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各自的結局
作者:心寒意寒刀寒 更新:2019-11-22

  杭州,雄府的門緊閉,門前站著雄傲天、威凌岳父子、樂游商父子,還有三府的高手,一輛馬車載著雄天一的尸體。

  樂逸閑一路上成了眾人人保護神,殺了不少蒙古人,帶著他們突破重圍,安全離開,在死亡之谷的出口與三府的高手會合。

  威凌岳拍著雄府的大門。良久,才有一位下人開了門,那人看了一下,哭喪著臉,道:“老爺,你們可算回來了!”   雄傲天問:“發生什么事了?”   那人答道:“咱們四府被人洗劫了!”   一句話,驚呆了所有人。

  那人打開門,道:“老爺,您先進來,待我慢慢跟您說!”

  庭院的落葉雜亂,已有數日無人打掃,一副說不出的凄涼的景象。

  眾人進府后,他道出事情的經過:三府的高手趕往死亡之谷,殺手刀統帶著大隊人馬,來抄了雄、威、賦、樂四府的家。四府寡不敵眾,抵抗的人全部被殺。然而,又一隊人馬伏擊了刀統的軍隊,刀統敗逃,后來查明是燕王手下大將張玉做的。

  威凌岳憤憤道:“調虎離山,可恨!如果我們四府的人都在,未必不能一戰!”

  這是毒后的計策,她一面讓刀統領著曹公公的五千人馬來抄四府的家,卻另一面讓燕王派張玉帶一萬軍隊伏擊。她不愿助紂為虐。   威凌岳父子、樂游商父子告別,趕回家看自家的情況。   雄傲天仰天長嘆:“已無所謂了!無所謂了!”   次日,雄府掛滿白布,為雄天一掛喪。

  大堂,雄傲天無言,一眼的哀傷,妻呂氏哭得死去活來。   威凌岳父子、樂游商父子、雄婉婷為雄天一上香。

  下人托著一封信,道:“老爺!這是我在收拾少爺遺物的時候發現的。”   雄傲天接過信,信封上寫著:父親大人親啟。

  雄傲天打開信,上面寫著:爹,當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可能我已經不在世上了。在許多年以前,我就已經死了。我只是以一個活死人的狀態在這世上混著,混著不屬于我的人生。我活得太累,不知道活著為了什么,我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崩潰。如果我不在了,我想我的人生不屬于我,就當沒生過我吧!勿念勿悲!   雄傲天仰天長嘯:“從開始就錯了!“   呂氏接過信,看完,哭得更大聲了!   三個月后,雄傲天、呂氏因悲傷過度,也先后去世。   是所謂,哀大莫過于心死,是為心殺!

  毒后主要是針對雄天一進行謀劃,但沒想到雄傲天也因“心殺“而死。

  林劍嘯在雄傲天死后,與鏢局的人另開了一家鏢局,自此與雄家切斷關系。

  威凌岳與威宏亮變賣家產,離開杭州,隱姓埋名,避免仇家尋仇。   威宏亮在一家鏢局當鏢師。

  這天,威凌岳與幾個鄰居聊天,他吹牛道:“我兒子啊,名牌大學畢業,碩博連讀,牛吧!“   鄰居們夸贊:“太厲害了!那工資應該很高吧!“   老威道:“那是當然!“

  回到家,他問威宏亮:“兒啊,你在鏢局當鏢師,一個月多少錢?“   威宏亮不好意思地比劃了一下。

  老威罵道:“你這混蛋,讀了那么多年書,名牌大學的高材生,才拿這點工資,你要氣死我呀!“   他掄起拐杖要打威宏亮,威宏亮連忙跑開。

  威宏亮的一生,屬于考試強人那種,考試成績出奇地好,但考完甚至連考試的內容都不記得,沒什么創造力、沒什么主見,很聽父母的話,是父母的“乖乖仔“。正如一段**所說那樣:

  5歲:孩子,我給你報了少年宮。7歲:孩子,我給你報了奧數班。15歲:孩子,我給你報了重點中學。18歲:孩子,我給你報了高考突擊班。23歲:孩子,我給你報公務員。32歲:孩子,我給你報了《非誠勿擾》

  賦獨厚變賣了剩下的家產,遠走他鄉,開了一家藥鋪。賦云天與雄婉婷成了親,生下一對龍鳳胎,老兩口照看孫兒,每天其樂融融。

  賦云天成了一名大俠,有人問他姓名的時候,他會答:“我姓懦,懦夫的‘懦‘!“

  于是,大家當著他面就叫他懦大俠,背地里卻叫他“懦夫“!

  樂逸閑在杭州西湖邊開了一家“醉樂坊“,教人彈琴,由于他琴藝出眾,名聲遠播,后來徒弟眾多。

  起初,樂游商還不滿意,覺得教人彈琴賺不了幾個錢,后來,樂逸閑出名后,才認可了兒子。

  其實,父母有時也該尊重一下孩子,有愛好有什么不好,如果能成為職業也是不錯的人生方向。

  燕王發兵守住邊疆,派大將張玉阻擋住蒙古大軍的進攻,并凌遲處死了私通蒙古的守關官員。   后來,燕王攻破京都,順利登基。

  生死判官奉命修改《大明律》,撇除法律的弊端,令朝野振奮。

  某縣大堂,縣令宣判:“劉老漢,你原本有傷,而后張奇扶你,你卻一口咬定是他弄傷你的,經多位證人證實是你自己摔倒的,本縣判你訛詐罪!重打二十大板,坐牢一年,罰款二十兩!“   圍觀的觀眾一片叫好!

  有法律的保護,才有人敢見義勇為,救死扶傷,否則,人與人之間,只剩下一片冷漠!

  追魂手奉命監管全國各地的醫藥鋪,將無良、亂開藥的醫生全部捉了起來,并一一定罪。

  亂開藥亂收費成為重罪,令醫生不敢亂來,醫患關系才慢慢好起來。

  后來,生死判官成為錦衣衛指揮使,黑白無常、乞命乞丐、催命使也成為錦衣衛同知、僉事,他們揪出許多貪官污吏,還輔佐朱棣五征蒙古,使明朝興盛,遠離戰亂。   某縣學校,夜。

  該校正舉行慶功宴,眾學生家長趕來,感謝老師的辛勤“勞動“。

  甲家長舉杯道:“多謝老張師的辛苦栽培,令我兒考上重點學校,我敬您一杯!干!“   張老師舉杯:“干!“

  “張老師真是教育界的奇才啊!這么多學生都考上了重點學校,實在令人佩服!“   “過獎了!“   “干!“   “干!“   ……

  夜已深,許多家長已經離去。這位老師拿著酒杯望了一眼窗外,外面幾團篝火,學生們正圍在篝火旁,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自語道:“唉呀!我勞苦功高,家長們感謝完,該他們說感謝了!“   他背負著雙手,慢悠悠地朝學生們走去。

  他想:我的題海戰術是我的致勝法寶,甲縣試題寫完,寫乙縣,乙縣試題寫完寫丙縣,哈,我還加班加點,跟思想品德老師、體育、音樂老師借課,才讓他們考上重點學校。看看他們要怎么感謝我,哈!

  他哼著小曲得意地走來,睜大眼睛一看,傻眼了,學生們正在干啥?

  甲同學咬牙切齒,正大力地撕扯著考卷,放進火中,焚燒!

  乙同學“呀“地一聲大叫,如大猩猩般暴力撕開作業本,然后將作業本放進火堆中,焚燒!

  “呀!我的《重點學校至尊考題》!“老師驚呼,然后大聲問道:”你們在干什么?“

  眾學生停下撕扯書本,盯著老師看,憤憤的眼神,一如火堆上熊熊燃燒的大火,在奮力地跳動。

  老師呆住了,四十多雙憤怒的眼睛盯著他看,仿佛四十多個耳光打在他臉上。   難道我的教育是錯的?   良久,老師覺得無趣,灰溜溜地走了。   這些學生的路,像威宏亮。   寒刀和毒后生活在了一起,只因,真心相愛。

  寒刀刮去了胡子,當起了教書先生,教會學生明辨是非,培養他們的品德,還有為人處世等。   他不希望培養出考試的天才,卻沒有靈魂的人。   (全書完)    起點中文網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