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鴉片事件
作者:隱藏的星 更新:2019-07-07

因為鴉片即將流入上海,劉振聲知道事態的嚴重性,于是帶著陳飄雁和劉衛東來到了懸叔的家里拜訪。

懸叔請劉振聲等人進屋坐下,讓下人倒上了茶,問道:“劉師傅!你那么著急的找我,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啊!”

劉振聲將陸大安寄來的信遞給懸叔,說道:“你看!這是我三師弟寄來的信,伊藤佐介聯合洋人和巡捕房,將一批鴉片運往上海,他們的目的是想讓我們中國人染上鴉片以后,削弱我們中國人的實力,然后趁機侵占我們國土。”

懸叔喝了口茶,說道:“原來如此!可是不知道劉師傅您有何打算呢?”

劉衛東說道:“懸叔!這次事關我們中國人的生死存亡,所以我們不得不找您。”

懸叔說道:“可是我又能幫什么忙呢?”

劉振聲說道:“您是武術界的主席,這次找您,是希望您能夠招齊各門各派的掌門,因為鴉片一旦進入碼頭,拿貨的人一定是高斌,他現在與日本人狼狽為奸,而且殺掉梁鏢頭的人也是他,這是人人都知道的,所以我們精武門決定到海上去攔截這批貨物。”

“您也知道!鴉片是來自西方,況且這么大批的貨物,一定會有很多洋人保護,那么必然少不了一場爭斗,如果我們人少的話,必然會損兵折將,所以我們必須要有足夠的人手去攔截這批貨才行。”

懸叔點了點頭!說道:“劉師傅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就試著去說服各派掌門好了!”

劉振聲說道:“那就有勞懸叔您了!”

一天后,懸叔將幾大門派的掌門人都集中在武術會館,商討此事。”

馮蓋天喊道:“哼!真是笑話!想讓我們幾大門派的人來做你們精武門的武器去對付洋人,簡直可笑,洋人的勢力那么大,讓我們去不等于白白送死嗎?”

劉振聲說道:“馮師傅!我劉振聲繼承師父精武門二十多年,我們精武門的為人一向光明磊落,我這次之所以提出這個意見,是為了讓我們中國人團結起來,一起阻止洋人的陰謀。”

蔣金武笑著說:“劉振聲!任你說的再好聽,也不過是花言巧語,你一向看不起我們八大門派,你是想借機除去我們幾派,然后好讓你精武門統一武術界是吧!”

“況且,上海碼頭都是我們天幫的地盤,若是真有鴉片到岸,以我們天幫的勢力難道還攔截不了嗎?”

劉振聲說道:“各位師傅!鴉片一旦靠岸的話!那么接應的人必定是高斌,即便天雷幫勢力大,又怎么能與巡鋪房作對呢?”

蔣金武聽到這話!拍了一下桌子,大喊道:“劉振聲!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這么說你是認為我們天幫會與外國人合謀了。”

劉振聲抱拳說道:“各位師傅!請聽我一言,日本人與洋人一向虎視眈眈,大家都知道,這次的鴉片事件關系到我們中國人的存亡,侵略者之所以遲遲不敢行動,就是害怕我們中國人的團結,這批鴉片一旦流入上海,那么就會有很多同胞們受害,大大削弱了我們中國人的勢力,這是外國人的陰謀。”

“難道各位師傅真的要眼睜睜的看到我們自己的同胞被鴉片所害,難道大家真的想眼睜睜的看著我們中國的土地和經濟被外國列強一步步的吞噬掉嗎?”

蔣富盛站起來說道:“劉振聲!我們憑什么要聽你的話!論資歷你不夠,論勢力你更別談了。”

這時,懸叔站起身說道:“各位!我懸叔很久沒有插手武術總館的事情了!劉師傅說的沒有錯!我這次之所以來,就是為了我們中國人的存亡,我只想和大家說一句話,我身為武術總會的主席,奉勸大家要以國家為重,千萬不要因為個人利益而中了外國人的陰謀,要做一個真正有骨氣的中國人。”

葉朝揚說道:“懸叔!你身為武術會主席,你的話我們大家不會不聽,其實我們這樣做也是不想讓更多的弟子犧牲,洋人和日本人的勢力人人都知道,況且在海上戰斗,根本不會有勝算,與其白白犧牲性命又何必去做呢?”

劉振聲說道:“各位師傅!如果這是一個天真的想法,那么我劉振聲也絕對不會請求大家幫忙,當然犧牲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如果利用小的犧牲來換取整個民族的存亡,那又有什么呢?”

懸叔說道:“不錯!劉師傅是一位有德的武術家,他之所以這樣做,也是為了拯救我們民族,大家都是中國人,為什么不幫中國人呢?”

“各位!如果你們認為懸叔說的話是對的,就請留下來。”

幾大門派的師傅們聽到這些話!都感到很慚愧,于是反思了一下,都點了點頭坐在了位子上。

蔣富盛看到這個情形,推了下眼鏡,走到懸叔面前說道:“懸叔!你這么說,分明是偏袒劉振聲存心和我們天幫作對。”

懸叔扭過頭沒有理會蔣富盛的話!

蔣富盛笑了笑!然后點了點頭!挑著大拇指說道:“好!有種!我們走!”

說完!天雷幫(金虎堂)的人離開了武術總管。

“什么?你是說伊藤佐介與洋人合謀,即將有一批鴉片要流入上海?”蔣天豪問道

陳飄雁點了點頭!說道:“沒有錯!既然是從西方運到上海,那么必定經過你的碼頭!”

蔣天豪說道:“原來如此!那么我做些什么呢?”

陳飄雁說道:“這次我之所以來找你,是因為我們要在海上攔截這批貨,因為貨物一旦到了碼頭,來取貨的必定是高斌,我知道既然是你看管的碼頭,肯定不會忽略這批貨,但是如果巡捕房出動,勢必會對你造成很大的威脅。”

“再有,昨天我師父去過武術總館找懸叔幫忙這件事,七大門派均答應,唯有蔣富盛和蔣金武不答應,想要阻止洋人的陰謀,必須要有足夠的人手才行,所以我想借助東幫的力量一起下海截這批貨。”

蔣天豪說道:“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那批貨什么時候到?”

陳飄雁說道:“七天以后。”

“那好!到時候我帶著一批東幫的人到海上一起去截這批貨。”

陳飄雁笑著說:“那就謝謝你啦!”

“不用客氣!這也是為了幫我們中國人盡一點力!”蔣天豪說道

陳飄雁回到了精武門和大家商量這件事!

“師父!天豪那邊我已經打好了招呼!他說七天后,會帶著天幫的人乘一艘船到海上去攔截這批貨,那么我們這邊要怎么做呢?”陳飄雁問道

劉振聲說道:“此事非同小可!還有七天的時間,到時候你、衛東、嘯風、阿昌還有我,我們四個人一起去就好了!”

林楚楚聽了!問道:“師父!我也要去!”

阿杰、阿成、阿智、阿達說道:“是啊!師父!我們也跟著去吧!”

劉振聲說道:“不妥!人多反倒誤事,你們五個就留在精武門里留守!”

“師父!”林楚楚又喊道

“好了好了!這一次的行動,不知道要多少天,精武門里不可以沒人看守,你們五個留下來,幫助其他的師弟們練武,等候我們的消息。”

“飄雁、衛東、嘯風、阿昌!我們趁這七天的時間,去碼頭查看一下海上的情況,順便建一艘船。楚楚!這七天我們不在的時候,你就負責看守精武門,我們走!”

飄雁、衛東、嘯風、阿昌:“是!師父!”

距離鴉片到達還有三天,伊藤佐介說道:“什么?這次運送鴉片的事讓武術界知道了!”

馮剛害怕點著頭!說道:“是啊!伊藤先生!這都是精武門搞的鬼,他們得知三天后鴉片要流入上海,就找李懸幫忙,現在整個武術界都知道了,他們已經建好了船,準備到海上去截這批貨啊!”

伊藤佐介說道:“哼!看來我們是小看了精武門,他們知道到時候上岸接應的會是高斌,所以就到海上去攔截。”

馮剛又說道:“現在眼看貨就快到上海了,該怎么辦?”

伊藤佐介說道:“你把平崗戶沐和原田四澤叫來,讓他們帶著幾個人去襲擊精武門,現在陳飄雁他們都不在,精武門就是一個空館,趁機將精武門里人抓起來當做人質作為交換,我就不信劉振聲會不顧精武門的安慰。”

“嘿!呵……”原田四澤和平崗戶沐帶著幾名劍手與精武門的人廝打起來!

阿杰、阿成、阿智、阿達四個人和那些劍手打成一團,這時,原田四澤和平崗戶沐那劍向前沖去,幾下就將阿杰、阿成、阿智、阿達四個人打倒在地。

這時,林楚楚跑了出來大喊道:“你們是什么人?居然到精武門來鬧事!”

原田四澤說道:“伊藤先生下令,將你們精武門的人全部抓起來!

林楚楚說道:“伊藤佐介!啊~~~“大喊一聲!就向原田四澤和平崗戶沐沖了過去,其他的劍手也都沖了上來。

平崗戶沐一劍刺來,林楚楚側身閃過,然后一掌拍在平崗戶沐的身上,接著原田四澤一腳過去,踢在林楚楚的身上,林楚楚退后了幾步。

如果是一對一的話!林楚楚的武功比他們高一些,但是兩個一起上,林楚楚必然是敵不過的,雙方打了一會兒,只見林楚楚被打的滿臉是傷。

這時,凌曉燕走了進來,說道:“什么事這么吵啊!”

看到精武門的大廳里打成一片,凌曉燕害怕的大喊出來。

林楚楚看到凌曉燕跑來,立刻喊道:“曉燕!快點走!”

這時,凌曉燕被原田四澤看見了,立刻跑到門前想抓曉燕,林楚楚迅速沖過去,一腳將原田四澤踢開,推了一下曉燕說道:“快走!”然后又與原田死澤廝打起來!

曉燕看到這一切,立刻轉身想向門外跑去,可是平崗戶沐跑了過去,一把抓住曉燕,將她扛在肩上走出精武門,曉燕急忙喊道:“楚楚姐姐!救我啊!”

林楚楚看到曉燕被抓走,于是喊道:“曉燕!”然后拼命的和原田四澤較量,想要應付開原田四澤去救曉燕,可是原田四澤的武功比林楚楚差不了多少,在加上林楚楚剛剛同時對付原田四澤和平崗戶沐兩個人,自然力氣不足,幾招下去,原田四澤就將林楚楚打倒在地。

原田四澤看著林楚楚說道:“這個丫頭就是陳飄雁的妹妹吧!正好!抓住她一個勝過抓住你們任何一個人,我們走!”說完!原田死澤就帶著其余的人與平崗戶沐一起撤去。

林楚楚趴地上,捂著胸口大喊道:“曉燕!曉燕!”只見精武門里一片狼藉,所有人都傷痕累累躺在地上。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