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倒霉
作者:沈瑞雪 更新:2019-07-07

田園喜樂72_第七十二章 倒霉 夏二娘說話間看到棗兒等人,也顧不上好強愛面子了,直接撲到棗兒跟前,靠在棗兒身上大哭:“棗兒,我不想進城為妾、也不想嫁給傻子,可我現在不知道該怎么辦……”說到最后只剩下哭聲。

棗兒見張氏還在生氣,給金氏使了個眼色后便把夏二娘帶到自個兒家里,一個勁的揀好話寬慰她:“二姐快別哭了,事情不還沒到最后一步嗎?興許會有兩全其美的辦法解決這個難題。”

棗兒的安慰讓夏二娘仿若抓到救命稻草,一臉期盼的望著棗兒:“真的能有辦法解決嗎?我真的可以不嫁給傻子嗎?棗兒你救救我,我再也不鬧脾氣了,你說甚么我都聽你的!”這一刻夏二娘把棗兒當成唯一可以依靠和信賴的人。

棗兒剛想安慰夏二娘,就見招弟裝模作樣的尋上門找夏二娘道歉:“二姐對不起,我當時跑肚子,實在是忍不下去了才會走開一會兒,誰曾想那趙石偏偏在那時出現……”

招弟的假仁假義讓棗兒覺得惡心,不等她把話說完便出言趕她:“你到底是有心還是無意眼下多說無益,二姐不想看到你,你走吧!”

招弟見夏二娘哭得傷心,心里竟有了一絲扭曲的滿足感———憑甚么夏二娘可以一輩子都順順利利的,而她就得被人推來推去的嫌棄?!

招弟覺得夏二娘眼下經歷的遠遠不如她所經歷的,竟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做錯,棗兒一趕她她便干脆利落的告辭離去,臨走前還做出一副棗兒和夏二娘誤會了她的模樣,讓棗兒見了直覺得惡心。

招弟一走,棗兒便趁機教夏二娘今后放聰明些:“二姐。吃一塹長一智,你以后別和招弟走得太近,她那人一肚子壞心、心眼又多,算計你綽綽有余!”

夏二娘到底較為天真,聽了棗兒這話一臉的震驚:“這回真是她故意算計我的?她不是說她當時跑肚子嗎?人有三急……”

“我呸!她說的鬼話你也信?!”棗兒見夏二娘竟天真的替夏二娘找借口。不由恨鐵不成鋼的敲了敲她的腦袋:“是不是她主動邀你去洗湯的?又是不是因她沒幫你守好池子入口。趙石才會闖進來抱走你的衣裳?”

棗兒見夏二娘還是一臉迷茫,頓時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恨不得拿個大錘子將她敲醒:“傻二姐,招弟她這樣做是為了把你擠下來,她好代替你跟著金鎖去大戶人家當姨娘享福!不信你且等著瞧。招弟很快就會上趕著到金鎖家獻殷勤!”

夏二娘這才恍然大悟:“她是為了這事才害我啊!我去找她算賬!”

夏二娘向來是個急性子。果然立時就沖出去找招弟算賬,二話不說的和招弟干了一架才回到棗兒身邊,依舊悶悶不樂:“我狠狠的和她打了一架,最后也打贏她了。但這有甚么用呢?我還是得嫁給傻子———村里人現在一看到我就指指點點,我都不敢出門了。”

被人指指點點這種待遇棗兒也曾經遭遇過。這種關乎名譽的東西十分玄乎,她一時也沒辦法替夏二娘解決難題,只能揀了好話來寬慰夏二娘:“船到橋頭自然直,你別想太多了,招弟這樣害你今后自有她的報應———她費盡心機的想要去當妾,等她真的成功了、進了大戶人家,那才是她苦難的開始,有的是苦頭等著她吃!”

棗兒耐住性子安慰了夏二娘一通,待金氏回來說張氏已經氣消了,方才送夏二娘回去,折回來后少不得拉著金氏一塊兒想辦法……

誰曾想棗兒這頭還沒想出法子,三房那頭就傳出消息說把夏二娘許給了趙石,事情就這樣無可奈何的成為了定局,且為了早點將村里那些閑言碎語壓下去,夏二娘嫁得十分匆忙,前后不過隔了十來日便被抬進趙家。

臨出門前夏二娘抱著棗兒哭得肝腸寸斷,連帶著張氏也哭成了淚人,一句接一句的直哭夏二娘命苦……所幸的是上天終有眷顧,夏二娘人是嫁過去了,但趙石卻在洞房之夜因太過興奮而突然猝死,夏二娘得以保住清白之身,只是從此卻成了寡婦。

這個結局雖出乎眾人意料,但卻讓棗兒松了一口氣———守寡總比和傻子過一輩子強,畢竟寡婦再嫁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夏二娘還有機會翻身過上好日子。

…………

且先不提夏二娘成為寡婦一事,卻說招弟果然一等夏二娘出嫁,便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到陳九姑面前獻殷勤,為了抓住這個“魚躍龍門”的機會,主動向陳九姑表忠心:“九嬸子,你也曉得我是從小就被嫌棄的人,眼下雖回到親娘身邊,但卻不被親娘待見,打罵更是家常便飯……”

“這樣的日子我實在是一天都過不下去了,我做夢都想早點脫離苦海,要是有人愿意幫我脫離苦海,那她就是我的大恩人,我這一輩子都會聽她的話,她叫我做甚么我就做甚么,無怨無悔、只一心一意的報恩!”

招弟說完這番話一臉殷切的看著陳九姑,希望她能夠被自己這番肺腑之言所感動,言下之意更是不言而喻———只要陳九姑愿意帶她離開夏家,讓她跟著金鎖一起當姨娘,那她愿意對金鎖言聽計從、唯馬是瞻。

陳九姑自然聽出招弟話里的迫切,不由瞇著眼將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招弟本就和棗兒生得一模一樣,金鎖之前既然看中了棗兒的美貌,那對招弟的樣貌自然是不會挑剔。

至于其他的地方,陳九姑暗自思忖一番后,反倒覺得招弟比棗兒更合適當金鎖的臂膀———招弟不受家人待見便沒有家人可以做依靠,那可不就比棗兒更好拿捏?招弟既然不想繼續留在夏家吃苦,那就一定會緊緊的抓住金鎖這根救命稻草,真到了縣太爺家定會乖乖的聽金鎖的話、給金鎖當幫手。

陳九姑如此一想對招弟不由越發的滿意,但她還得和金鎖商量一番才行,便讓招弟先回去等消息。沒過兩日便捧著幾匹光鮮亮麗的料子并幾樣禮品找上吳氏,提出想提攜招弟、帶招弟到金鎖身邊當臂膀一事。

這送上門的好處吳氏自是不會拒絕、一口應下,問都沒問金鎖那頭的具體情形就讓招弟跟陳九姑走。招弟一見自己終于得償所愿,自是二話不說便跟著陳九姑離家……夏大江倒是苦口婆心的勸招弟再好好想想,但招弟卻把他的話當成耳邊風。依舊堅持要和陳九姑走。

事后吳氏少不得要上金氏、張氏家里炫耀。棗兒得知此事后很不厚道的有些幸災樂禍———招弟若是沒爭強好勝之心,還能安安穩穩的混個姨娘當當;可她若是有野心。那進了縣太爺家后早晚有她哭的時候!

甚至她要是野心太大、肖想一些不該她想的事,還可能會在那內宅深院里丟了性命———縣太爺的大婦可是出了名的潑辣,可不是那吃素的主兒。

…………

一轉眼招弟便走了個把月了。夏家幾房人的日子也慢慢的恢復平靜。這一年明明已經進了二月,卻比往年要冷上許多,竟還罕見的落了一場小雪,染白了白蒲村方圓數里的山林屋頂。

閩地地處南方。就連白蒲村里積年的老人都不曾見過落雪,今年雪一下完。大家伙兒便都出來瞧個稀罕,孩子們更是雀躍萬分,哪怕是整個人裹得像個粽子、行動十分笨拙也要出去玩雪,堆雪人的堆雪人,打雪球的打雪球……

棗兒活了兩世都是南方人,這回也是頭一回見到貨真價實的雪景,不免也有些激動,早早的就邀夏大郎一塊兒出門:“今年罕見大雪,阿哥我們去林子里轉轉,說不定還能趁著賞雪景的機會順道逮幾只兔子!”

夏大郎曾在書上看過一則捕野兔的雜記,曉得大雪過后最容易循著小獸的腳印摸到它們的洞穴,一下就被棗兒勾出興致、尋了幾樣家伙便領著棗兒出門,又叫上金元寶三兄弟,幾人有說有笑的往村子后面那片樹林走去。

幾人進了樹林后便兵分幾路,棗兒饒有興趣的尋了根小樹枝,在地上支個反過來扣的畚箕,又在小樹枝上系了根長繩子,撒了一把小米在畚箕下便不去管它,一面在不遠處堆雪人玩,一面等著鳥雀自投羅網。

誰曾想棗兒的小機關沒把鳥雀吸引來,卻把王里正家的寶貝兒子王寶貴給吸引過來。那王寶貴也是個傻子,聽說是小時候發高燒把腦子給燒壞了,且他還不是那種只會傻樂的傻子,二是個脾氣暴躁、古怪,見到人就想容易激動撒瘋的傻子……

王寶貴一過來就一腳把棗兒支在雪地上的畚箕給踢翻,棗兒見了有些氣不過,但她又不能和一個傻子多做計較,只能認命的去把籮筐撿回來、二話不說的走人,心想惹不起傻子她還躲不起嗎?

誰曾想那王寶貴卻突然和棗兒死磕上,棗兒連話都沒和他說上一句,他就突然發了狂的沖過來,一把搶過棗兒手上的畚箕,放在地上、用腳重重一踢,再次把畚箕給踢得遠遠的!

王寶貴踢完畚箕后似乎還不解氣,竟猛地一把將棗兒推到在地,棗兒都還沒反應過、他整個人就騎在棗兒身上,抓了地上的積雪就往棗兒嘴里塞,見棗兒被雪堵得劇烈的咳嗽起來,竟還“哈哈哈”的直笑,越笑玩得就越起勁……

棗兒一面掙扎著要把王寶貴推開,一面頻頻吐嘴里的雪水,感覺幾近窒息,不由更加用力的掙扎!可那王寶貴雖是個傻子,卻是個十五六歲、五大三粗的胖子,棗兒一小姑娘哪是他的對手?

這王寶貴力氣還比尋常人要大上許多,棗兒怎么使勁都推不開他、立時陷入十分被動的境地,只能想辦法搬救兵———不遠處倒是聚了幾個看熱鬧的人,但卻沒人敢上前幫棗兒、觸傻子的霉頭,畢竟王寶貴的爹可不好惹。

所幸的是就在這時,金銀寶正好過來尋棗兒,遠遠的一見棗兒被王寶貴欺負,二話不說的上前一腳將他踢開,又狠狠的揍了王寶貴一頓,揍到王寶貴不敢再不老實、只哇哇直哭,金銀寶才過去把棗兒扶起來:“棗兒你沒事吧?你怎么不喊我們?”

“咳咳咳,”棗兒還在連連咳嗽,把嘴里的殘雪都咳出來才一臉郁悶的說道:“我也想喊你們啊,可那瘋子一個勁的往我嘴里塞雪,我哪敢張嘴?!真是倒霉,這么就碰上這么一個瘋子!”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池塘突然傳來“撲通”一聲巨響,棗兒二人循聲看去,見先前一直在哇哇大哭的王寶強竟自己跳下水去,且他跳水的姿勢十分怪異,像只四肢長得大的的青蛙般,讓他一頭撞在池塘邊的大石頭上,殷紅的鮮血不斷的從他傷口往外冒,把池水染得一片通紅……

金銀寶和棗兒同時暗道了聲“糟糕”,隨后金銀寶果斷的跳下水把王寶貴給救了上來,一見王寶貴已經不省人事,不由有些內疚自己剛剛下手太狠,暗罵自己不該和一個瘋子、傻子計較———他要是不揍王寶貴揍得那么狠,興許王寶貴就不會突然跳水。

金銀寶一面暗自后悔自責,一面用手重重的拍打王寶貴的兩頰,焦急的呼喚道:“王寶貴、王寶貴?你快醒醒!”金銀寶說著便動手想把王寶貴扶起來,但手才一伸到他腦后就摸到一灘粘稠的液體,再一見自己的手掌已是一片通紅,金銀寶不由傻了眼:“他后腦勺的傷口流了好多血!還怎么叫都叫不醒,會不會已經……”

棗兒早就隱約意識到事情有些棘手,聽了金銀寶這話面色逐漸一片凝重,硬著頭皮把手探到王寶貴鼻下,見許久都感覺不到氣息,臉色一白、聲音多了幾分自己都沒覺察到的顫抖:“他已經沒氣兒了……”(未完待續)

田園喜樂72_第七十二章 倒霉更新完畢!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