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敵襲與中伏
作者:曄威 更新:2019-11-19

收藏,票票,偶都要~~~~~~~~~~~~~~~~~~~~

這天晴空萬里,海風陣陣,若是百年前的藝術家還在世,怕又是一首首美麗的詩篇和畫卷來描繪這幅美景。然而,與之不配的,海面上三艘面目猙獰全副武裝的血紅色戰船,卻乘風破浪兇神惡煞般的朝著港口開進。

李燴今天很興奮,他前些天主動請命要求把海蛇余孽斬草除根,獲得了首領的答應。因為他知道族長不會放過任何知道獵殺者動向的人,與其坐以待命,倒不如主動請纓,以表忠心。族長很痛快的答應了李燴的請求,除了派出三艘戰船還派了一名身邊的心腹跟隨,名為保護實則監視。

看著遠方若隱若現的港口,李燴心中卻極為興奮。蒼白的臉龐上透出一種病態的潮紅,也不知道是為了即將能殺死楊天還是為能再次吃到人肉而高興。

旁邊,那位族長派出的心腹,則鄙夷的看著李燴。

他實在不明白首領為什么會這么看重這個叫李燴的食物。在他眼中,這個叫李燴的食物除了性子陰狠會拍馬屁外就沒有什么其他的能耐了。可是,首領竟然派出了三艘戰斗船來協助他。要知道整個群落也就五艘戰斗船只,只是為了對付一只茍延殘喘的破舊捕獵船,實在是太不值得了。

“可惜首領的命令就是鐵律,必須執行。不過等這個事件結束,一定要找個機會吃了他,區區的食物竟然敢命令我,一定要吃了他……”那名心腹惡狠狠的想道。

此時的李燴仍然表現的像一個忠誠的族人,命令手下的船只全速前進,盡快到達海蛇島。而島上劉曄、楊天等人,卻似乎毫不知情,只是在準備出船捕獵。

“我了解李燴這個人,以他的性子絕對不會放過我們尤其是我,所以在下個狩獵期間他一定會再次有所行動。”楊天那天如是的對劉曄這么說。

劉曄、楊天和他們的族人站在港口的上方冷冷的注視著下方的不速之客。遠方三艘戰船,連小船都沒派出來偵察就匆匆靠岸,所有人一擁而上一幅吃定了海蛇部落的樣子。

行軍散漫,遇事輕敵,如盤散沙,烏合之眾。劉曄看著下方亂哄哄的場景,鄙夷的下了定論。

“都準備好了嗎?”劉曄轉身向楊天問道。

“一切都已就緒。”楊天回答道。

“那么,就讓我們教教他們什么才是真正的戰爭吧。”劉曄望著下面的群落,瞬間綻放出猶如遠古魔神般的氣勢,犀利的眼神猶如刺破長空的利箭那么銳利。伴隨著劉曄氣勢的爆發,楊天等人也散發出了一股濃郁的煞氣,滅族的仇人就在眼前,怎么能讓他們不殺氣重重。

********************************************************************************

李燴自從重新踏上港口就有種怪異的感覺,多年的生活讓他對港口的一切都熟悉無比,這也是他為什么當日能偷偷逃出去的原因。可是今天他的心里卻總有一種惴惴的感覺,好像這個島上有什么東西變化了一樣,卻又無法名狀。

可惜他現在的感覺不能表露出來,旁邊那個族長的心腹就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敏銳的感官讓他早就感覺出來那個家伙對自己的殺意,而且心腹也從來不加掩飾這點。

“恐怕自己稍稍露出遲疑的表情,他就立刻會撲上來把自己撕碎吧……”李燴暗中警惕道。看著周圍十倍于楊天他們的人數,劉曄使勁的晃了晃頭,極力的把這種不適的感覺排除出去。

“楊天他們再怎么厲害,也不可能在對上這群窮兇極惡的家伙后還能生存吧?何況我這里還有個超越一般人類的家伙,看來我是杞人憂天了。”李燴暗想到。想到這里,他朝眾人點了點頭,大手平伸猛的向下一揮,發出了進攻的信號。

眾人在剛才就已不耐煩的李燴的磨磨蹭蹭,個個躍躍欲試。現在看到李燴終于發出了進攻的信號,也不等什么揮舞著手中的兵器,口中發出“哦~~~嗚~~~~”的聲音,如一群蝗蟲向港口沖了過去。

“看來他們之中有不少都參與了上次的滅族活動,對路線熟悉不少嘛。”楊天冷笑著望著下面的那群人終于闖進了港口中,心中緩緩松了口氣。這次制定的計劃中唯一有可能出現紕漏的就是在李燴,畢竟身為海蛇部落的一員對環境非常熟悉。如果真的被他察覺了什么,那么余下的就只有硬拼一途。

不過還好,這家伙明顯是看出了點不對,卻礙于某些原因沒有表露出來。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他們進了樹林,就別想再活著出來。楊天想到當初看到劉曄指定的那份計劃,也是嚇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心想要是自己處于那種境地的話,也是有死無生。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李燴雖然發布了攻擊命令,但他還是留了個心眼特意走在后面。這一步也間接導致族長派來的心腹為了方便監視他,也落在后面。李燴慢慢的故意磨磨蹭蹭的往前走,一邊偷偷打量旁邊的那個心腹。

雖說李燴加入獵頭者部落不少時間了,但是到現在為止卻連族長的面孔都沒見過,族長和他的直系手下都像旁邊的那位仁兄披上了層不知道什么材質制成的斗篷,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除了他們自己人誰也看不到他們的廬山真面目。

還好,李燴能參與到和楊天爭奪族長的爭斗中,腦子自然不差,深深的明白什么該問,什么不該問,這也是他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能在獵頭者部落混的風聲水起的緣故。

他就曾輕眼看到幾個不長眼睛的笨蛋,在問了他心中一直想問的問題后,被那群斗篷怪人帶進了屋子里后就再也沒有出來過,除了怪人斗篷上的血色更加深了些外,那些家伙就沒有在世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他才不會笨得像那些家伙一樣,以為自己吃過了幾個人就是真正的獵頭者,可以和那些斗篷怪人平起平坐。獵頭者部落有實力的人很多,論個人實力,李燴完全排不上號。但有像李燴那樣有腦子的家伙也他一個,這也是族長看重他的緣故。

李燴深深的明白這點,擺正了自己的位置,他才能走到今天這步。所以他尤其的小心謹慎,特意走在了隊伍的最后面。不管怎么樣李燴的這一行為,不但救了自己的命,更間接救了身旁那位怪人的性命。

就在李燴仍在想著怪人的斗篷是不是由人皮制成的時候,前方樹林里傳來的聲聲慘叫,打斷了他的思緒。正當他以為,這凄厲的叫聲是否來自于楊天所屬的海蛇殘存時,樹林里修羅景象推翻了他的猜想。

大量的尸體遍步在樹林里,尸體上的傷痕很好的解釋了他們的死因。

有被突如其來的木樁狠狠的撞碎了胸骨;有被地上的繩索吊到空中再被冷箭射死;有被腳下的木枷卡住了骨頭動彈不得,在這個幾乎沒有傷藥的年代,這樣的傷已經等于被宣告了死刑;還有誤踩到地下的機關被亂箭射死。總之,各種層出不窮的陷阱不僅讓李燴看得兩腿發顫,連身旁那個真正可以算得上吃人不吐骨頭的家伙也是滿頭冷汗。

不過這些小型機關厲害是厲害,但是殺傷數有限,真正的殺招是前方一個深寬皆十丈的大坑做成的巨大陷阱。

眾人在對周圍的機關陷阱產生恐懼心理后,在慌不擇路的情況下,這個平日里只要多加觀察就能發現的陷阱坑殺了大多數人。坑下無數的木錐沒有當日坑殺那只變異野豬時銳利,但勝在數目眾多,而且落下陷阱的眾人也沒有變異野豬那變態的結實皮毛。

十丈的高度,即使下面沒有任何東西,單單摔下來就足以讓一般人皮開肉綻、骨斷臟破。何況下面還有無數銳利的木錐在等著他們,那么這個陷阱里的人下場也就可想而知。

只是唯一不足的是,這回掉下去的人太多了,足有快二百人。很多人都是掉在了下面的同伴上面,所以受的傷并不重,可惜的是十丈的高度也并不是他們一時間想爬就能爬上來的。

所以,當李燴等人趕到現場的時候,正趕上楊天他們正將手中的弓箭一只只的射下陷阱里還存活的獵頭者們。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