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大結局
作者:煙斗客 更新:2019-06-27

大戰之后,所有人都陷入了戒備狀態,因為他們都知道,吃了這樣一個大虧,仙族定然不會善罷甘休。

用短短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江寒夜就帶人在百花谷下方修筑了一個三百間房屋的地下城,里面囤積了糧食和飲用水,在必要的時候,普通百姓是要躲進去避難的。

事情就在這一天早晨發生了。

江寒夜和岑若秋剛睜開眼,就愕然的發現他們屋子里居然多了一個人。這個人頭帶黃金冠,身穿織錦衣,腰間系著白玉帶,帶上插了一把金芒閃閃的匕首。

這個人面如冠玉,胡須飄逸,看起來是道骨仙風,逍遙飄渺。

“你是仙帝?”江寒夜在呆了片刻之后開口問道。

“嗯。”仙帝答道,“你就是江寒夜?”他反問。

“是。”江寒夜道。

“好,很好。”仙帝背著手,緩步走到門口,“我們出去說。”

“也好。”江寒夜披上衣服準備出去。

“我跟你一起!”一只蔥白一般的手拉住他,岑若秋堅定的望著丈夫說道。

“也好。”江寒夜低頭看了妻子一眼,知道這一次他無論如何都丟不下岑若秋了。

夫妻兩個跟著那個渾身散發異彩的仙帝一道走出門去,來到了百花谷后山空曠地帶,而在這段時間,路上遇到他們的那個百花谷弟子只怕早已按照江寒夜的吩咐,帶著一眾百姓躲進地下了。

“你殺了我不少手下。”仙帝說道。

“是的。”江寒夜亦不辯駁,“你要怎樣?”

“你身手不錯。”仙帝道,“不過跟我比起來你還差的遠。原本我只是要這靈泉里的力量,奈何你不合作。”

“我們不是傻瓜。”江寒夜道,“靈泉沒了,人間還會存在么?”

“唔……”聽了這話,仙帝有些意外,“你很聰明。”他盯著江寒夜說道。

“謝謝夸獎。”江寒夜道,“不過這句話并不能抵消你我之間的仇恨吧。”

“是的。”仙帝道,“所以今天你們都得死,而你將是第一個!”

“樂意做第一個。”江寒夜笑了,不知為何,今天他的心情特別輕松,壓抑許久,今天終于有個結果了。

江寒夜拔出軒轅劍,劍指蒼天。

“呵呵,軒轅劍。”仙帝笑了,“雖然是上古神兵,但是在你手里,就像是一根繡花針一樣沒有用處。”說著,他渾身碧芒頓起,左手似乎是被碧色火焰包圍了一樣,熊熊燃燒著。

江寒夜挑了挑嘴角,露出個莫測的笑容來:“是么?或許吧!”他的身上開始散發紫黑色的煙芒,那煙芒順著他的手臂一直攀爬到軒轅劍上,貫穿始終,忽然,他的手看似不經意間的輕輕舞動了一下,湛藍色的天空中就忽然出現了一道黝黑的裂痕,令所有看到的人都大為吃驚,仙帝亦不例外。

這裂痕起初很小,后來就變得很大,看起來就像是某人的眼睛。

“你在做什么?”仙帝王者那道黑色裂縫問道。

“你很快就知道。”江寒夜神秘的笑了笑,然后拉著岑若秋后退。

岑若秋雖然也好奇江寒夜要做什么,但是對于丈夫她是無條件信賴的,因此便不吭聲,跟著他后退。

一個半透明的身影從那裂縫里出現,那影子極為龐大,當他的面龐出現時岑若秋才吃驚的發現,原來那人居然是泰坎。

泰坎虛無飄渺的身子站在天空,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仙帝,笑了。

仙帝抬頭看著空中,眉頭漸漸皺起:“誰?”

“你連我都不認識,枉你還自稱仙帝。”泰坎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是這笑容卻令他的面目更加可怕。

仙帝臉上表情瞬息萬變,由吃驚到震驚,由震驚到鎮定,而后是戲謔,他盯著泰坎道:“你就是那小子請來的救兵?也好,來一個我就殺一個!今日就大開殺戒了!”

“只怕你還沒有那個本事!”泰坎冷笑。

仙帝將手一拂,身子騰空而起,他身邊頓時金芒大作,引起地上圍觀者一陣陣驚呼,皆自擔憂前途命運。

泰坎是以逸待勞,等仙帝到來時才猛的一跺腳,整個空中頓時就彌漫了黑霧。

黑霧夾雜著金芒,天空風云際會,電閃雷鳴,狂風暴雨驟降。許多年后人們依舊忘不了這一天,天空中兩大強者對壘,那一刻就算是死到臨頭,許多人也覺得這一輩子活的值了。

江寒夜仰著頭,他緊緊的握著岑若秋的手,臉上看起來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樣子,實際上他心里卻有些擔憂:“泰坎是仙帝的對手么?”

轟隆隆一陣雷鳴過后,一陣輕風吹來,天空居然瞬間就煙消云散了。

半空中只有泰坎的身影,而沒有仙帝的蹤跡,所有人都大為吃驚。泰坎喘著粗氣,扶膝看了看地上的江寒夜,嘴里說道:“小子……”

他一句話還沒說完,江寒夜忽然騰空而起,他將手一揮,一陣黑煙涌出,黑煙過處,泰坎居然像是被一陣強力拉扯著一般,硬生生的被塞進了那裂縫了。

“你居然敢過河拆橋!”泰坎在消失前暴怒,“江寒夜,你會為你的所作所為后悔的!”

“或許我會后悔,但是我不允許你在這里傷害我的家人!”江寒夜朗聲道,他心里已經有了準備,或許接下來他在夢修的時候,將會遭遇到無數的噩夢,但是那又怎樣呢?該過去的始終會過去。

……

幾個月后。

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從江寒夜的房里傳出來。

“恭喜啊小師弟,你做爹了。”姬遠抱著酒壺,跟白環一起走進院子里。

“多謝二師兄!”江寒夜臉上滿是笑容,他的身材更加偉岸,胡須也濃密了幾分。

“聽說你又納了個小妾?妻妾都齊了。”姬遠拍了拍他的胸口,神秘兮兮的說道。

“你想死!”白環在一旁狠狠的掐了他一把,痛的姬遠眼歪口邪連連呼痛。

“這個……”江寒夜臉上一紅,他將靈兒收房的事本來是悄然進行的,沒想到最后還是傳了出去。

“人王!”一個弟子在院門口道,“有個孩子求見。”

“孩子?”江寒夜心里怦然一跳,自從魔界出事之后,他其實一直在暗中尋找小原母子兩個,可是始終都渺無蹤跡,這個孩子會不會就是小原呢?

“他來了!”那弟子將身一閃,小原的身形映入眾人眼簾。

姬遠和白環驚訝的看了看小原,又看了看江寒夜,不約而同的驚訝道:“像,真是太像了……”

江寒夜與小原怔怔的對望片刻,孩子忽然哭了起來,大聲喊道:“爹!”

江寒夜微微蹲下身子,張開雙臂,噙淚道:“孩子……”

小原撲進江寒夜懷里,父子兩個緊緊相擁。

……

事情似乎真的都過去了,人間物阜民豐,百姓又重新過上了安樂的日子,國家漸漸出現,但是無論是帝王還是百姓,他們心里都念叨著一個人的好——人王。在百姓心目中,人王兩個字是比天地更沉重的兩個字,有人王在,他們的日子就過的很踏實。(全文劇終)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