,一下子當著這么多手下的面,被劉曄打到這個地步,立刻惱羞成怒,他瘋狂揮舞長刀劈向劉曄。

雖然近在咫尺,但是這名首領還是趟著怪異的步伐圍著劉曄來回轉動,一時間劉曄周圍居然出現了無數揮舞長刀的衛士首領。

空氣好像遭受了難以承受的酷刑,發出鬼哭狼嚎的聲音。

劉曄可以感覺到,當聲音高到一個極限的時候,這將是對方發出的最強一擊。

一擊決定勝負!

“有意思!我也陪你玩!”感覺到了周圍殘影傳來的凜冽殺意,劉曄也興奮起來,他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龍鱗形態再次變化,劉曄的左右兩拳上也長出了兩只尖角。

兩只尖角使太極刀法,兩只尖角附帶音波攻擊。

呼!好像陀螺一樣,劉曄的身形急速旋轉起來,他隨著衛士首領的身形也開始了急速地轉動,

遠遠望去,就好像兩道旋風在地底肆虐,周遭塵土飛揚,好像起了沙塵暴一般。

“死!”

劉曄后發先至,同衛士首領一起攀上了氣勢巔峰,受氣機感應,兩人的目光透光厚厚灰塵射在一起,好似起了驚雷。

兩道旋風倏地停了下來,接著從風煙處爆出了兩團光芒,一團銀白,一團漆黑。

銀白光芒好像天使的羽翼在空中劃過優美的弧線,漆黑光芒卻好像惡魔的翅膀,四道光芒一先一后聚在一起。

轟!

銀白漆黑兩色對碰,好像世界毀滅一般,一道恐怖的沖擊波從交擊處蔓延到整個土層,地面更是翻滾不休,好像煮沸的開水。

這一擊周遭數百名白盔衛士直接被震死,離得較遠的幾百名衛士更是受了不大不小的傷。北難喪三人比較識趣,看到兩人的交戰,就離得遠遠的,反而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而且他們趁著白盔衛士受傷的時候,大肆偷襲,戰果累累啊。

蒙蒙灰煙中,一道魁梧的身影靜立良久,接著一道凄厲的刀痕劃過頸部,身影的頭顱飄飛而起。雙眼中依然還有著驚駭和難以執行,緊接著身影變頹然墜落下去。

劉曄一把抓住首領的頭顱,雙膝用力,沖破地面,到達了空中,北難喪三人緊隨其后。

這個時候的劉曄非常狼狽,但是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讓人感到無聲的震懾。

四只戰角已經斷了兩根,另外兩根更是只有一絲絲的角皮相連。渾身鱗甲上滿是鮮血,一些破損的鱗甲處幾可看見森森白骨。

不過這樣的傷勢也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相信再過不了多久,劉曄就會毫發無傷。

而就在劉曄拎著衛士首領的腦袋沖出地面的時候,周圍白盔衛士的攻勢一下子停滯了。

所有白盔衛士都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他們剛才也看到了這場聲勢駭人的大戰,卻都沒有想到自己的首領竟然會敗,而且會敗得這樣凄慘。

要知道,首領在他們眼中那就是不敗的戰神啊!

心中戰神的頭顱被一個外來者這樣拎著,所有人心中的斗志一下子消褪了不少,同時也感覺到一種極端的無力。

他們可是興師動眾地帶了三千人來捉拿四人,可是到最后,不但他們損失了一千人,就連自己的首領都被人殺掉了。

“走!我們快點走!先到衛士少的地方暫避起來!”劉曄的聲音在北難喪三人的腦海中想起。

北難喪三人立刻醒悟,他們的身形一動,突然射向白盔衛士人數較為稀少的一塊。

受到劉曄四人的動作影響,白盔衛士本能反應起來了。可惜他們反應太慢,加上自己首領被人殺掉,斗志消磨至少一半,連一下都擋不住就丟掉了性命。

嗖!

四人的身影在空中劃出一道整齊的黑色軌跡,朝著最西方跑去。

首領的死極大影響了所有的白盔衛士,他們不再像剛才那樣拼命攻擊,只是遠遠地跟在后面,使用中子充能槍射擊。

這樣一來,四人的壓力減輕了不少,他們幾個也獲得了喘息的機會,能玄氣的消耗也在慢慢恢復中。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