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作者:祈幽 更新:2019-06-27

走過了草原、穿過了灌木叢,將廣袤的森林甩在身后,十萬大山的中心卻原來是有著堅硬的黑色石頭、飛沙走石、寸草不生的地方,黑色的堅硬巨巖參差不齊、高高低低,顧驍柏站在最邊沿踮著腳幾乎可以看到巨巖的中心那徒然內凹的地方,明明看起來沒有任何區別,但是森寒的感覺奔涌著襲向自己,每個毛孔都叫囂著危險。

顧驍柏背在身后的手指幾乎可以觸摸到身后不遠處樹木粗糙的表面,沾染在手指上濕潤的空氣還沒有干透,迎面而來的森寒卻將僅剩的大自然的溫柔壓榨干凈。

顧驍柏深吸一口氣,蹲在他肩膀上的咕咕和它的主人一般深吸一口氣,一人臉一毛臉此刻的表情一模一樣,緊張、害怕、激動、迫不及待,明明很害怕,但卻十分好奇巨巖的中心究竟有著什么。這種好奇啃噬著他的內心,他的心焦灼的翻動著,抬腳就想往中心奔去,明明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叫囂著危險,為什么他還是控制不住的去好奇、去一探究竟,顧驍柏一個激靈,可是害怕出現了一會兒就被好奇壓了下去,心里面有一個聲音叫囂著讓他去往前,只要往前就可以知道巨巖的中心有著什么了,去啊!

當顧驍柏抬起一條腿準備邁步向前的時候,林彥龍迅速抓住了他,顧驍柏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瞬間從迷茫的狀態清醒了過來。可是有什么東西在撕扯著他的心神,剛剛清醒的大腦詭異的泛起了令人起雞皮疙瘩的強烈好奇,稍微清明的大腦即將被“巨巖中心的秘密”再次蠱惑。

“醒來!”聲音不大,聽在顧驍柏的耳中卻震耳欲聾,從心底深處喚醒了他,將他從“巨巖中心的秘密”的泥淖中解救出來。

顧驍柏猛地倒吸一口氣,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林彥龍,手上激動的比劃著,“剛才剛才我好像被什么迷住了一樣,對哪里沖充滿了好奇,只想進去一探究竟,嘖嘖,我還從來沒有過對什么東西好奇成這樣的,感覺太奇怪了!”

“封神大陣雖然將眾神封印,但無法防止他們的力量泄露出來,過了這么多年,除了阿斯蒙蒂斯,其他的神都變成了封印的一部分,也成為了天地自然的一部分。你剛剛說的好奇,其實是蠱惑的力量,阿斯蒙蒂斯是激怒和欲望的魔神,為了讓人做壞事、墮落,他就要蠱惑別人去做壞事、墮落,蠱惑最好的武器就是好奇心,好奇的欲望可以讓人做很多事情,違背理性、忘記恐懼、忽視所有,只有滿心滿身的好奇。”林彥龍握著顧驍柏的手,腳跺了跺巨巖的地面,“巨巖的大小和封神大陣內諸神力量的有關,現在巨巖直徑也有二三十米的樣子,再過個百多年巨巖將會徹底的消失,看準腳下,我們走吧!將寫了尸蠱煉制方法的空間戒指封印進去,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然后你要在十萬大山待多長時間都可以,要是不想待了,我們可以隨時離開。”

“好。”頭腦清醒的顧驍柏重重的點頭應了一聲,蠱惑他去探究的力量消失了,但是他的確對巨巖挺好奇的,封印大陣中心究竟是什么?當初“林彥龍”就是從這個地方進去的嗎?巨巖不像是異獸可以靠近的啊!還有那啥神廟在哪里?顧驍柏的腦袋中有一大堆的問號,一時間卻無法得到解答。

仔細的看著巨巖的表面,顧驍柏驚異的發現,要是他一腳踩進去,隨時都會被黑洞吞噬。巨巖太過奪目,讓看到它的人滿心神都是它,從而忽視那些密布在巨巖表面上的東西。那些東西就是大大小小的黑洞,黑洞擾亂了大6的靈氣,改變了修煉的方式,同時也暗藏著許多的危險,只要陷入黑洞中,就會被黑洞無情的吞噬,進入黑洞不會死亡,只會在無盡的黑暗中發瘋。

顧驍柏拍著胸口,還好有林彥龍在他的身邊,不然就慘了,但心里面就有更大的疑惑,當初“林彥龍”他們是怎么進入的?

好像是感覺到顧驍柏的疑惑,林彥龍輕輕一笑,手在顧驍柏的眼前一揮,顧驍柏的眼睛一陣的模糊,眼前的東西朦朧扭曲,最后竟然大變了模樣,顧驍柏震驚的睜大眼睛,剛剛一片黑色巨巖的地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輝煌的宮殿,宮殿上雕刻著各種造型的長形龍和不同的人物,正前方的墻面上是一副巨大的浮雕,仔細看來,壁畫上畫著的是千萬年前的情景,最底下是勞作的人類,沉甸甸的稻谷,接下來是享受的男女、美酒美食,后面是翻云覆雨的諸神,諸神上的云層中盤著一條巨龍,巨龍威嚴而慵懶的看著低下的蕓蕓眾生,在他的眼中,無論是凡人、貴族還是神,都是一樣的存在。

“好漂亮。”顧驍柏被巨龍吸引,粗壯卻不失矯健優雅的身形,漂亮得讓顧驍柏心神顛倒,如癡如醉。

林彥龍看了一一眼墻上雕刻著的巨龍,心里面竟然出現了一些嫉妒的情緒,看顧驍柏眼神中充滿了對巨龍的贊嘆,林彥龍拉著他的手一拽,就將顧驍柏拽動了起來。

“誒誒誒,阿龍干啥呢!我還沒有將浮雕看完呢!”顧驍柏不滿意的囔囔了幾聲,戀戀不舍的扭頭想要繼續欣賞一下浮雕,砸吧著嘴巴,巨龍的身形矯健而碩大,震撼著心神,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去膜拜,心里面想著,不知道林彥龍的真心怎么樣,是比浮雕上的巨龍還要讓人震撼,還是神圣得讓人不敢直視。

林彥龍拉著顧驍柏長驅直入,直接走進了神廟的內部,顧驍柏算是明白了之前“林彥龍”一行人是怎么被異獸們追趕到神廟里面的,不知道是何妙處,神秘的出現將黑色的巨巖全部遮蓋,中心的陣眼也消失不見,顧驍柏百思不得其解。

林彥龍解釋道:“算是一個障眼法吧,等你實力提高了就明白了。”

“……”顧驍柏覺得林彥龍解釋了和沒有解釋一個模樣。

障眼法很快就消失不見,顧驍柏發現自己正站在中心邊沿處的巨巖上,身前就是封神大陣的中心,中心比顧驍柏預想得大得多得多,不,不是大,他已經無法用詞來形容眼前的一切,巨大的空間中一條巨龍盤臥在陣眼之中,龍鱗有大有小,大的看起來有幾個成人高,脖頸下的小鱗片看起來也就米粒大小。顏色說是絢爛卻也單一,說單一,但在陽光下顯得那樣的迷人,顧驍柏著迷的看著,他發現真正的見到了林彥龍的真身,已經找不到任何一次詞來形容,心里面唯一剩下的情緒就是震撼。

顧驍柏陷入了沉思,他也不是對身外的情況一無所知,他知道林彥龍讓雪靈和咕咕照顧好自己,然后林彥龍就一躍而下,跳進了陣眼之中。

在微闔著眼睛的巨龍龍頭之下,看似隨意放著的前爪下是最重要的地方,林彥龍走到了那兒,將手中的空間戒指一掌拍了進去,空間戒指瞬間消失不見,地面出現了微微的閃爍,林彥龍不屑的輕哼了一聲,雙手打出的結印繁復得顧驍柏已經分辨不出來,待動作結束,陣眼變得更加的穩固。

顧驍柏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能夠看得那么清楚,雖然身體還是無法移動,但心神卻跟著林彥龍在移動。封印了戒指之后,林彥龍并沒有跳上來,而是來到了巨龍的胸口逆鱗所在的地方,那兒的鱗片看起來更加的細小,細小卻堅硬十足,一看就不是凡物可以傷害得了的。但是也不知道林彥龍手上做了什么,一片銅錢大小的地方的鱗片掉落,林彥龍剜出一塊大拇指指甲蓋大小的鮮肉來,就連滴落下來的血也一絲不漏的收集在了玉碗之中,待收集好鮮肉和血,銅錢大小的地方肉眼可見的愈合,鱗片瞬間生長齊全,仿佛剛才的傷害只是個假象一般。

林彥龍端著玉碗重新出現在顧驍柏的身邊,白凈的玉碗中小小的肉塊和鮮血看起來并不惡心猙獰,反而散發著神圣的柔和光芒,只見林彥龍從空間中拿出一壺水倒了一些進去,肉塊入水瞬間消融,紅色的鮮血也散在了水中。

顧驍柏知道林彥龍拿著的水是最普通的水,可見龍肉龍血的神奇。心砰砰的跳了起來,顧驍柏不知道自己為何緊張,林彥龍下一刻的動作解釋了他緊張的原因。

“小柏,喝了它,很快就好的,嗯,味道應該不錯,我還是第一次這么做,當然也是最后一次。”

龍神心頭血,那是永生永世在一起的契約,喝了它也就有了龍神一般與天地同壽的生命,以后,兩個人的生命就此糾纏,再也不分彼此。

顧驍柏吞咽了下去,不知道錯覺,而是真切的感受到靈魂的重量,靈魂往下沉了沉,仿佛是和肉體徹底的粘合在了一起,顧驍柏從來沒有覺得這般舒適過。

“爸爸,媽媽!”蛋蛋這時候也湊熱鬧的喊了起來,顧驍柏將蛋蛋從懷中抱了出來,驚訝的發現,他竟然可以透過蛋殼看到里面一條窩著一條小龍,小龍不安分的在蛋里面扭動著身體,小爪子、小腦袋可愛極了。

不知不覺的,顧驍柏的嘴角掛上了笑容,那樣的真摯。

“小柏,你要去哪里?”林彥龍情不自禁的抓起顧驍柏的手問道。

顧驍柏笑著說道:“隨便,只要你在身邊,什么地方都可以去。不過,我們去有蛇藤樹的地方好不好,有蛇藤樹的地方好吃的好像特別多。”

“好。”林彥龍無條件的答應了。

空間一陣扭曲,這就是瞬移的力量,眼前的朦朦朧朧,他好像看到了蛇藤樹、也看到了很多很多其他的植物、異獸,無數的美味正拍打著翅膀向他招手,笑容燦爛的回頭,和模糊的景物不同,身邊的人是那樣的清晰,烙印在了靈魂深處。

從被雙翅馬撞飛的那一刻開始,就注定了二人天地同壽的美滿人生!

云南11选5稳赚高手