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作者:智律兒 更新:2019-06-27

辰玉離開兩個時辰了,他為引開了甄家的人,他是安全了,辰玉能否安全歸來?水溶瞪著掌柜。

此時,林如海行色匆匆的干禮,水瀚看到他來,心里就緊張起來,辰玉真的出事了?

“四叔!”水瀚低垂著腦袋,她不希望,會讓林家受難。

“你這孩子,就和辰玉兩人出來了,萬一出事呢!”林如海聽到暗衛的回報,他趕緊過來了,甄家的那些人不會是林家影衛的對手的。

水瀚低垂腦袋,等林如海批評。

“罷了,我白為你們擔憂,你們兩個臭小子,是不是覺得,自己作對了?”林如海是過來人,他很清楚,這兩孩子想幫忙,甄家和鹽商勾搭起來,給林如海造成了不小的困難。

“我們做錯了!”水瀚底下了高貴的頭。

此時,林辰玉被甄家的人跟隨,他們接到甄家和賈府的命令,水瀚和林辰玉都是他們攻擊的范圍。只要另加沒有了子嗣,賈母會讓林家內線,給林如海和賈敏下藥,到時候,黛玉一個孤女,還不是被他們擺布嗎?

辰玉加快了腳步,趕著準備往前走,希望到人多的地方,擺脫這些人。

他剛走到街道口,準備轉向茶館,后面的人就發起了攻擊,辰玉被林如海要求,練武來強身健體,他身邊的奴才帶了不少,否則,不會讓甄家的人認定為水瀚的。

在身邊人一個個的倒下,林辰玉不得不跟面前的人對抗。周圍的百姓們,看到街道上有打架的,他們都趕快躲避起來,辰玉衣著話里,絕對是大家的公子哥,他們哪里敢摻和。敵對方更是衣著華麗了,看著就想是達官貴人府邸的奴才們。

“少爺!”黑衣人出現,本來一邊倒的形式改變了,甄家派遣的人才明白,他們跟錯人了。

“嗯!”林辰玉望著街道兩邊,躲藏的百姓,他深深的自責著,這些人都不清楚,他們到底是什么人?卻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不便。

半個時辰后,甄家的人被制服了。林如海要求,全部帶活口。畢竟,甄賈兩府被牽扯到了一起,難免,不會有針對林家的陰謀。

整個朝堂上,都清楚,林家徹底的擺脫了賈府。

“爹爹!”林辰玉回到酒樓是,水瀚站在一旁,林如海端坐在正中間,在林家,水瀚是殷瀚,并不是宮內的皇子,林如海就算責罰的再痕,水瑯都不會管的。

林如海臉色很陰沉,水瀚都被責罵了一個時辰,更何況是林辰玉。

“本事極大?”林如海端著茶杯品著茶,輕飄飄的一句話,讓辰玉眼瞳一緊,趕緊在旁邊搖頭。

“林忠,你先送瀚兒回府!”林忠身邊站著皇家的侍衛,這些人是水瑯特意派遣下來的。

等待包廂門被關上后,林如海和林辰玉這對父子對視起來。

“爹爹,我看到那些人,生怕他會出事情!”辰玉明白,林家的人要保護兩個皇子,他們出一點問題,林如海都無法和水瑯交代。

林如海無奈的搖搖頭,辰玉還是年紀輕,他并不明白,那些人就是沖著水瀚和辰玉來的,他沒有過來,辰玉也是甄家派遣人的眼中釘。

賈老太太為了林家的財產,她是連顏面都舍棄了。賈赦的到來,更讓林如海擔心,府邸的人是否清理干凈了。

“爹爹,到底怎么了?”辰玉感到林如海情緒不穩,或許,這是他攜帶空間的一個好處。

“賈府的人給了甄家銀兩,買你的命!”林如海的話,并沒有讓林辰玉覺得吃驚,紅樓里面,黛玉不就孤單一人嗎?他認為,林家小兒子的夭折,與賈府有極大的關系。

林辰玉不屑的笑了笑,手段太過老舊了。

“哼!那些人!”林辰玉輕蔑的眼神,讓林如海的心里好受一些,辰玉明白極好。

林如海不可能隨時都在府邸,林辰玉能撐起林家的事情,她就滿足了。

“不要輕敵!”林如海的話,讓林辰玉點頭了,賈敏要是知道,該多傷心。

賈府的人手段狠辣,讓林如海膽寒,當年,沒有發現賈敏身邊的人,林府會變成什么樣子?

“爹爹,不要和娘親說!”賈敏的身體,好不容易才養好。能夠有個健康的弟弟,他的擔子才能歇下,他與水瀚的感情,還不能和林如海提及,否則.......

林如海會更加的憤怒的,他更會讓水瑯把兩人都給接回去的。

賈敏聽到水瀚回來了,辰玉卻沒有歸來,她撐著沉重的身體,走到大廳。

“瀚兒,辰玉呢?”賈敏關切的眼神,水瀚嘆口氣,曾經,賈敏對辰玉不好,這幾年,她真心對待辰玉,他說了賈府的事情,絕對給賈敏沉重的打擊,到時候,還字不好了,辰玉會更傷心的。

“四嬸,辰玉被四叔給叫走了!大概是學堂的事情!”水瀚面帶笑容的說著,水溶跟黛玉在一旁寫大字,黛玉用的是梅花小楷,水溶用的是柳體。

“好,這樣我就放心了!瀚兒,溶兒的大字,交給你來看!”黛玉年紀小,每日些兩張大字,她也快寫完了,賈敏就帶著黛玉會到了內院。

水瀚看著賈敏和黛玉的背影,他狠狠的捶了一下扶手,水溶看到兄長發怒了,他放下了手里的毛筆,趕緊跑到水瀚的身邊。

他揚起小腦袋,在看著水瀚。

“哥....有事情?”水瀚點點頭,他把府外受襲的事情都說了,水溶嚴肅的小臉,讓他放松了一些,經過林家這些事情,溶兒長大了。

“該死!賈府算計玉兒!”水溶狠憤恨的說道。

水瀚拍著水溶,辰玉沒引開那些人,他是否還能堅持到林如海到來?父皇讓他們用心看,用心去體會。他明白了。

“奴才給四皇子請安,給九皇子請安!”一個黑衣人憑空出現在林家的大廳內,外面的仆人沒人覺得奇怪。水瀚和水溶來到這里后,這些黑衣人逢五逢十都會出現,他們習以為常了。

“起磕!”水瀚點點頭,黑衣人遞上來了一個黑皮的折子,水瀚的瞳孔縮了縮,這個折子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在水瀚的視野里了。

太上皇在甄太貴妃的挑唆下,讓水瑯派遣水濘能來甄家教養。水瑯死死的咬住,絕對不允許,水濘到來,會給甄家更多的謀劃。此時,為了銀兩,甄太貴妃就能讓甄家與鹽商鏗鏘一氣。

如若,水濘學會了這套,或者,和鹽商們打好了關系,到時候,會更加的麻煩的。

“溶兒,皇祖父是為甄家撐腰呢!”甄太貴妃活著,父皇的日子就不好過,華妃的日子,更難過了。甄貴妃經常出入暢夏園,她在上皇哪里,沒少說華妃的小話。

幸虧,宮中掌管大權的是太后,否則,她真的有麻煩了。

“母妃那邊,不會有問題吧?”水溶在宮內,看著宮妃們的爭斗,各種的手段,他是了解一些的,為了不給甄貴妃機會,他們兄弟兩人,從小就小心翼翼的,絕對不給母妃和父皇帶來任何的麻煩。

上皇禪位了,他沒有放棄手里的權利。水瑯繼位之后,一直都束縛住手腳,在林如海這些年輕的大臣幫襯下,才沒有變成傀儡皇帝。

林家一直都是太子太傅,更是帝師世家,上皇的師傅,是林如海的祖父,為此,他對林如海很寬容。

“不會的,甄貴妃被上皇下旨,去白云庵祈福,甄太貴妃的事情,和甄貴妃是有牽累的,否則,上皇不會把這要給你的事情交給她做的。”水瀚提點到,他在宮內的安插的眼線,源源不斷的給他送來了消息。

那天,他得到甄貴妃被懲罰的折子后,心里別提多開心了。水瑯為了保護水瀚和水溶,他硬生生的壓制自己的行為,在外人面前,對他們很冷漠,在華苑,確實相反的態度。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水溶開心的說著。

在華苑,水溶陪伴華妃的時候最多,他親眼看著甄貴妃對華妃的挑釁,明明,兩人都是一樣的品級,上皇施壓水瑯,僅是給華妃貴妃的名號,沒有舉行貴妃的典禮,更沒有金冊。

“現在,咱們更要隱忍!甄家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被打壓住了!”水瀚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賈赦脫離了賈府,給水瀚帶來意外,跟讓他松口氣。

林家沒有賈府這門糟心的親戚,李如海和林辰玉都會被水瑯的重視,四叔是能臣。年幼的辰玉就已經有獨特的見解,連水瑯都說,辰玉會是個權臣。

其實,辰玉病愈后,林如海帶辰玉去書院復課時,時任的院長對林如海提及,辰玉是權臣的料。

林如海的心提起來了,能當權臣與奸臣之間,只有一線之隔。林家的祖訓,使得林如海放心,辰玉絕對不會成為奸臣的。

“哥,你說,咱們虎丘的時候,那個人還在嗎?”水溶期盼的問著。

宮內的生活,太過艱辛,水瀚也好,水溶也罷,他們不想讓辰玉和黛玉深深的陷入到內亂。辰玉和水瀚之間,那種比朋友多一絲情感,比情侶有少一分激情的感情。成為水瀚最大的心結!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