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被俘與押送
作者:曄威 更新:2019-11-19

劉曄手掌處的空氣突然產生了細微的波動,莫陽顯然也被這種波動吸引了,瞇著眼睛,饒有興趣的看著劉曄能耍出什么把戲。

“這是什么力量?”后面發生的事情卻讓莫陽疑惑了。

一股神秘的力量突然從劉曄的手掌送出,沿著莫陽的雙指進入了他的身體。那一瞬間,隨著力量在全身的游走,默陽覺得自己全身的細胞似乎有被引動的跡象,他幾乎就要忍不住像陰一樣變化形態了。

忽地莫陽想到了一個事實脫口說道“難道你還是個異能者?”

想到這里,莫陽立刻緊張起來。如果劉曄是一個異能者的話,自己剛才如此托大可是送命的行為,是否要用動點真格的?

莫陽的氣勢猛然升了起來,地牢內竟起了一陣風,將周圍火把上的火焰吹得如閃了腰的野草幾欲熄滅。擋住劉曄手掌的手指也起了變化,似乎有種細密微小的黑色麻點出現在了莫陽的手指上。

這已經是劉曄最后的手段了,按照陰的情況,對方顯然也應該是非自然致變基因體。既然如此基因剝離就有了用武之地,然而夢龍傳來的信息卻生生澆滅了劉曄僅有的希望。

“無效……警告……無效……對方基因契合率遠遠超過5%……基因剝離失敗……”

“果然還是沒有用啊!”劉曄苦笑了下,雖然他也知道基因剝離的限制對默陽可能不會有用,但是嘗試總比沒有作為要好。

正當莫陽準備動用真格的時候,那種神秘的力量突然在他的體內消失了,無影無蹤找不到丁點殘留的痕跡。

“沒了?就這樣?難道是我的錯覺?”莫陽更加奇怪了,可是身體那種強烈的感覺依舊存在,提醒著他那不是錯覺。

“先把他制住再說,這場游戲我已經玩膩了!”

“啪!”黑色麻點慢慢消失,莫陽二指再次點出,凝如實質的力道擊向了劉曄。這次的力量比上次大的多,但奇怪的是劉曄并沒有像上次那樣倒飛而出,而是直接在力量打擊下失去了知覺。

“真是個有趣的祭品,如果他真有那種潛質的話,恐怕日后的實力會遠遠超過我。要不要現在……”莫陽眼神一陣閃爍,似乎在猶豫著什么。

“算了,最近城主急著要祭品,還是趕快把這批人送過去。而且即就算他有這種潛力,到時再動手也來得及!”莫陽決定道。

楊天他們則是心如死灰,在他們心中戰無不勝的劉曄竟然被眼前這個人不費吹灰之力就給打敗了,這一刻他們心中只有絕望,無比的絕望。

“哼!算你們幾個走運!如果是那個家伙來的話,估計這里已經沒有一個活著的了!”莫陽譏笑著看了看旁邊的楊天等人,也不管地上躺著的劉曄,慢慢從他們的眼前消失了。

“劉曄!”楊天待莫陽徹底消失后,猛然撲到劉曄的跟前大聲喊著。可惜,無論楊天他們怎么喊叫,劉曄始終動也不動,猶如昏死了過去一樣。

楊天他們無奈只好將背著劉曄重新回到了地牢里,他們現在才明白鐵頭說的話的意思,逃跑是沒有用的。

目前楊天等人再加上劉曄也就是五個人而已,以前的海蛇族基本上已經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鐵頭看見劉曄他們的歸來,也只是搖了搖頭閉上眼睛心里暗道,:“唉,何苦呢!”

********************************

劉曄從那天開始昏迷了一天一夜,而地牢中的眾人也度過了平靜的一天一夜,城主好像已經忘記了他們似的,不聞不問。

不過在第二天深夜,這種平靜被打破了。地牢里突然涌進了一群人,不由分說的給眾人套上腳鐐枷鎖,眼睛蒙上黑布,由一個全身披著斗篷的男人帶走了。手被束縛著無法夠著眼部,只能勉強的抓著一個粗厚的鐵鏈。

志安城內響起了鎖鏈擦過地面的嘩啦聲響,猶如陰曹地府里牛頭馬面的拘魂鎖瑟瑟發響。失蹤的事件早已讓城內的人察覺到志安城里隱藏著秘密,卻又沒有人敢去解開這個謎底,城中的人們害怕的躲在自己的住所,故意去忽略這扎耳的聲音。

不知道走了多久,眾人一個個變成了被蒙著眼睛的驢子,由最前面的人牽著鼻子往前走去。茫然間他們覺得自己好像走出了城市,踏上崎嶇的山路,耳邊不時傳來野獸的低鳴聲,卻是畏懼于什么東西而不敢上前。

至于劉曄則是被楊天幾個攙扶著,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著。一路上眾人不知道摔了多少交。還有一些人在中途就被石頭、樹根拌倒在地,待他回過神來,隊伍已經走遠,賴以指路的鐵鎖鏈無法找到,只留下他在原地凄慘的叫聲。

過了一會兒后面響起了野獸捕食的撕咬聲和愈漸減弱的慘叫呻吟,聽見這些聲音,前面的人都明白了些,紛紛抓緊了手中的鐵鏈,生怕遇到同樣的遭遇。

楊天他們也是更加謹慎小心,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前面領路的人似乎專找不平坦的路行走,“砰!”楊天他們還是被地上凸起的一塊樹根拌倒在地。

“糟了!”楊天等人心中暗叫,雙手焦急在的空中摸索著,想要抓住那根救命的鐵鏈。可惜,他們被樹根拌得偏離了方向,而且身上帶的枷鎖使得雙手能夠達到的高度也有限,只能與鐵鏈失之交臂。

“救命!救救我們!”楊天他們大聲喊著,但是路過的眾人都只是無奈的搖搖頭,任憑呼救聲在耳邊響起卻沒有動作。在這種誰也看不見對方的情況下,單憑聲音很難找到對方的。即使偶而找到了他,自己十之**就已經遠離了鐵鏈,很有可能救人不成反被誤。

就當楊天他們就要絕望的時候,一根鐵鏈突然送到了他們的手中,“拿好了!算你們走運!搭上了個重要的祭品。”熟悉的聲音響起,喚起了楊天他們當夜的恐怖記憶,是莫陽!他竟然就是領頭的人。

寬大的斗篷遮掩了一切,如果對方不說話,誰不知道斗篷里面的那具身體到底屬于誰。

楊天雖然不太明白莫陽的話,但是他們也顧不得去思考其中的意思,緊緊的抓住了鐵鏈,心里暗暗想道,即使腿摔斷了也絕不松手!

周圍的人似乎也察覺到了劉曄可能是個重要人物,靠近他也許活命的機會更加大些,紛紛向后面靠攏而去。而奇怪的是,經過剛才的事件,莫陽似乎也避開了一些難走的路段,眾人一時也輕松了許多。

“終于到了!”莫陽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今天怎么是莫大人前來押送?以前的陰呢?”眾人身前突然響起了一個明顯帶著諂媚意思的聲音。

“陰那個廢物,給他點小事都辦不好,給人干掉了!”莫陽沒好氣的說道,“而且最近城主調用了大批人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剩我這么一個清閑身,只好來干這個差事了!”

“陰?他的能力還不足以進入戰斗序列吧,怎么會被干掉?是被哪個打掉的?”諂媚的聲音奇怪道。

“哼!只是一個普通人!諾,就是那個!”莫陽將頭偏了偏,用眼睛示意道。

“普通人?這怎么可能?”聲音很驚訝,朝著劉曄看了會說道:“也沒什么特別的嘛!”

“怎么?方林,你不相信我?”莫陽明顯有點不悅。

“不……不……我怎么敢!”方林惶恐的說道。

“不要小看他!他可是有兵卒級的實力了!”莫陽哼哼道。

“兵卒級?一個普通人?”方林更加詫異了,“我可要趕快告訴祭祀大人,這可是很少見的祭品!”

“莫大人,如果這回能達到祭祀大人的要求,您可是立了一個大功啊!也許到時候,下任的城主大人就是您了。到時可不要忘了小的哦!”方林似乎這才明白莫陽親自前來護送的真正原因了,這么個大功勞誰不想要。

“不要胡說!”莫陽厲斥道,不過聲音中卻也帶著絲絲的得意。

“是……是……小人明白!”方林顯然也聽出了莫陽內含的意思,心中不齒道,“裝模作樣!”

“人我就送到這里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莫陽心中卻是在鄙夷,“切!要不是你是伺候在祭祀大人身邊的仆從,我才懶得理你這個車馬級中的垃圾!”

二人都是各懷鬼胎,面和心不和的打完招呼,交接一番后就回去了。

“兵卒級的實力,竟然和本大人一樣了!”方林又看了看劉曄,嘀咕道:“算你小子走運!遇上的是莫陽這家伙,沒被那個變態逮到,否則的話……”

不想那么多了,趕快回去告訴祭祀大人,也許大人一高興就把我升成侍衛級了呢。

方林興奮著,拉著手中的鐵鏈向前奔去,全然不顧身后的眾人是否能受得了。于是眾人又恢復了剛才苦不堪言的狀況,只能雙手緊緊抓住手中的鐵鏈,跌跌撞撞的跟著跑去。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