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狼將
作者:曄威 更新:2019-11-19

有二十層的磚混結構樓房處,幾十個荷槍實彈身穿綠色軍服的人,戒備地守衛一旁。

一隊人手提擔架匆匆走向該樓,擔架之上一人滿是灰塵,還有一些干固的血跡猶如黑紅的鱗片沾附其上,仔細看去正是適才帶隊調查的甘戎其人。

甘戎自暈倒中緩緩清醒,渾身一陣疼痛后,緩緩醒來,映入眼簾的卻是北難喪不怒自威的臉孔。

北難喪坐于一木制的座椅上,左手支起放在滿是鏤空花紋的椅背處,撐頭而起。右腿放于另一腿之上,身體后仰,滿是不羈英武的神態,眼中精光閃閃正審視著甘戎。

“你醒了?!”威嚴的聲音傳來,甘戎感覺到北難喪此話既是在詢問自己也是在質問自己。

甘戎微微一顫,他掙扎起身對著右手舉過左肩,想其敬禮。

“屬下甘戎拜見北將軍!”

“嗯……”北難喪同樣回禮,神態尊嚴,動作更是一絲不茍.

“禮即以畢……那么……講講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吧!”北難喪神色一變,雙眼如狼目緊盯著甘戎。

甘戎霎時感覺到一股涼氣自脊椎骨尾端升起,直沖腦門。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油然而生,他知道此時北難喪已起殺意,不敢怠慢,立刻和盤推出。

“事情便是如此……”甘戎渾身已被冷汗浸濕,他便是在北難喪的殺意籠罩下,將事情全數說出,不敢有絲毫隱瞞。

“便在你們即將進入時,火車突然爆炸?!”北難喪雙目閃爍,問道。

“正是如此,屬下也是僥幸不死而已!”甘戎趕忙回應道。

之后便是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沉默,卻讓甘戎有若芒刺在背,壓力大增,四肢都微微發抖。

終于過了一會,那難挨的壓力終將過去,甘戎頓感渾身一松,那種被野獸盯上的觸感也隨即消亡。

“好了,此事暫且過去!這段時間內加緊巡邏,對方弄出這般大的動靜必有所圖謀,不會輕易過去!你且注意防備任何新入的面孔!”北難喪忽然閉上雙眼,揮手說道。

“是,屬下告退!”

甘戎覺得這段時間的并不下于昨天經歷的那場爆炸,兇險緊張之處猶有過之。如今聽到北難喪的話,如獲大赦,立刻退了下去。

待甘戎退開,北難喪驀然掙開雙眼,兩道精光似箭般射出,他沉聲問道:“你怎么看?”

便見他右面墻處忽然滑動,露出一處密室來。

密室不大,只有五六平米大小,光線陰暗。內中同樣坐一人,面目被黑暗遮掩,看不清楚。

“你覺得他說的是實話嗎?”密室之人不回反問道。

“他不敢!”北難喪冷哼一聲,放于腿上的一只腳落下,發出悶悶的響聲,正如他此刻心中微怒的情緒。

“呵呵,不要動怒!只是詢問一下,我想你也明白我意不在此。”察覺到北難喪的怒意,密室之人輕笑出聲,趕忙安撫。

“我只是想知道你對此事的看法,勿要說些有的沒的!”北難喪語氣漸冷,顯然有些不耐煩。

“你對凈土城的實力如何看待?”密室之人似乎沒有察覺到北難喪的不耐,再次問道。

北難喪臉現不耐神色,微微思索道:“實力強勁,但不是我大都城對手!加之極樂堂和火戰盟兩方互相掣肘,不足為俱!”

“雖不中亦不遠矣……”密室之人微微點頭,再次說道:“既然如此,你認為以兩方勢力首領的智慧來看,他們會蠢得使用這種計策來攻擊我大都城嗎?“

“當然不會!不過,那火車又如何解釋?”北難喪已明白密室之人的意思,微一思索追問道。

“你該明白火車從何而來……”密室之人說道。

“不錯!那是集極樂火戰兩方勢力而成,其中火戰盟出力最大,但是由于勢力和人數不及極樂堂,反被極樂獨占,故火戰盟一直想要將火車重新奪回!”北難喪侃侃而談,忽然他話語一停,說道:“你的意思是……?”

“我想怕是凈土城出大事了,極樂堂和火戰盟積壓多年的矛盾此刻恐怕已經爆發,而這次的火車事件應該就是矛盾激發的產物吧!”密室之人輕叩手指,慢慢說道。

“嗯……只是為何極樂堂和火戰盟會突然爆發?在本將印象中,他們兩方一直小心翼翼。即便有沖突,也從未浮于臺面,怎會演變成如今的局面?”北難喪心中疑惑,不禁問道。

“根源怕是有兩個地方,首先,你沒忘了擬神教吧?”密室之人突然問道。(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軍事歷史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著你!”)

北難喪臉上瞳孔一縮,冷冷說道:“當然沒有忘記!我想你同樣銘記于心吧!”

殺意怒氣微微從北難喪身上泄出,引得周圍空氣一陣悸動,看來北難喪不但沒有忘記擬神教,而且與對方有一段非常獨特的親身體驗。

“你可知道,凈土城中已經進駐擬神教了!”密室之人微微一皺眉說道。

“什么?他們怎敢如此?為何你不早點告訴我?”北難喪臉色一變,身上的怒氣更盛,直指密室內的人。

密室之人卻對北難喪的這番氣勢視若無睹,他只是搖搖頭說道:“難喪,你的這種脾氣是要改改了,否則就算是你的屬下也吃不消的!”

聽到密室之人的話語,北難喪氣勢稍減,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對方說道:“你欠我一個解釋!”

“唉!你還是這么意氣用事!”密室之人微微嘆口氣接著說道:“這個消息我也是剛剛得到,似乎極樂堂的人這段時間被火戰盟的人逼得有點緊,他們為了在這次的基地開放中得到更多,便向擬神教尋求幫助。“

“你也知道,凈土大都兩城信息傳遞緩慢,至少要十天才能到達。而極樂堂因為害怕我們得知他違背約定,更是百般阻撓,所以昨天才剛剛得到這個消息,而這個消息也是在半月之后了!”

“所以即便告知你,也沒有多大的用處,不如集中處理眼前的事情!”密室之人嘴唇翻動,慢慢說道。

“那么……你認為昨天的事情是擬神教所為?”北難喪臉色冰冷地問道,看來密室之人的話還不能讓他完全消解怒氣。

“應該有擬神教的原因在里面,但是卻絕對不止!”密室之人說道。

“哦……你什么意思?”北難喪面現疑問。

“你認為以擬神教的行事風格,他們會有可能看上那個火車嗎?或是說他們會有可能讓事態失控到脫離他們的掌控到如此地步嗎?還是你認為極樂堂和火戰盟真有可和他們抗衡的實力?”密室之人連番問道。

北難喪心下沉思,過了一會兒說道:“不能!”

“既然如此,那么就一定有人使得擬神教、極樂堂和火戰盟三方勢力大亂,從而才出現了今天的局面。”密室之人語氣驟然堅定起來,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什么?有人可和擬神教直接抗衡?你確定?”北難喪滿是不可思議語氣的問道。

“有可能是人,也有可能是新的勢力!我猜測對方今日如此做的目的不過只有一個!”

“是什么?”

“逃竄而已!”密室之人輕叩椅背的手指忽然停下,他輕輕說道。

“逃竄?”北難喪一愣,繼而怒中帶笑起來,“僅僅只是逃竄,就弄出這么大的動靜,差點毀掉了大都城的六分之一!若是逃竄這也未免太過了點吧!”

“若給如此,對方既然已經得到了那列火車,干嘛非要開向大都城,他完全可以中途棄車而逃。這么做無非就是想將戰火引到大都城身上,進而轉移三方對他的注意力,到是一個好計謀啊!”密室之人微微感嘆。

“好計謀?竟將主意打到我大都城身上來,本將倒要看看對方是何方神圣,能將極樂火戰擬神三大勢力玩弄于股掌之中!”北難喪語氣森然,但其中卻又含有絲絲的興奮。

“難喪……你動心了?”密室之人忽然問道。

“哼!這樣的人難道你不動心嗎?”北難喪反問道。

“動心,但是卻擔心我們能不能吃下他!”密室之人語氣奇怪,意有所指。

“吃不吃得下,不是由他說了算,而是由我狼將北難喪決定!”北難喪眼中竟閃著綠油油的光芒,像極了荒野中的野狼。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